標籤彙整: 敵基督

這個世代是最後的世代嗎? (下)

Untitled-2

Screen Shot 2016-08-29 at 1.05.00 PM
作者: Gary Stearman

原文標題:Is This Generation the Last Generation?

出處:Prophecy in the News, Volume 33, pp. 8~14, July 2013

(本文及圖片經合作夥伴<Prophecy in the News>授權中文翻譯及刊載。末世先鋒版權所有。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翻譯:Lili

編譯:心星

Screen Shot 2016-04-22 at 9.59.34 PM

之後的世代

雖然其他不同的聖經經文存在差异性的表達形式,但是其思想框架仍然是以色列當今要再聚集。詩篇48篇提供了一個非常好的例子,將“最後的世代”放入一個預言性的語句中。這首詩把焦點放在錫安山,也就是聖殿山。它展開對耶路撒冷和聖山的齊聲贊美:

“1(可拉後裔的詩歌。)耶和華本為大!在我們神的城中,在他的聖山上,該受大讚美。2錫安山——大君王的城,在北面居高華美,爲全地所喜悅。3神在其宮中,自顯為避難所。4看哪,衆王會合,一同經過。5他們見了這城就驚奇喪膽,急忙逃跑。6他們在那裡被戰兢疼痛抓住,好像產難的婦人一樣。7神啊,你用東風打破他施的船隻。8我們在萬軍之耶和華的城中——就是我們神的城中——所看見的,正如我們所聽見的。神必堅立這城,直到永遠。(細拉)9神啊,我們在你的殿中想念你的慈愛。10神啊,你受的讚美正與你的名相稱,直到地極!你的右手滿了公義。11因你的判斷,錫安山應當歡喜,猶大的城邑(原文是女子)應當快樂。12你們當周游錫安,四圍旋繞,數點城樓,13細看他的外郭,察看他的宮殿,為要傳說到後代(to the generation following)。14因為這神永永遠遠為我們的神;他必作我們引路的,直到死時。(詩篇48:1-14)

在這段經文中,毫無疑問,耶路撒冷和聖殿山是上帝長期救贖計劃的焦點。這首詩以對上帝之城的贊美開始,然後以對以色列的命令結束,這個命令就是:向全世界傳 播以色列再聚集的消息。它使用了和申命記29章中“將要來的世代(generation to come)”不同形式的短語。

Screen Shot 2016-08-29 at 3.21.13 PM

譯者註:詩篇48:13 當中的“後代”,在 欽定版聖經king James bible 英文翻譯爲“to the generation following” 。根據史特朗經文匯編(Strong’s Concordance),“to the generation following”是由與申命記29:22相同的兩個希伯來字    הַדּ֣וֹר    הָֽאַחֲר֗וֹן    所組成,他們的含意在上一個譯者註中已經作說明

 

在第7節,我們發現一個關于“他施的船隻”的預言。他們是西方世界的商業船隻。在猶太人所經歷的一次外交背叛的巨大打擊中,西方世界試圖封鎖猶太人的船隻,讓船隻不能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和大屠殺之後回到以色列。但是他們失敗了。

Screen Shot 2016-08-29 at 3.21.13 PM

 

譯者注:二戰後,控制巴勒斯坦地區的阿拉伯人與猶太人人口比例,所以要限制猶太人返回的人口數量。據統計,從1945年8月到1948年5月,有56艘移民 船從歐洲駛向巴勒斯坦,共偷運近7萬多名猶太移民,其中有5萬多人被英國托管當局截獲,他們或是被拘留後遣送,或是根本就不准下船登陸,許多人只能在船上 看一眼巴勒斯坦後就被迫離去。

 

第12-13節的意思就是:以色列的領袖被强烈要求勘測被稱爲“錫安”的聖山,爲聖山的主要特徵和地基作標記。自從以色列被重置于聖地的最早時候開始,這完全是現代以色列人所做的。但是,請注意我們在上面加粗顯示的結尾地方的引文。在這裏“之後的世代(to the generation following)”這個詞是由希伯來文 הַדּ֣וֹר  אַחֲר֗וֹן(英語發音:l’dor acharon)翻譯過來的。我們再一次發現
אַחֲר֗וֹן  (英語發音:acharon)  這個字眼,意思是“一個順序中最後的(last of an order)”,或者簡單說就是“最後的(last)”。這個指的是將會回歸以色列的那個世代,要在那裏承擔勘測和恢復古代聖殿山的責任。它就是“最後的 世代”。對他們工作的政治阻礙是强大的,然而,他們已經在聖殿的建造上取得緩慢却重大的進展。在2005年6月,新恢復的古猶太最高評議會兼最高法院(Sanhedrin)甚至呼召準備一個預製構件的聖殿,這個聖殿可以很快在聖山上被組裝好。

