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彙整: 大災難

這個世代是最後的世代嗎? (下)

Untitled-2

Screen Shot 2016-08-29 at 1.05.00 PM
作者: Gary Stearman

原文標題:Is This Generation the Last Generation?

出處:Prophecy in the News, Volume 33, pp. 8~14, July 2013

(本文及圖片經合作夥伴<Prophecy in the News>授權中文翻譯及刊載。末世先鋒版權所有。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翻譯:Lili

編譯:心星

Screen Shot 2016-04-22 at 9.59.34 PM

之後的世代

雖然其他不同的聖經經文存在差异性的表達形式,但是其思想框架仍然是以色列當今要再聚集。詩篇48篇提供了一個非常好的例子,將“最後的世代”放入一個預言性的語句中。這首詩把焦點放在錫安山,也就是聖殿山。它展開對耶路撒冷和聖山的齊聲贊美:

“1(可拉後裔的詩歌。)耶和華本為大!在我們神的城中,在他的聖山上,該受大讚美。2錫安山——大君王的城,在北面居高華美,爲全地所喜悅。3神在其宮中,自顯為避難所。4看哪,衆王會合,一同經過。5他們見了這城就驚奇喪膽,急忙逃跑。6他們在那裡被戰兢疼痛抓住,好像產難的婦人一樣。7神啊,你用東風打破他施的船隻。8我們在萬軍之耶和華的城中——就是我們神的城中——所看見的,正如我們所聽見的。神必堅立這城,直到永遠。(細拉)9神啊,我們在你的殿中想念你的慈愛。10神啊,你受的讚美正與你的名相稱,直到地極!你的右手滿了公義。11因你的判斷,錫安山應當歡喜,猶大的城邑(原文是女子)應當快樂。12你們當周游錫安,四圍旋繞,數點城樓,13細看他的外郭,察看他的宮殿,為要傳說到後代(to the generation following)。14因為這神永永遠遠為我們的神;他必作我們引路的,直到死時。(詩篇48:1-14)

在這段經文中,毫無疑問,耶路撒冷和聖殿山是上帝長期救贖計劃的焦點。這首詩以對上帝之城的贊美開始,然後以對以色列的命令結束,這個命令就是:向全世界傳 播以色列再聚集的消息。它使用了和申命記29章中“將要來的世代(generation to come)”不同形式的短語。

Screen Shot 2016-08-29 at 3.21.13 PM

譯者註:詩篇48:13 當中的“後代”,在 欽定版聖經king James bible 英文翻譯爲“to the generation following” 。根據史特朗經文匯編(Strong’s Concordance),“to the generation following”是由與申命記29:22相同的兩個希伯來字    הַדּ֣וֹר    הָֽאַחֲר֗וֹן    所組成,他們的含意在上一個譯者註中已經作說明

 

在第7節,我們發現一個關于“他施的船隻”的預言。他們是西方世界的商業船隻。在猶太人所經歷的一次外交背叛的巨大打擊中,西方世界試圖封鎖猶太人的船隻,讓船隻不能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和大屠殺之後回到以色列。但是他們失敗了。

Screen Shot 2016-08-29 at 3.21.13 PM

 

譯者注:二戰後,控制巴勒斯坦地區的阿拉伯人與猶太人人口比例,所以要限制猶太人返回的人口數量。據統計,從1945年8月到1948年5月,有56艘移民 船從歐洲駛向巴勒斯坦,共偷運近7萬多名猶太移民,其中有5萬多人被英國托管當局截獲,他們或是被拘留後遣送,或是根本就不准下船登陸,許多人只能在船上 看一眼巴勒斯坦後就被迫離去。

 

第12-13節的意思就是:以色列的領袖被强烈要求勘測被稱爲“錫安”的聖山,爲聖山的主要特徵和地基作標記。自從以色列被重置于聖地的最早時候開始,這完全是現代以色列人所做的。但是,請注意我們在上面加粗顯示的結尾地方的引文。在這裏“之後的世代(to the generation following)”這個詞是由希伯來文 הַדּ֣וֹר  אַחֲר֗וֹן(英語發音:l’dor acharon)翻譯過來的。我們再一次發現
אַחֲר֗וֹן  (英語發音:acharon)  這個字眼,意思是“一個順序中最後的(last of an order)”,或者簡單說就是“最後的(last)”。這個指的是將會回歸以色列的那個世代,要在那裏承擔勘測和恢復古代聖殿山的責任。它就是“最後的 世代”。對他們工作的政治阻礙是强大的,然而,他們已經在聖殿的建造上取得緩慢却重大的進展。在2005年6月,新恢復的古猶太最高評議會兼最高法院(Sanhedrin)甚至呼召準備一個預製構件的聖殿,這個聖殿可以很快在聖山上被組裝好。

