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彙整:聖經預言

揭露異教對基督徒的影響. 第二本書. 第四章 讓你深入瞭解巴比倫異教文化對基督徒的影響(4)

The Pagan~Christian Connection Exposed

Book Two .  Truth vs. Tradition: The Heavyweight Battle of
the Ages
Chapter Four.  Synchronize Your Babylonian Timepieces (4)
(譯註:為了避免讀者誤解英文原著的意涵,末世先鋒編譯團隊將原書名”The Pagan~Christian Connection Exposed”的英文直接字面翻譯 “揭露異教與基督徒之關連 ”稍微修改為“揭露異教對基督徒的影響”,敬請讀者諒解。)

第二本書    真理對抗傳統:長久以來的巨大爭戰

第四章   讓你深入瞭解巴比倫異教文化對基督徒的影響

(4)

本文之原文書本封面

Screen Shot 2016-04-22 at 9.59.34 PM

4hffmhpv作者簡介:邁克·儒德 (Michael Rood) 是總部位於北卡羅萊納州 夏洛特市 A Rood Awakening 的創辦人。其身份包括作家、歷史學家、以及聖經編年史學者。他對於聖經了解的廣度和深度來自於數十年的聖經鑽研,和 在以色列生活的獨特經歷。

翻譯:Lili

編譯:心星

文章出處:The Pagan-Christian Connection Exposed (Paperback), book 2, chapter four.  Synchronize Your Babylonian Timepieces

(本文及圖片經合作夥伴 Michael  Rood , A Rood Awakening! International 授權中文翻譯及刊載。末世先鋒版權所有。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定義“月(month)

新月的第一輪彎月(the first sliver of the new moon)圖片來源: http://www.scripturalsabbath.com/lunar_sabbath.html

聖經中定義的每個月是從什麽時候開始的呢?它開始于新月的第一輪彎月(the first sliver of the new moon)。現今的天文學家使用“新月”這個詞,並將該詞應用到天文學事件中,這些事件只有透過數學才能確定:是在月亮與太陽處在合點的時刻。但是在太陽落山後,新月的第一輪彎月剛剛顯現在地平綫上時,“新月”在聖經與歷史上的定義才被確定。這個時候就是一個月的第一天 ,或“moonth”(譯者注: “月”的英文是“month”,與“moonth”的拼寫相似。)。

月亮夜複一夜地漸漸變圓,直至月中的時候滿盈,然後再變虧缺,直到看 不 見月亮(大約是27天之後)。新月將會在前一個新月的29或30天之後重新出現。因爲月亮運行周期(lunar cycle)大約是29.530587天之久,所以任何一個月都不會短于29天或長于30天。如果在第29天雲彩太多而看不到月亮,那麽第30天結束太陽 落山的時候,會被宣稱爲新的月份的開始。

新月的第一輪彎月(the first sliver of the new moon)圖片來源: http://www.scripturalsabbath.com/lunar_sabbath.html

對新月的觀察和證明是一個事件,此事件必須發生在以色列地耶路撒冷城內步行一天路程以內的地方。日曆上的年份與月份的循環是以從耶路撒冷所在地觀測月亮的結果來判定,是由那些被托付的以色列子民來判定的。

當月亮在一個月的末尾消失的時候,每個人都會在隨後的夜晚,恰好在落日之上,觀察西方地平綫,爲要瞥見最初的新月。在最初的新月被觀測到的時候,人們會跑到 聖殿山the Temple Mount)上,來證明自己所看見的新月。遠距離的旅行通常在安息日是被禁止的,但是,當新月在安息日被觀測到的時候,長途旅行會被鼓勵,且被獎勵,好讓 我們可以合宜地遵守耶和華節期中正確的日子。

編譯注:什麼是聖殿山? 

聖殿山(希伯來語:הִִִַַַַַּ,阿拉伯語:الحرمالقدسيالشريف)是位於耶路撒冷舊城的宗教聖地。

聖殿山是猶太教最神聖的地方。猶太人的耶路撒冷聖殿就位於此處:第一聖殿建於前967年,前586年被摧毀;第二聖殿建於前515年,公元70年被祭毀。猶太教一般還相信,這裡還將是彌賽亞到來時重建第三聖殿的地點。目前聖殿山準確位置也還不清楚,猶太人認為聖殿山就是現在阿克薩清真寺的位置。阿拉伯人認為,猶太人的說法很荒謬,因為猶太人從來沒有提供有效的證據來證實聖殿山就是現在阿克薩清真寺的位置。