Untitled-1
猶太人回歸聖地後,在其領土進行新建工程。

 

意義不明的話

詩篇78篇提供了另一段有關最後的世代的經文可供我們參考。在這裏,這段經文是以以色列現代屬靈狀况爲背景。儘管他們持續不相信,主的靈却顯現,並給予他們指引:
“1(亞 薩的訓誨詩。)我的民哪,你們要留心聽我的訓誨,側耳聽我口中的話。2我要開口說比喻;我要說出古時的謎語,3是我們所聽見、所知道的,也是我們的祖宗告 訴我們的。4我們不將這些事向他們的子孫隱瞞,要將耶和華的美德和他的能力,並他奇妙的作爲,述說給後代(the generation to come)聽。5因為,他在雅各中立法度,在以色列中設律法;是他吩咐我們祖宗要傳給子孫的,6使將要生的後代(the generation to come)子孫可以曉得;他們也要起來告訴他們的子孫,7好叫他們仰望神,不忘記神的作為,惟要守他的命令。8不要像他們的祖宗,是頑梗悖逆、居心不正之 輩,向著神,心不誠實。”(詩篇78:1-8)
在以上的經文中,我們已經用加粗的深黑字體顯示了兩處出現 “後代“(the generation to come) 這個詞的地方。在希伯來文聖經中,這兩處都是用相同的希伯來文。兩處都是從希伯來文      הַדּ֣וֹר    אַחֲר֗וֹ ן(英語發音:l’dor acharon)“將來的世代(the generation to come)”翻譯而來的。我們已經認出這個詞指的就是“最後的世代”。請注意主在向這個“最後的世代”作充滿激情的呼籲。祂讓他們要聽,並要理解古時的聖 經話語。那就是,他們要查找出經文中隱藏的內在意思,從而照亮神對他們的計劃。首先,這些將是有關彌賽亞的預言,這些預言已經被神向以色列隱藏了很多個世 代。
現在,在這個“最後的世代”,他們被强烈要求要留心一點,好讓他們可以預備好他們認爲將要來臨的事。

 

錫安的恢復

還 有另一處有關最後的世代的參考經文使用的是同樣的希伯來語。它出現在詩篇102篇。再一次,這首詩提到錫安的恢復。請注意它講的正是古時錫安建築風格中的 構成材料(“石頭”)。事實上,錫安的重建是此預言的核心。本詩篇以一個聖徒的禱告開始,此聖徒被看來似乎無法克服的困難壓迫的不知所措。本詩篇的標題本 身很明確地那麽說的:

困苦人發昏的時候,在耶和華面前吐露苦情的禱告。

此聖徒的禱告是如此迫切:

“1耶和華啊,求你聽我的禱告,容我的呼求達到你面前!2我在急難的日子,求你向我側耳;不要向我掩面!我呼求的日子,求你快快應允我!3因為,我的年日如煙雲消滅;我的骨頭如火把燒著。4我的心被傷,如草枯乾,甚至我忘記吃飯。5因我唉哼的聲音,我的肉緊貼骨頭。6我如同曠野的鵜鶘;我好像荒場的鴞鳥。7我警醒不睡;我像房頂上孤單的麻雀。8我的仇敵終日辱罵我;向我猖狂的人指著我賭咒。9我吃過爐灰,如同吃飯;我所喝的與眼淚攙雜。10這都因你的惱恨和忿怒;你把我拾起來,又把我摔下去。11我的年日如日影偏斜;我也如草枯乾。12惟你耶和華必存到永遠;你可記念的名也存到萬代。13你必起來憐恤錫安,因現在是可憐他的時候,日期已經到了。14你的僕人原來喜悅他的石頭,可憐他的塵土。15列國要敬畏耶和華的名;世上諸王都敬畏你的榮耀。16因爲耶和華建造了錫安,在他榮耀裏顯現。17他垂聽窮人的禱告,並不藐視他們的祈求。18這必為後代的人(for the generation to come記下,將來受造的民要讚美耶和華。(詩篇102:1-18)

