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彙整: 尼古拉斯·羅裏奇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3)

 


上圖中央有華盛頓是現今通用的一美元紙幣的正面, 下圖是反面。美國國璽的正反兩面是位於一美元紙幣的反面。


作者:Lili (末世先鋒特約研究專員) 

編譯審稿及資料搜證:末世先鋒研究翻譯團隊

 

在確定了羅斯福總統的32級共濟會員身份後,我們再回頭來看看在新美鈔的設計製作過程中,這位起重要作用的亨利·華萊士(Henry Wallace)有怎樣的背景吧!

華萊士跟隨過一位俄國的藝術家尼古拉斯·羅裏奇(Nicholas  Roerich)[1],[2],[3],羅裏奇是一位密教者(occultist),也是大白兄弟會(the Great White Brotherhood)的傳信息者,而大白兄弟會又是共濟會等很多秘密社團之形成與教導的背後力量,因此,華萊士對密教(occult)知識也有很深的理解。不僅如此,華萊士的很多思想理念都直接來自於羅裏奇或間接受其影響,在羅裏奇的堅持下,華萊士於1934年向當時的羅斯福總統提出建議,將美國國璽的正反面設計在硬幣上[4],[5],[6]

俄國的藝術家/ 密教者- 尼古拉斯·羅裏奇 (Nicholas Roerich) , 1874年10月9日 - 1947年12月13日 (73歲)[7]

羅斯福聽到華萊士提出的建議,並看到國璽反面的全知眼時,感到非常驚訝[8]。對于國璽反面上,新世界秩序(New World Order)[9]的根基奠定于1776年,並且只有在大建築師之眼(the eye of the Great Architect)的光照下才能完成新世界秩序這樣的設計思想,羅斯福感到非常震驚。作爲一名第32級的共濟會員,羅斯福不僅認出國璽圖案上的共濟會符號,而且明白這些符號的象徵性意義,而新世界秩序的表達思想是光明會(從英文的“Illuminati”翻譯成中文的專有名詞)的前身——巴伐利亞光明會(The Bavarian Illuminati)的創建人亞當·維斯豪普特(Adam Weishaupt)于1776年5月1日提出的[10],[11],[12],[13],[14],[15]

巴伐利亞光明會(The Bavarian Illuminati)的創建人亞當·維斯豪普特(Adam Weishaupt)[16] [17]


上方圖片是國家地理頻道 (nationalgeographic)的官方網站專文介紹亞當·維斯豪普特(Adam Weishaupt)創始的巴伐利亞光明會(The Bavarian Illuminati)之附圖。[18]

此附圖標題為 “秘密儀式,個人私密的告白”(SECRET RITUALS, INTIMATE DETAILS)。
圖片下方的文字翻譯如下:
共濟會(Freemasons)像許多秘密結社一樣,也舉行會員入會儀式 (initiation ceremonies)。

巴伐利亞邦(編譯注:巴伐利亞邦是德意志聯邦共和國東南部的一個邦,其面積位居德國第一)所查獲的秘密文件揭開了關於光明會中使人入迷的種種儀式細節。 例如,當光明會初階會員準備晉升到較高的級別時,皆必須詳細報告所擁有書籍的名稱,和告白其仇人的身份,以及其自身性格的弱點。 此外在入會儀式時,入會者必須承諾能為了光明會之利益,而犧牲一切個人利益。

本資料出自於 國家地理頻道 (national geographic)的官方網站 

http://www.nationalgeographic.com/archaeology-and-history/magazine/2016/07-08/profile-adam-weishaupt-illuminati-secret-society/

由於知道國璽上符號的意義,羅斯福建議把國璽的圖案放在一美元紙幣上,而不是放在華萊士所建議的硬幣上。接下來,羅斯福把這事交給了財政部長。下圖是羅斯福在設計新的一美元初稿草案上的筆記和用他名字首字母簽名的字跡[19],[20]

                     羅斯福簽名核可的一美元初稿

 

按紋章系統的慣例,在國璽正面的要放在左邊,國璽反面的要放在右邊,但印刷時羅斯福堅持把屬于國璽反面的金字塔圖案和屬于國璽正面的鷹圖案左右對調,這就成了我們今天使用的一美元,見下圖。


                         現在使用的一美元的反面

那麽爲何羅斯福總統違反一般原則來印刷一美元呢?羅斯福總統的用意可能是在突顯全知眼和金字塔的重要性。下圖是在1928年–1934年期間,羅斯福新的設計之前所使用的一美元銀券的反面圖案[21]


 
                           一美元銀券的反面

 

 

3.  美國國璽和一美元上的符號是共濟會的標記嗎?

從上文中,我們看到美國國璽和一美元的設計過程,有多位共濟會員參與,甚至包括羅斯福總統。以下我們再進一步深入探討國璽上符號與共濟會的關聯。

  • 國璽上的符號是共濟會的標記,且全知眼在國璽設計前就被共濟會使用。

國璽經歷了三組委員會以及查爾斯·湯姆森(Charles Thomson)的最終設計,雖然很多種設計理念被提交,但令人驚奇的是,這三組委員會和湯姆森(Charles Thomson)對13級的金字塔和全知眼的使用始終都達成共識。

很多人,包括那些明白全知眼符號意義的密教者,都認爲美國國璽是共濟會的符號,隱含著共濟會的象徵標誌和秘密[22],[23],[24],[25]。 曼利·P·霍爾(Manly P. Hall)也指出從美國國璽上仍舊可以看到神秘的記號[26]。因爲共濟會習慣使用符號來傳遞信息,而符號可以超越語言的限制,並且可以向知情者揭露符號的意義,向不知情者隱藏其真正意思[27]。而且,因爲符號包括了意識(conscious)成分和無意識(unconscious)成分,是人的意識與無意識之間的橋梁,所以它可以很快被人有意識地消化吸收[28]

                密教大師: 曼利·P·霍爾(Manly P. Hall)

我們發現,歐洲的共濟會會所于18世紀70年代就使用了全知眼,其中德國的共濟會會所于1770年都已經使用了全知眼[29],[30]。而設計美國國璽的第一委員會成立于1776年7月4日,最後完成國璽設計的日期是1782年6月20日。由此可見,全知眼被共濟會使用的時間早于其在美國國璽中的使用,並非像有些人提出的那樣,國璽符號創建後才被使用于共濟會中。

下文待續…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1)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2)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3)

 

[1] 何新:《統治世界——神秘共濟會揭秘》,中國書籍出版社,p.73.