Untitled-1
猶太人回歸聖地後,在其領土進行新建工程。

 

意義不明的話

詩篇78篇提供了另一段有關最後的世代的經文可供我們參考。在這裏,這段經文是以以色列現代屬靈狀况爲背景。儘管他們持續不相信,主的靈却顯現,並給予他們指引:
“1(亞 薩的訓誨詩。)我的民哪,你們要留心聽我的訓誨,側耳聽我口中的話。2我要開口說比喻;我要說出古時的謎語,3是我們所聽見、所知道的,也是我們的祖宗告 訴我們的。4我們不將這些事向他們的子孫隱瞞,要將耶和華的美德和他的能力,並他奇妙的作爲,述說給後代(the generation to come)聽。5因為,他在雅各中立法度,在以色列中設律法;是他吩咐我們祖宗要傳給子孫的,6使將要生的後代(the generation to come)子孫可以曉得;他們也要起來告訴他們的子孫,7好叫他們仰望神,不忘記神的作為,惟要守他的命令。8不要像他們的祖宗,是頑梗悖逆、居心不正之 輩,向著神,心不誠實。”(詩篇78:1-8)
在以上的經文中,我們已經用加粗的深黑字體顯示了兩處出現 “後代“(the generation to come) 這個詞的地方。在希伯來文聖經中,這兩處都是用相同的希伯來文。兩處都是從希伯來文      הַדּ֣וֹר    אַחֲר֗וֹ ן(英語發音:l’dor acharon)“將來的世代(the generation to come)”翻譯而來的。我們已經認出這個詞指的就是“最後的世代”。請注意主在向這個“最後的世代”作充滿激情的呼籲。祂讓他們要聽,並要理解古時的聖 經話語。那就是,他們要查找出經文中隱藏的內在意思,從而照亮神對他們的計劃。首先,這些將是有關彌賽亞的預言,這些預言已經被神向以色列隱藏了很多個世 代。
現在,在這個“最後的世代”,他們被强烈要求要留心一點,好讓他們可以預備好他們認爲將要來臨的事。

 

錫安的恢復

還 有另一處有關最後的世代的參考經文使用的是同樣的希伯來語。它出現在詩篇102篇。再一次,這首詩提到錫安的恢復。請注意它講的正是古時錫安建築風格中的 構成材料(“石頭”)。事實上,錫安的重建是此預言的核心。本詩篇以一個聖徒的禱告開始,此聖徒被看來似乎無法克服的困難壓迫的不知所措。本詩篇的標題本 身很明確地那麽說的:

困苦人發昏的時候,在耶和華面前吐露苦情的禱告。

此聖徒的禱告是如此迫切:

“1耶和華啊,求你聽我的禱告,容我的呼求達到你面前!2我在急難的日子,求你向我側耳;不要向我掩面!我呼求的日子,求你快快應允我!3因為,我的年日如煙雲消滅;我的骨頭如火把燒著。4我的心被傷,如草枯乾,甚至我忘記吃飯。5因我唉哼的聲音,我的肉緊貼骨頭。6我如同曠野的鵜鶘;我好像荒場的鴞鳥。7我警醒不睡;我像房頂上孤單的麻雀。8我的仇敵終日辱罵我;向我猖狂的人指著我賭咒。9我吃過爐灰,如同吃飯;我所喝的與眼淚攙雜。10這都因你的惱恨和忿怒;你把我拾起來,又把我摔下去。11我的年日如日影偏斜;我也如草枯乾。12惟你耶和華必存到永遠;你可記念的名也存到萬代。13你必起來憐恤錫安,因現在是可憐他的時候,日期已經到了。14你的僕人原來喜悅他的石頭,可憐他的塵土。15列國要敬畏耶和華的名;世上諸王都敬畏你的榮耀。16因爲耶和華建造了錫安,在他榮耀裏顯現。17他垂聽窮人的禱告,並不藐視他們的祈求。18這必為後代的人(for the generation to come記下,將來受造的民要讚美耶和華。(詩篇102:1-18)