我們很難找到一個預言像這個那樣清楚明確。錫安重建的命定是被安排“給將來的世代”的,也就是“最後”f的世代。 我們在此又發現熟悉的希伯來詞   הַדּ֣וֹר    אַחֲר֗וֹ ן (英語發音:l’dor acharon)。當耶穌告訴祂的門徒,“這世代還沒有過去,這些事都要成就”,祂說的是“無花果樹”和“各樣樹”的世代。

Untitled-2
全球爭奪最激烈的一塊土地 – 耶路撒冷的聖殿山 。根據聖經,敵基督在歷史中最後重要的轉捩點將在此地發生。這個世代是最後的世代嗎?

敵基督的垮臺

還有另一處經文提到有關最後的世代,此經文似乎提到了敵基督。事實上,此經文釋放了一個咒詛在敵基督身上:

“1我所讚美的神啊,求你不要閉口不言。2因為惡人的嘴和詭詐人的口已經張開攻擊我;他們用撒謊的舌頭對我說話。3他們圍繞我,說怨恨的話,又無故地攻打我。4他們與我為敵以報我愛,但我專心祈禱。5他們向我以惡報善,以恨報愛。6願你派一個惡人轄制他,派一個對頭站在他右邊!7他受審判的時候,願他出來擔當罪名!願他的祈禱反成為罪!8願他的年日短少!願別人得他的職分!9願他的兒女為孤兒,他的妻子為寡婦!10願他的兒女漂流討飯,從他們荒凉之處出來求食!11願強暴的債主牢籠他一切所有的!願外人搶他勞碌得來的!12願無人向他延綿施恩!願無人可憐他的孤兒!13願他的後人斷絕,名字被塗抹,不傳於下代(in the generation following)!(詩篇109:1-13)

這個抵擋“惡人”的預言清楚地指向末後的日子以及大衛的殿,儘管神愛祂的仇敵,但是這個“惡人”在這裏被指控爲神的敵人。事實上,每個有關敵基督的預言都顯明他(敵基督)是被撒旦授權的,的確,這裏的情况就是這樣。

這個預言也和很多其他預言一致,指出敵基督會被完全打敗。但是這裏,就連他的後人都被咒詛。他們的名字被塗抹,不傳於“下代(in the generation following)”。再一次,這個詞的希伯來原文指出,這就是預定的最後的世代。

Screen Shot 2016-08-29 at 3.21.13 PM

 

譯者註:詩篇109:13 繁體中文和合本(CUV Traditional) “願他的後人斷絕, 名字被塗抹, 不傳於下代!” 並未把何時會發生名字被塗抹的時間點翻譯出來。 從作者引用的欽定版聖經 (KJV),我們可以看到此經文所要說的是,敵基督和敵基督的後人,他們的名字被塗抹是發生在最後的世代。英文和合本(NIV)的翻譯也清楚表達相同的含意。

詩篇109:13欽定版聖經 (KJV)   Let his posterity be cut off; and in the generation following let their name be blotted out.

詩篇109:13 英文和合本(NIV) May his descendants be cut off, their names blotted out from the next generation.(in the generation following; 最後的世代)

 

Screen Shot 2016-08-29 at 3.21.13 PM

 

譯者註:最後的世代 ,根據欽定版聖經 king James bible 英文翻譯爲“in the generation following”。 根據史特朗經文匯編(Strong’s Concordance),“in the generation following”   是由與申命記29:22相同的兩個希伯來字    הַדּ֣וֹר    הָֽאַחֲר֗וֹן    所組成,他們的含意在前面的譯者註已作說明。

 

如果隨著以色列1948年的建 國,無花果樹的葉子被視爲已經長出來了,那麽這個特別的世代現在已經有65歲了。當然,沒有人能確定最後的世代的真實出生日期,但是以色列已經被貼切的稱 爲“神的時間表”。情况確實如此是有原因的。因爲當以色列在她自己的聖地時,奇跡般的事情開始發生。