[2] James Todd, The Secrets of the Men in Black, Lulu.com, p.20.

[3] http://reality-bytes.hubpages.com/hub/FDR-The-Great-Seal-And-The-Occult, Henry Wallace And His Connections To The Occult

[4] http://greatseal.com/dollar/hawfdr.html

[5] Chevalier Emerys, Revelation of the Holy Grail, Timothy W. Hogan, p.133.

[6] Stephen Quayle, Genesis 6 Giants Master Builders of Prehistoric and Ancient Civilizations, End Time Thunder Pub, p.165-166.

[7]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B0%BC%E5%8F%A4%E6%8B%89%E6%96%AF%C2%B7%E6%B4%9B%E9%87%8C%E5%A5%87

尼古拉斯·羅裏奇(俄語:Никола́й Константи́нович Ре́рих;1874年10月9日-1947年12月13日)是一名俄羅斯畫家、作家、考古學家和神學家。他被一些俄羅斯人認為是啟蒙學家和哲學家。

尼古拉斯出生在俄羅斯聖彼得堡。他是在一個富裕的波羅的海德意志血緣和俄羅斯母親的家庭。他曾在世界各個地方居住直到在印度喜馬偕爾邦去世。

尼古拉斯成長在19世紀的聖彼得堡。1893年他同時被聖彼得堡大學和皇家藝術學院錄取。1897年,他獲得了「藝術家」稱號,並與第二年獲得法律學位。

美國副總統亨利·華萊士是一個與他頻繁接觸者。目前位於美國紐約的尼古拉斯·洛里奇博物館是一個主要的研究尼古拉斯作品的機構。

[8] 在此之前,都只有刻出國璽的正面印章,而帶有全知眼的反面印章一直未被建議刻出使用。

[9] 新世界秩序另一個名稱是““One World Order” – 通常稱為全球一體化。全球一體化的目標是,建立由少數國際金融資本家和智慧精英憑藉絕對權力進行管理和控制的和平社會。權力之上,設置“超國家權力”,通過該機構的控制,實現對全世界人類的支配(何新:“統治世界 – 神秘共濟會揭秘”,中國書籍出版社,第56頁。)

[10] http://www.bavarianilluminati.com/historical/index.html

[11] http://freemasonry.bcy.ca/texts/illuminati.html

[12] http://en.wikipedia.org/wiki/Adam_Weishaupt

[13] http://www.worldforjesus.org/articles-teaching.php?ID=198

[14] Simon Downing, World Empire and the Return of Jesus Christ, Xulon Press, p. 150-151.

[15] http://www.illuminati-news.com/moriah.htm#4

[16] https://en.wikipedia.org/wiki/Adam_Weishaupt

[17]   http://www.nationalgeographic.com/archaeology-and-history/magazine/2016/07-08/profile-adam-weishaupt-illuminati-secret-society/

[18] http://www.nationalgeographic.com/archaeology-and-history/magazine/2016/07-08/profile-adam-weishaupt-illuminati-secret-society/

[19] http://greatseal.com/dollar/hawfdr.html

[20] 從財政部拿回的新美元的初稿草案是將國璽正面放在紙幣上的左邊,將帶有金字塔和全知眼的國璽反面放在右邊,如上圖所示。羅斯福堅持把正反面的擺放位置對調,這樣,“of the United States”的字眼就剛好在國璽正面圖案的下方,而“The Great Seal”則在反面圖案的下方。根據紋章制度,應該把重要的一面放在左面,但羅斯福堅持把全知眼和金字塔的一面放在左面這個重要位置,而且“The Great Seal”則在反面圖案的下方,表明全知眼和金字塔的這面才真正是國璽。http://greatseal.com/dollar/hawfdr.html

[21] https://en.wikipedia.org/wiki/United_States_one-dollar_bill

[22] Manly P. Hall, The Secret Teachings Of All Ages, The Philosophical Research Society Inc., Los Angeles, 1988, p. xci.

[23] http://illuminatisymbols.info/illuminati-symbol/

[24] 何新:《統治世界——神秘共濟會揭秘》,中國書籍出版社,p.72.

[25]http://www.lewrockwell.com/2010/06/martin-masse/pyramid-and-all-seeing-eye-theiroccult-meaning-and-use-in-corporatelogos/

[26] Manly P. Hall, The Secret Teachings Of All Ages, The Philosophical Research Society Inc., Los Angeles, 1988, p.232.

[27] Manly P. Hall, The Secret Teachings Of All Ages, The Philosophical Research Society Inc., Los Angeles, 1988, p.20.

[28] Robert Hieronimus, Founding Fathers, Secret Societies: Freemasons, Illuminati, Rosicrucians, and the Decoding of the Great Seal, Inner Traditions / Bear & Co, p.118.

[29] http://www.freemasons-freemasonry.com/TBs.html

[30] http://illuminatisymbols.info/illuminati-symbol/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