我們很難找到一個預言像這個那樣清楚明確。錫安重建的命定是被安排“給將來的世代”的,也就是“最後”f的世代。 我們在此又發現熟悉的希伯來詞   הַדּ֣וֹר    אַחֲר֗וֹ ן (英語發音:l’dor acharon)。當耶穌告訴祂的門徒,“這世代還沒有過去,這些事都要成就”,祂說的是“無花果樹”和“各樣樹”的世代。

Untitled-2
全球爭奪最激烈的一塊土地 – 耶路撒冷的聖殿山 。根據聖經,敵基督在歷史中最後重要的轉捩點將在此地發生。這個世代是最後的世代嗎?

敵基督的垮臺

還有另一處經文提到有關最後的世代,此經文似乎提到了敵基督。事實上,此經文釋放了一個咒詛在敵基督身上:

“1我所讚美的神啊,求你不要閉口不言。2因為惡人的嘴和詭詐人的口已經張開攻擊我;他們用撒謊的舌頭對我說話。3他們圍繞我,說怨恨的話,又無故地攻打我。4他們與我為敵以報我愛,但我專心祈禱。5他們向我以惡報善,以恨報愛。6願你派一個惡人轄制他,派一個對頭站在他右邊!7他受審判的時候,願他出來擔當罪名!願他的祈禱反成為罪!8願他的年日短少!願別人得他的職分!9願他的兒女為孤兒,他的妻子為寡婦!10願他的兒女漂流討飯,從他們荒凉之處出來求食!11願強暴的債主牢籠他一切所有的!願外人搶他勞碌得來的!12願無人向他延綿施恩!願無人可憐他的孤兒!13願他的後人斷絕,名字被塗抹,不傳於下代(in the generation following)!(詩篇109:1-13)

這個抵擋“惡人”的預言清楚地指向末後的日子以及大衛的殿,儘管神愛祂的仇敵,但是這個“惡人”在這裏被指控爲神的敵人。事實上,每個有關敵基督的預言都顯明他(敵基督)是被撒旦授權的,的確,這裏的情况就是這樣。

這個預言也和很多其他預言一致,指出敵基督會被完全打敗。但是這裏,就連他的後人都被咒詛。他們的名字被塗抹,不傳於“下代(in the generation following)”。再一次,這個詞的希伯來原文指出,這就是預定的最後的世代。

Screen Shot 2016-08-29 at 3.21.13 PM

 

譯者註:詩篇109:13 繁體中文和合本(CUV Traditional) “願他的後人斷絕, 名字被塗抹, 不傳於下代!” 並未把何時會發生名字被塗抹的時間點翻譯出來。 從作者引用的欽定版聖經 (KJV),我們可以看到此經文所要說的是,敵基督和敵基督的後人,他們的名字被塗抹是發生在最後的世代。英文和合本(NIV)的翻譯也清楚表達相同的含意。

詩篇109:13欽定版聖經 (KJV)   Let his posterity be cut off; and in the generation following let their name be blotted out.

詩篇109:13 英文和合本(NIV) May his descendants be cut off, their names blotted out from the next generation.(in the generation following; 最後的世代)

 

Screen Shot 2016-08-29 at 3.21.13 PM

 

譯者註:最後的世代 ,根據欽定版聖經 king James bible 英文翻譯爲“in the generation following”。 根據史特朗經文匯編(Strong’s Concordance),“in the generation following”   是由與申命記29:22相同的兩個希伯來字    הַדּ֣וֹר    הָֽאַחֲר֗וֹן    所組成,他們的含意在前面的譯者註已作說明。

 

如果隨著以色列1948年的建 國,無花果樹的葉子被視爲已經長出來了,那麽這個特別的世代現在已經有65歲了。當然,沒有人能確定最後的世代的真實出生日期,但是以色列已經被貼切的稱 爲“神的時間表”。情况確實如此是有原因的。因爲當以色列在她自己的聖地時,奇跡般的事情開始發生。