多年的乾旱現在已經被多結果實取代。以色列就是中東的加州,出産水果和蔬菜來供應歐洲。以色列的科技發明居世界首位。

令人遺憾的是,聖經預言了在敵基督出臺之後,那裏將有一系列的戰爭。光明的一面是,透過聖經的預言,我們現在能看到以色列正在向建立神的國度邁進。幾乎毫無疑問,我們正在見證錫安初步重建的局勢。因此,我們一定是活在最後的世代。

Screen Shot 2016-04-22 at 9.59.34 PM

Screen Shot 2016-04-22 at 9.59.34 PM

相關閱讀

這個世代是最後的世代嗎? (上)

這個世代是最後的世代嗎? (中)

廣告

棕櫚主日 Palm Sunday 過去,現在與未來的預言性質

 

 

Untitled-1

 

Untitled-2
作者: Dan Goodwin

 

原文標題:Palm Sunday, A Prophetic Past –Present – Future
出處:Prophecy in the News, Volume 35, pp. 3~5, April 2015
翻譯:Lili
校譯:心星

(本文為末世先鋒事工版權所有,其文字及圖片獲 <Prophecy in the News> 授權翻譯刊登。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Screen Shot 2016-04-22 at 9.59.34 PM

 

 錫安的民哪,應當大大喜樂;耶路撒冷的民哪,應當歡呼。

看哪,你的王來到你這裡!他是公 義的,並且施行拯救,

謙謙和和地騎著驢,就是騎著驢的駒子。  

撒加利亞  9:9

Screen Shot 2016-04-22 at 9.59.34 PM

“你當知道,當明白,從出令重新建造耶路撒冷,直到有受膏君的時候,

必有七個七和六十二個七。

正在艱難的時候,耶路撒冷城連街帶濠都必重新建造。

過了六十二個七,那(或譯:有)受膏者必被剪除,一無所有;

必有一王的民來毀滅這城和聖所,至終必如洪水沖沒。

必有爭戰,一直到底,荒凉的事已經定了。”

(但以理書9:25-26)

       撒加利亞預言耶穌騎著驢子進入耶路撒冷,宣示自己就是彌賽亞。但以理告訴我們此事件發生的準確時間點,也就是猶太曆尼散月的第10日。耶穌在那個重要的日子,也就是我們現在稱爲的棕櫚主日,騎驢進耶路撒冷。這就是那一天,摩西命令猶太人從羊群中選出一隻羊羔,並在四天後的逾越節被宰殺。門柱上的血會帶給他們救贖,從而脫離埃及的捆綁。1500年後,耶穌會成爲逾越節的羔羊,提供救贖的方法,使每個人脫離罪與死的捆綁。

       我們稱這天爲棕櫚主日(Palm Sunday),是因爲人們將棕櫚枝放在地上,讓彌撒亞走在上面。基督的出生日是個謎,但棕櫚主日是在600年前就被一天不差地預言會在那天發生。這是個巨大的歷史性和先知性的事件,而它的發生不偏不倚地照著預言被應驗。棕櫚主日(它也的確是星期天)發生在塞魯士王頒布要重建和恢復耶路撒冷的命令的483年之後。但以理特別提到了這個命令中的年數(483年)69 x 7年,彌賽亞不僅會讓自己出現在以色列面前,他還會被“剪除”,被拒絕,並爲百姓犧牲。

棕櫚主日Palm Sunday的歷史時間表

       在臨近祂在地上1260天(三年半)服事的結尾,基督在尼散月的第10日騎著驢子從橄欖山來到汲淪溪下面。有很多人聚集來見祂,把棕櫚枝放在祂走的路上,並唱著“和散那,那奉主名來的以色列君王是應當稱頌的。”耶穌之後從東門進入城裏。耶穌進入聖殿,將那些做買賣之人的桌子推翻(馬太福音21:12-15)。那時大祭司會在聖殿的院子裏爲以色列民族選擇一隻羊羔,却不知真正的羔羊剛剛已經進入了聖殿。這都發生在我們現今稱爲棕櫚主日的那一天。

       根據馬太福音21:17,耶穌離開城裏,晚上是在伯大尼度過的。祂第二天回到耶路撒冷,去到無花果樹那裏,但在樹上却找不到果子。耶穌就斥責這棵無花果樹(馬太福音21:19)。這發生在尼散月的第11日,僅僅是上十字架的三天之前。這棵無花果樹代表以色列國和他們對彌賽亞的拒絕。很多人在耶穌騎著驢子的時候歡喜歌唱,但僅在四天之後,他們却喊著說“釘祂十字架”。接著發生的是主與門徒們最後的晚餐, 進客西馬尼園,門徒不認主,嘲弄性的審判,以及最終的十字架。每件事都正如預言的那樣發生,這所有四天的時間通常被稱爲“逾越節週”。

       但以理書9:24-27預言的彌賽亞會在第69週的年數中向以色列顯現,或者更簡單點來說,是在以斯拉記中,波斯王塞魯士頒布的重建和恢復耶路撒冷命令的483年之後。這個但以理書第9章的預言,實現於尼散月的第10日到第14日,即逾越節。嚴格來說,根據出埃及記第12章,逾越節是一個爲期四天的事件,從尼散月第10日選擇一隻羊羔開始,到四天後宰殺羊羔結束。耶穌準時且完美地應驗了這一切。棕櫚主日的記載出現於所有四卷福音書(馬太福音第21章,馬克福音第11章,路加福音第19章,約翰福音第12章)。

一堂來自棕櫚主日之先知性的課

       有八扇門通向耶路撒冷城。在被提之後和大災難的末期,我相信耶穌會在贖罪日再來。我相信這也將會是第70個及最後一個禧年(Jubilee) 。祂會手中拿著用七印封嚴了的書卷,站在橄欖山上作爲我們的近親救贖者,這個書卷就是地球的權狀地契。之後祂將會騎馬穿過汲淪溪,從東門進入耶路撒冷,正如2000年前那樣。讚美主,這次祂來騎的是白馬,而不是一頭驢子!祂將會被立爲萬王之王,萬主爲主,並會開始掌王權1000年。

敵基督必須先出現

       在我們了解一個七年大災難和敵基督統治的時期必須先來的同時,讓我們仔細思考耶穌啓示出關于棕櫚主日的內容:

“我奉我父的名來,你們並不接待我;

若有別人奉自己的名來,你們倒要接待他。”

(約翰福音5:43)

       當耶穌正如但以理書和撒加利亞書預言的那樣,騎著驢讓自己以彌賽亞和以色列的王的身份出現時,我相信耶穌是在講尼散月的第10日。在約翰福音5:43,祂是在預言自己,在棕櫚主日以彌賽亞的身份出現在以色列面前之後,將會遭受的拒絕。祂說,“若有別人奉自己的名來,你們倒要接待他。”我相信祂是在預言未來猶太人接受假的彌賽亞,即敵基督的時候。

       要知道,今日世人都在等候一位救贖者。天主教徒不相信被提。他們正在計劃透過教宗的影響來引入國度。可悲的是,聖經經文表明,將人們引向敵基督的人會是假先知。穆斯林正在等候第12位伊瑪目(英文:Imam,繼任穆罕默德作為伊斯蘭社會合法的領導人。),這位伊瑪目應該會從深井中出現,並統治七年。而你和我這些聖徒,正在等候被提,我們將會在空中與主相遇,並且會參加一個爲期七年的婚宴。猶太人也在等候彌賽亞的到來,但是他們却拒絕真的基督,還將會接受假的彌賽亞,即敵基督。那就是主在上文的約翰福音5:43中所表示的意思,“我奉我父的名來,你們並不接待我;若有別人奉自己的名來,你們倒要接待他。”
       那位真的彌賽亞在棕櫚主日,以騎著驢子進入耶路撒冷的方式,呈現在以色列面前。確切而言,耶穌在昔日,和今日都是逾越節所指的羔羊。根據出埃及記12章,祂在被接受爲逾越節的羔羊之前,必須被展示和被查驗四天。同樣地,敵基督在他以彌賽亞的身份出現時,也將會是在尼散月的第10日,也就是棕櫚主日。

Untitled-4

奧巴馬總統和棕櫚主日

       在2013年2月,奧巴馬總統宣布他擔任總統以來第一趟即將訪問以色列的行程。接下來事件時間表是非常地令人震驚,但我想要說清楚,我不是在聲稱奧巴馬總統是敵基督。我相信我們沒有人知道敵基督 – 那大罪人的身份。在教會被提離開之前,敵基督的真實身份將不會被啓示給這個世界的。然而,有一些令人震驚的事件發生于2013年3月,而這些事幾乎是每個人都錯過的。