多年的乾旱現在已經被多結果實取代。以色列就是中東的加州,出産水果和蔬菜來供應歐洲。以色列的科技發明居世界首位。

令人遺憾的是,聖經預言了在敵基督出臺之後,那裏將有一系列的戰爭。光明的一面是,透過聖經的預言,我們現在能看到以色列正在向建立神的國度邁進。幾乎毫無疑問,我們正在見證錫安初步重建的局勢。因此,我們一定是活在最後的世代。

Screen Shot 2016-04-22 at 9.59.34 PM

Screen Shot 2016-04-22 at 9.59.34 PM

相關閱讀

這個世代是最後的世代嗎? (上)

這個世代是最後的世代嗎? (中)

廣告

這個世代是最後的世代嗎? (中)

Untitled-2

 

Screen Shot 2016-08-29 at 1.05.00 PM
作者: Gary Stearman

 

原文標題:Is This Generation the Last Generation?

出處:Prophecy in the News, Volume 33, pp. 8~14, July 2013

(本文及圖片經合作夥伴<Prophecy in the News>授權中文翻譯及刊載。末世先鋒版權所有。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翻譯:Lili

編譯:心星

 

耶穌說了什麽?

今天,那些認爲《啓示錄》的預言已經應驗的教導告訴我們,祂是在暗指當時活著的那個世代。祂門徒中活得最久的是約翰,約翰是在公元一世紀末的時候死的。在此 前提下,人可以將耶穌預言的話語延伸至這個特別的事件。所以戰爭,毀壞可憎的事,饑荒,地震,和大災難都要發生在那個時期。他們把祂所有的預言都融入公元 一世紀耶路撒冷的局部環境,而不是將祂的預言解釋成全球現象。

以色列確實是耶穌預言的焦點,但關乎這個預言的上下文語境必須與所有其它新約的預言,尤其是啓示錄的預言一致。因此,耶穌此處的預言在範圍上來說是全球性的。

然而,祂預言性的提到聖經中的這個關鍵世代是用無花果樹來象徵。此無花果樹被描述成像在春天那樣“長出葉子”時,就是預備要結果子的時候了。在此的重點是,預言中的這棵樹正在成長,並非在萎縮。

所以,“這個世代”就是“無花果樹”的世代,而且通常人們就是如此稱呼它。無花果樹是以色列國的象徵。先知耶利米所說的一個重要預言使這個極其清楚:

“5耶和華——以色列的神如此說:被擄去的猶大人,就是我打發離開這地到迦勒底人之地去的,我必看顧他們如這好無花果,使他們得好處。6我要眷顧他們,使他們得好處,領他們歸回這地。我也要建立他們,必不拆毀;栽植他們,並不拔出。7我要賜他們認識我的心,知道我是耶和華。他們要作我的子民,我要作他們的神,因爲他們要一心歸向我。(耶利米書24:5-7)

這裏,好無花果是指以色列的領袖。他們全心歸回以色列的土地,不是指以色列百姓當時被擄到巴比倫之後的歸回,而是在預示他們最終的歸回,也就是在他們得著新心和得著聖靈裏的復興的那個時候歸回。

先知耶利米說到,他們會被栽植,並不被拔出。事實上,他們在公元70年被拔出,且于公元135年,在西緬·巴爾·科克巴(Simon Bar Kokhba)領導的起義之後,再次被拔出。而在最後的重聚中,他們會永久性地被重新栽植。當你栽種一顆無花果時,你得到的是什麽呢?你會得到一棵無花果 樹!那就是以色列!

這就是耶穌毫無疑問所提到的那個世代。

Screen Shot 2016-08-29 at 3.21.13 PM

 

譯者註:值得注意的是作者Gary Stearman引述耶利米書24:5-6,耶和華說:那被擄去,離開聖地到迦勒底人之地去的猶大人,祂必看顧他們如這好無花果(並非好無花果樹)。祂要眷顧他們, 領他們歸回聖地,並要栽植他們,並不拔出。作者強調此經文指的是那一些歸回聖地的猶太人,神要看顧他們如這好無花果,將他們永久地被重新栽植在聖地。

從猶太人前仆後繼的歸回聖地(作者在下一段文中將提到),一直到公元1948年用以色列這個國名建立一個自主的國家,其中的等待過程可以視為好無花果(猶太人)在聖地被栽植,直到其長成一棵無花果樹,也就是以色列在公元1948年的建國!