 1.    奧巴馬總統到達以色列是在3月20日的下午,也就是猶太曆尼散月9日的下午。請記住,在以色列,每天開始于下午6點。尼散月10日是棕櫚主日,而在空軍一號總統專機到達以色列的幾個小時之後,棕櫚主日就要開始。
2.    奧巴馬總統的大部分外交活動發生于棕櫚主日,也就是尼散月的第10日。
3.    奧巴馬總統的以色列之行是被民主黨所支持的,而民主黨的黨徽正好是一頭驢。
4.    耶穌(進耶路撒冷城)出現在猶太人面前時,受到極大稱頌。奧巴馬總統在到達以色列時也受到了尊榮和讚美。甚至有一個冰雕,一個為了尊榮總統而製作的“肖像”(啓示錄13:14)。
5.    耶穌以和平之君進入耶路撒冷。奧巴馬總統是以一個所謂“堅定的盟邦”的身份進入的。在教會被提後,敵基督將會和以色列簽署一個七年的和平條約。這一點提供我們很趣的亮光。
6.    正如對于主的出生地有一些混淆, 世人對于奧巴馬總統的出生地也有很大的爭議。要知道,舊約預言說彌賽亞將會從猶大地的伯利恒而來。

“伯利恒、以法他啊,你在猶大諸城中爲小,

將來必有一位從你那裏出來,在以色列中爲我作掌權的;

他的根源從亙古,從太初就有。”

(彌迦書5:2)

       根據聖經經文,主耶穌出生在伯利恒。三十年後,當祂開始祂的服事時,祂來自拿撒勒。這給一些人帶來了混淆和疑惑。

“腓力找著拿但業,對他說:

摩西在律法上所寫的和衆先知所記的那一位,

我們遇見了,就是約瑟的兒子拿撒勒人耶穌。

拿但業對他說:拿撒勒還能出什麽好的嗎?

腓力說:你來看!”

(約翰福音1:45-46)

       關于奧巴馬總統的出生,有很多未被解答的問題。你一定想要知道如果沒有什麽事要隱藏, 爲什麽他花了幾百萬來隱藏他的記錄呢?事實上,我們究竟知道這個人哪些事呢?他不知道是從哪兒來的,也從未被要求向任何人顯示任何的文件。這很奇怪。他的大學記錄是個謎。他的夏威夷出生記錄是個謎。他的一生都是個謎。這幾乎像是他根本就沒有過去。從未有過一個朋友,一個同學,或者甚至一個前女友,站出來說他們從大學開始就認識奧巴馬先生。

棕櫚主日,過去,現在,和將來

       在過去的歷史中,棕櫚主日是一個極大的,重要的事件,它不僅發生在精確的日期,而且每個細節都很準確。這不僅是歷史事實,而且也是符合聖經的事實。在現在來說,這棕櫚主日的事件每年都讓我們上了一個隱喻性的課程,並提醒我們關于基督 – 我們的逾越節羔羊,以及祂爲救贖我們脫離罪而付出的極大代價。而未來的棕櫚主日實際上可能快要來到!我個人相信敵基督將會上演他的有關七個節期的冒牌版本,包括上演棕櫚主日的冒牌版本。畢竟,他是來讓“自己”以基督的身份向世人顯現。 毫無無疑地,2013年3月20日奧巴馬總統赴以色列的行程,提供給我們可以思考的問題。再一次聲明,我不是說奧巴馬總統就是敵基督,但是這當中肯定包含了形成一個巨大陰謀所有的因素。這一切難道僅僅是巧合嗎?這是在向我們顯明他是敵基督的鋪路者嗎?或者說敵基督的棕櫚主日被應驗了呢?我們無法得知這些問題的答案。讓我們保持警醒,只將眼目注視于主,並在祂爲我們第二次再來時,發現我們是忠心的。事實是,我們不應當專注尋找敵基督。我們應當專注尋求耶穌基督!那才是棕櫚主日的真正目的。

“等候所盼望的福,

並等候至大的神

和我們(或作:神─我們)救主耶穌基督的榮耀顯現。”

(提多書2:13)