這就像是一顆被栽植的好無花果已經發芽、 伸出莖和支幹,並且長葉茁壯,轉變成一棵無花果樹。 此比喻指的是猶太人從遷回聖地(好無花果被栽植),開墾並茁壯建國 (從小小的無花果變成一棵無花果樹), 衍生發展其逐漸茁壯的政治、 經濟、和內政的架構。但是,以現今公元2016年的時間點來看, 耶利米書24:7中所描述猶太人要認識耶和華的心,那就是要承認耶穌基督是基督,是救主,並且得著新心,和得著聖靈裏的復興,一心歸回祂的預言還未應驗。 也就是以色列國的內心還未歸向主耶穌,靈魂尚未復興,屬靈的無花果樹尚未形成。但是肉身的無花果樹,也就是外在有型的政經結構已經發芽長葉了。

 

無花果樹是什麽時候被栽種的?

猶太人在公元一世紀時從他們的故居被驅離,這個流散於各地的黑暗時期最後終於在1878年開始被曙光照亮。在這一年,少數俄羅斯的猶太人成爲回到聖地努力開 拓的先驅,他們在當時荒蕪的以色列荒漠和沼澤地建立屯墾區。他們的努力,以及跟隨他們的人所努力的成果,引起了全世界猶太人的注意。在1897年,第一次 世界錫安主義者大會(World Zionist Congress)在瑞士的巴塞爾(Basel, Switzerland)舉行。爲了以色列重新復國,大會中制定了一些計劃(譯者注:第一次世界錫安主義者大會通過的《世界猶太復國主義綱領》規定:猶太 復國主義的目標是在巴勒斯坦爲猶太民族建立一個爲公法所保障的猶太人之家。),但是之後這些計劃被奧斯曼土耳其帝國阻撓。

Screen Shot 2016-08-29 at 3.21.13 PM

 

譯者注:猶太復國主義者認爲,散居世界各地、使用不同語言的猶太人屬于同一民族,不應與其他民族融合和同化。解决猶太人問題的主要途徑不是消除産生反猶太主義的階級根源 ,而是與非猶太人分離,單獨建立一個國家。只要取宗主國與其他大國的支持和有錢的猶太人的資助,不斷向一確定地區移民,即可實現這一目標,而無須征得殖民地區居民(巴勒斯坦人)的同意。十九世紀末期猶太人開始向巴勒斯坦地區移民,當時該地區歸奧斯曼土耳其帝國管轄。1918年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奧斯曼土耳其帝國瓦解,英國控制了這一地區。當時的英國政府還准許猶太人向該地區遷入,於是猶太人移民迅速增加,此時主要是來自東歐,尤其是蘇聯的移民。

 

 

第一次世界大戰讓英國的政治人物和將領注意到猶太人。1917年的《貝爾福宣言(Balfour Declaration)》應許猶太人有權使用他們的聖地。

 

Screen Shot 2016-08-29 at 3.21.13 PM

譯者注:《貝爾福宣言》,聲稱“英王陛下政府贊成在巴勒斯坦爲猶太人建立一個民族之家,並爲達到此目的而竭盡努力”。

 

但是,在那真正發生之前,流散的猶太人還要被迫忍受第二次世界大戰的侮辱,大屠殺(Holocaust)和國際間排猶主義的蹂躪。在聯合國于1947年的授權之後,猶太人用以色列當作國家名稱在1948年5月14日宣布其國家的獨立地位。

耶利米對栽種無花果的描述,從比喻意義上而言,與猶太人艱困地在故居復國是一致的。經過很多的艱難,戰爭,大屠殺,和極大的天氣阻礙,乾旱和財政需要後,猶 太人使這塊貧瘠的土地變得非常肥沃。從二十世紀的前半個世紀,我們看到耶穌橄欖山講論的預言已經部份被應驗了。截止于1948年,樹的葉子開始長出,也就 是說,以色列國這棵樹已經長到那種有生命力且强壯的程度。

路加福音中有關橄欖山的講論,以色列是被放在列國中用無花果樹來比喻:

29耶穌又設比喻對他們說:你們看無花果樹和各樣的樹30他發芽的時候,你們一看見,自然曉得夏天近了。31這樣,你們看見這些事漸漸的成就,也該曉得神的國近了。32我實在告訴你們,這世代還沒有過去,這些事都要成就。(路加福音21:29-32)

上面這段經文中的粗黑體字部分,告訴我們,我們不僅要觀看“無花果樹”(以色列國),而且我們也要觀看其他各樣的樹。如果無花果樹代表以色列,那麽其他各樣的樹將會是那些和以色列大致在同一時間興起建立的國家。

Untitled-2
圖中英文旁白翻譯:耶穌一邊從橄欖山的山坡上俯瞰聖城的城墻,一邊反覆教導門徒並和門徒一起禱告。

 

最近的歷史精確揭露了這種發展方式。在二十世紀中葉,大部分目前的這些“國家”在當時是第三世界文盲種族的領地 。在最近大約五十年中,這些國家快速發展(在數目上和能力上)成爲世界舞臺上重要的角色。下面簡短的瀏覽一下聯合國成員名單,就會顯出他們的數目發展得是 多麽快。

在1945年4月25日,來自50個國家的代表在舊金山“聯合國國際組織大會(The United Nations Conference on 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上見面。他們就一個憲章取得一致意見,此憲章簽署于同年的6月25日。

到1948年爲止,成員國發展到了58 個。第二年,以色列成爲了其中一個成員國,使得代表國家的總數達到59個。到1960年爲止,成員國發展到了99個。增長在快速地持續著。到1970年爲 止,127個國家被包括進來。在1980年,數目已經上升到154個。在1990年,數目達到159個。在2000年,有189個國家在名單上。

自2002年以來,聯合國成員國總數差不多保持穩定,目前包括了192個國家。

他們快速的增長應驗了聖經中他們將“長葉”的預言。經過黑暗時代,封建主義和殖民主義的漫長冬天後,已經凋萎的各樣樹現在正透過國際銀行和高科技的無綫電通 訊,而實現現代化。人造衛星的同步傳輸和互聯網(the Internet)已經將他們帶進二十一世紀的文化媒介中。正如天使告訴先知但以理的,但以理啊,你要隱藏這話,封閉這書,直到末時。必有多人來往奔跑(或譯:切心研究),知識就必增長(但以理書12:4)。

正如路加福音中橄欖山講論預言的那樣,我們現在已經看見當今的國家數目以前所未有過的速度突然加增。耶穌還補充說,當察覺到這個現象時,“夏天近了。”當 然,夏天是各樣的樹收穫果子的季節。而耶穌祂自己說到,“……收割的時候就是世界的末了。”這裏,祂提到那個“時代(age)”的完成,“時代”這個詞來 自希臘詞aion。在上下文語境中,祂是在講穀物的收割,暗喻最後的審判。應當記住的是,夏天是穀物和水果都收割的季節:

“38田地就是世界;好種就是天國之子;稗子就是那惡者之子;39撒稗子的仇敵就是魔鬼;收割的時候就是世界的末了;收割的人就是天使。40將稗子薅出來用火焚燒,世界的末了也要如此。(馬太福音13:38-40)

有很多聖經經文都將主末日的審判說成收割。其中最清楚的一個出現在彌迦書第7章:

哀哉!我(或譯:以色列)好像夏天的果子已被收盡,又像摘了葡萄所剩下的,沒有一挂可吃的;我心羨慕初熟的無花果。(彌迦書7:1)

這裏,先知彌迦像耶穌在祂著名的講論中那樣,用同樣的思想來表述。他把微小的國家在大災難(Great Tribulation)時面臨龐大的世界體系逼迫,說成像是以色列國在審判時發出的悲哀之聲。當列國如同各樣的樹一樣長葉時,收割性的審判就臨近了。這 就是耶穌講到的世代。

 

 

Untitled-1
圖中英文旁白翻譯:位於紐約市的聯合國大廈,就是以色列這個國家不斷遭受日益增長的全球反猶太主義譴責的地方。

 