Screen Shot 2015-12-04 at 5.59.32 PM

末世先鋒事工對以上這篇文章觀點的回應

       棕櫚主日Palm Sunday這個主題對於基督徒來說,是何等地嚴肅且重要。原因在於有如作者Dan Goodwin所言,關乎它的聖經預言明確地告訴我們彌賽亞會在哪一天出現,並且來的時候會發生何事。另一方面, 作者綜和聖經預言與當今時事有趣的分析,值得我們思考。

       棕櫚主日Palm Sunday之所以重要的一個原因,在於這一日是主耶穌在世上唯一允許眾人擁戴他為彌賽亞(messiah) 的日子。他自己甚至安排門徒去找一隻驢駒,以便騎著進耶路撒冷。他如同先知但以理書9:24-27所預言的在第69個7的年數 – 尼散月的第10日,騎著驢子進入耶路撒冷 (撒加利亞9:9) 。也就是說,兩千多年前在棕櫚主日Palm Sunday當天,人(主耶穌基督), 事物 (主耶穌騎著驢駒 / 耶路撒冷居民對主耶穌唱詩篇118篇 -指向基督的彌賽亞詩篇) ,以及時空 (但以理書第69個7的年數) 這一切因素的綜和聚焦精準地應驗了眾先知的預言。

那一天已經過去了,除了耶穌,再也不可能有其他人應驗。

       誠如作者所指出的,棕櫚主日Palm Sunday這個主題有超越時間的預言性質。但以理書和撒加利亞書中有關彌賽亞的預言,在兩千多年前的棕櫚主日Palm Sunday那一天,已經由主耶穌基督在耶路撒冷完完全全地應驗了。

而對於身處在現代的基督徒而言, 作者指出約翰福音5:43當中,主耶穌自己提到的一個 pattern則是一個關注末世世界局勢要如何推演的重要指標。 也就是說此pattern,本身作為一個隱喻, 告訴我們一件事 – 那就是真的彌賽亞當時所處的時間(尼散月10日)和地點(耶路撒冷)和未來假的彌賽亞有相同點。

“我奉我父的名來,你們並不接待我;
若有別人奉自己的名來,你們倒要接待他。”
約翰福音5:43

       這就是在歷史上,當主耶穌第一次以受膏君的身份進耶路撒冷時,猶太人並未真正地接待他,並在四天後將它釘在十字架上。然而,當敵基督要進耶路撒冷時,卻被看成是彌賽亞。

       猶太人至今仍期盼彌賽亞的到來。狡滑詭詐的敵基督為了要瞞天過海,成功地欺哄猶太人,勢必要讓自己天衣無縫地去應驗但以理書和撒加利亞書中有關彌賽亞的預言,也就是要在尼散月的第10日光榮地進入耶路撒冷。

因此作為一個基督徒,尼散月的第10日可以被我們看成是一個

為敵基督將行毁壞可憎之事預備的日子。

       作者Dan Goodwin並不是宣稱奧巴馬總統是敵基督。但是奧巴馬總統戮力推行所謂的兩國方案 (英語:Two-state solution, 奧巴馬總統面對以巴衝突中的政治解決方案之一),將造成以尋求中東永久“和平”之名,行分裂以色列領土之實的情況發生。
       但以理書中所指的行毁壞可憎之人也會藉著“和平之名,行破壞和平之事。 奧巴馬總統堅持推行的兩國方案 (Two-state solution)很可能為了敵基督所要帶來的假和平鋪路。

       此外,經我們考證,如作者所言,他的過去來歷是個大問號。華爾街日報的文章 “Obama’s Lost Years” 問了許多無法解答但是又很重要的問題。(請點擊此處閱讀華爾街日報“Obama’s Lost Years”原始文章)
       末世先鋒事工對於作者Dan Goodwin關於但以理書69個7的年數探討, 有不同的看法。作者Dan Goodwin是以斯拉記1:2-4裡的塞魯士王頒布重建和恢復耶路撒冷的命令的483年來計算69 x 7年。

       末世先鋒事工對此算法不予認同,因為當時塞魯士王頒布的是重建聖殿,而非重建耶路撒冷的城牆/壕溝。69 x 7年的計算本當根據尼希米記2:5-8當中,波斯王亞達薛西頒布重建耶路撒冷的城牆/壕溝的西元前445年為計算的根據。

注:關於但以理書69個7的年數的深入探討,請點擊此處閱讀 “棕櫚主日 Palm Sunday – 詩篇118中耶穌以君王的身份進耶路撒冷的兩次應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