HaDor HaAcharon

這將我們帶回到我們在本文的一開始提到的希伯來語詞句。它就是  הַדּ֣וֹר הָֽאַחֲר֗וֹן  (英文發音:Ha  Dor Ha  Acharon) 。這個詞句第一次出現在申命記裏面一個預示猶太人被驅散的預言中,預示他們被驅散到世界各地。這個詞出現在下面的這段經文中,它被翻譯成“將來的世代”:

“21也必照著寫在律法書上、約中的一切咒詛將他從以色列衆支派中分別出來,使他受禍。22你們的後代 欽定版聖經 king James bible英文翻譯:“the generation to come”,也就是最後的世代”),就是以後興起來的子孫,和遠方來的外人,看見這地的災殃,並耶和華所降與這地的疾病

Screen Shot 2016-08-29 at 3.21.13 PM

 

譯者註:最後的世代 ,根據欽定版聖經king James bible 英文翻譯爲“the generation to come” 。根據史特朗經文匯編(Strong’s Concordance),“the generation to come”是由兩個希伯來字   הַדּ֣וֹר   הָֽאַחֲר֗וֹן      所組成的。這兩個在希伯來文聖經中出現的字讓我們更瞭解其中真正的含意。“the generation”的希伯來文הַדּ֣וֹר 經文匯編號碼是1755,有世代之含意。 “to come”的希伯來文הָֽאַחֲר֗וֹן 經文匯編號碼是314,有”last”之含意,也就是最後的

 

23又看見遍地有硫磺,有鹽鹵,有火迹,沒有耕種,沒有出産,連草都不生長——好像耶和華在忿怒中所傾覆的所多瑪、蛾摩拉、押瑪、洗扁一樣——24所看見的人,連萬國人,都必問說:耶和華爲何向此地這樣行呢?這樣大發烈怒是什麼意思呢?25人必回答說:是因這地的人離弃了耶和華——他們列祖的神,領他們出埃及地的時候與他們所立的約,26去事奉敬拜素不認識的別神,是耶和華所未曾給他們安排的。27所以耶和華的怒氣向這地發作,將這書上所寫的一切咒詛都降在這地上。28耶和華在怒氣、忿怒、大惱恨中將他們從本地拔出來,扔在別的地上,像今日一樣。29隱祕的事是屬耶和華——我們神的;惟有明顯的事是永遠屬我們和我們子孫的,好叫我們遵行這律法上的一切話。(申命記29:21-29)

這是以色列完全被驅散的預言。在多年不順服之後,透過神與亞伯拉罕所立的約,他們最終得以恢復。這裏所說的世代是我們最熟悉的那個世代。它開始于公元135 年的流散和兩個禧年的荒凉。以色列地變成一個沒有樹木的,多沼澤的,充滿乾旱的荒地。這是一個猶太人悖逆的見證。很多人認爲他們永遠徹底結束了……被擱置 在一旁,古時候給以色列十二支派的國度應許被別人取代了。人們普遍認爲他們對那個約的棄絕,意味著永久被流放。

這裏提到的是一個關於後來以 色列的預言,以色列被罪和流放的時間所摧殘,它的百姓被驅散,被藐視。這裏提到的世代現在正處于回歸故居收復土地的過程中。正如我們已經看到的那樣,這個 以色列民再聚集的第一階段已經開始。這段經文清楚提到所謂的“將來的世代(the generation to come)”。乍一看,它好像在說某個不明確的將來世代。事實上,它清楚地指明是“最後的世代”。

能夠明白 הַדּ֣וֹר   הָֽאַחֲר֗וֹן   (英文發音:Ha Dor  Ha Acharon) 這個詞可直接被翻譯爲“最後的世代(the last generation)” 是很最重要的,因爲  ןאַחֲר֗וֹ  英文發音: acharon,這個詞的意思是“最後面的,在順序上最後的,一個系列中最後的(hindmost, last in order, last of a series)”。很清楚,這個預言指的是最後的世代——那個會捲土重來,爲了實現國度時代的目標而預備以色列國的世代。

 

Screen Shot 2016-04-22 at 9.59.34 PM

相關閱讀

這個世代是最後的世代嗎? (上)

這個世代是最後的世代嗎? (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