上圖:從南側俯瞰聖殿山 


伊斯蘭教2個重要的宗教聖地位於聖殿山:圓頂清真寺(建於690年)和阿克薩清真寺(建於710年)。聖殿山是世界上最具爭議性的宗教聖地之一。在1948年到1967年約旦統治東耶路撒冷期間,不允許以色列人進入耶路撒冷舊城。在1967年以色列佔領了東耶路撒冷,限制巴勒斯坦西岸地區的人進入耶路撒冷巴勒斯坦與以色列對這個地方的主權爭議,一直是阿以沖突的關鍵因素。 
上圖:根據猶太人說法,今日聖殿山,前景的西牆是原第二聖殿的一部分,山上是圓頂清真寺,阿拉伯人不認同該說法。


資料來源: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9C%A3%E6%AE%BF%E5%B1%B1

第 一批觀測到新月的見證人通常是晚上到達,但是通往聖殿的門是太陽落山時關閉。這些人就站在門口,向聖殿的守衛呼喊,“我們觀測到新月了。”

聖殿山的南部鳥瞰圖 https://en.wikipedia.org/wiki/Temple_Mount#/media/File:Israel-2013(2)-Aerial-Jerusalem-Temple_Mount-Temple_Mount_(south_exposure).jpg

聖殿的守衛在核 實有至少兩個見證人在場之後,才召喚以色列的統治機構 (Sanhedrin, the ruling body of Israel)——最高法院兼參議會 (譯者注:由71人組成, 兼管宗教事務)的一個會員。納西(Nassi),其中的一個王子,努力查詢最先到達的兩個見證人,當見證人觀測到新月的事確鑿時,納西就聚集長老們來到鑿過的石頭建成的大廳,大廳緊鄰聖殿,然後才提醒大祭司(the Cohen Gadol)注意。大祭司站在聖殿山上,向下面的那兩個見證人呼喊,“上到這裏來!上到這裏來!”這時聖殿山的門就被打開,那兩個見證人上到聖殿山上,來 到大祭司和長老們面前,宣告他們觀測到了新月。

當兩個見證人都給出確鑿性的證據時,大祭司就呼喊,“吹號角!”號角就從聖殿山發出劇烈的 響 聲,哨兵穿越過橄欖山(Mount of Olives)上汲淪溪谷的橋(Kidron Valley Bridge)來發送消息,並拿他手中的火炬來點燃一堆準備好的木材。點燃後,會有一個火柱和一股烟雲從烽火臺升上去,哨兵就響起號角,宣告月朔(the Rosh Chodesh),即新的月份(the New Month)。

在以色列全地從一個山頂到另一個山頂,哨兵們看到遠方的烽火後,就會點燃他們自己的烽火,並吹響他們的號角,來向全國宣告新的月份已經開始。


新月的第一輪彎月出現在耶路撒冷的天空上。 https://www.pinterest.com/unitewithisrael/the-land-of-israel/

定義“年(year)

在造物主的日曆上,一年是什麽時候開始的呢?想要確定一年是什麽時候開始的,需要另外兩個見證。首先,大麥必須是“成熟的(aviv)”。橄欖山上的大麥最初是由以色列的祭司在3000多年前栽種在那裏的,並且一個世紀接著一個世紀地繼續進行自花受精。在橄欖山上,我們在每個春季仍然檢測爲要找到成熟的大 麥。在找到成熟的大麥之後,緊接著的那個新月,將被宣稱爲亞筆月的(the aviv)月朔(the Rosh Chodesh),即月頭或一月之首(Head of the Year)。大麥成熟的月份是聖經中的新年(Rosh Ha Shana),即一年之首,也就是聖經中命令我們要慶祝逾越節的月份。法利賽人後來將新年改成了七月一日,好讓他們能够混淆蘊藏在“吹角節(Yom Teruah)”中預言性的影兒,而吹角節會宣告真實彌賽亞的角色。與拉比的傳統相反的是,以色列被命令要在七月一日來慶祝吹角節——而不是在新年的時候!

以上4照片是西元2017年(今年) 3月24日在以色列所拍攝的成熟的大麥. 拍攝者:Neria Haroeh/ New Moon and Aviv Barley in Israel / 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10154472263157666&set=pcb.1645945362085612&type=3&theater
西元2017年 (今年)禧年 Jubilee year 新年的新月照片。新年的新月就是亞筆月的(the aviv)月朔(the Rosh Chodesh),即月頭或一月之首(Head of the Year)/ 拍攝者:Roy Hoffman / 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10212192607553338&set=pcb.1651948454818636&type=3&theater

妥拉中,申命記的16章1節命令我們:

Shamor et Chodesh  Ha’Aviv  ve’asita Pesach la YHWH Elohecha…

你要注意亞筆月(Month of the Aviv [barley]),向耶和華——你的神守逾越節……

請注意上面這節經文的希伯來文中,準確的名稱是“Ha’Aviv”“The Aviv”。定冠詞“Ha”“The”總是出現在希伯來文中,因爲“aviv”不是月份的名稱,但是“aviv”是指大麥作物的成熟程度

申命記16章1節的後半部分經文是:

因為耶和華——你的神在亞筆月(in the month of The Aviv [barley])領你出埃及(申命記16:1b)。

出埃及記也教導我們:

……照我所吩咐你的,在亞筆月(Month of the Aviv [barley])內所定的日期吃無酵餅七天,因爲你是這亞筆月(Month of the Aviv)內出了埃及(出埃及記34:18)。

Screen Shot 2016-04-22 at 9.59.34 PM

亞筆月(The Aviv

神 命令我們在亞筆月要遵守除酵節(Hag Ha Matzot)。“the aviv”這個名稱是古代希伯來農業中的術語。出埃及記第九章提到,埃及的大麥被雹災毀壞了,根據欽定版英文聖經 (的翻譯,因爲大麥那個時候“已經吐穗”(譯者注:麥子通常在完成吐穗、揚花、授粉等生長環節後,才會灌漿,麥粒日趨飽滿。)。但是實際上,希伯來文字面 的意思是,大麥被毀壞,是因爲大麥已經“成熟(aviv)”了。那麽,我們存在的問題是:什麽是“成熟的大麥(aviv barley)”?希伯來文聖經就農業術語“成熟(aviv)”的意思,給了我們三個綫索。

綫索1:用火烘乾

第一個綫索可在利未記2:14找到,這節經文提到,“烘了的禾穗子(aviv parched in fire” 被獻上當作初熟之物的素祭。爲要識別“成熟(Aviv)”的意思,做了些測試來確定大麥在哪個生長階段,是可以被放在火中烘烤,却仍舊不被烤焦,而烘成食物的。大麥是在不同的生長階段被收割,然後放在火中烘烤的。欽定英文版聖經中的“綠玉米穗(Green ears of corn)”,就是沒有長好的大麥,在高溫下就被烤成灰了。這種大麥是很難成爲“烘了的禾穗子”獻在耶和華神的殿中的。

綫索2:可以被收割

第二個綫索可在利未記23:10和申命記16:9中找到:在除酵節期間,獻上的一捆(wave-sheaf)搖祭必須是從初熟的一捆莊稼中拿來的。換句話 說,一定有完全可被收割的大麥,及時出現爲除酵節所用,除酵節是那個月的第十五日。因此,可以認爲“成熟(aviv)”是在大麥在被收割之前的兩個星期這 個生長階段。

綫索3:被雹擊打時會被毀壞

第三個綫索可在出埃及記9:31-32中找到。大麥被雹災毀壞了,因爲那個時候大麥“已經成熟(aviv)”。于是發明了“擊打測試(slap test)”,用來確定大麥是在哪個階段變得非常脆弱,以至于被雹擊打時就會毀壞。

聖經中三個綫索提供的證據,指向大麥的同一個成熟階段:就是當大麥粒的硬度像軟奶酪一樣的時候,麥粒被烘烤後就能變成可吃的穀物。正是在這個同樣的階段,大麥秆非常的脆弱,被雹擊打時就會毀壞,並且大麥從這樣的成熟度再長到大約兩周後,就會長好可以預備收割了。

揭露異教對基督徒的影響. 第二本書. 第四章 讓你深入瞭解巴比倫異教文化對基督徒的影響(1)

揭露異教對基督徒的影響. 第二本書. 第四章 讓你深入瞭解巴比倫異教文化對基督徒的影響(2)

揭露異教對基督徒的影響. 第二本書. 第四章 讓你深入瞭解巴比倫異教文化對基督徒的影響(3)

揭露異教對基督徒的影響. 第二本書. 第四章 讓你深入瞭解巴比倫異教文化對基督徒的影響(4)

揭露異教對基督徒的影響. 第二本書. 第四章 讓你深入瞭解巴比倫異教文化對基督徒的影響(5)

揭露異教對基督徒的影響. 第二本書. 第四章 讓你深入瞭解巴比倫異教文化對基督徒的影響(6)

廣告

揭露異教對基督徒的影響. 第二本書. 第四章 讓你深入瞭解巴比倫異教文化對基督徒的影響(1)

The Pagan~Christian Connection Exposed

Book Two .  Truth vs. Tradition: The Heavyweight Battle of
the Ages
Chapter Four.  Synchronize Your Babylonian Timepieces (1)
(譯註:為了避免讀者誤解英文原著的意涵,末世先鋒編譯團隊將原書名”The Pagan~Christian Connection Exposed”的英文直接字面翻譯 “揭露異教與基督徒之關連 ”稍微修改為“揭露異教對基督徒的影響”,敬請讀者諒解。)

第二本書    真理對抗傳統:長久以來的巨大爭戰

第四章   讓你深入瞭解巴比倫異教文化對基督徒的影響

(1)

 

screen-shot-2016-12-16-at-7-06-09-pm
本文之原文書本封面
4hffmhpv作者簡介:邁克·儒德 (Michael Rood) 是總部位於北卡羅萊納州 夏洛特市 A Rood Awakening 的創辦人。其身份包括作家、歷史學家、以及聖經編年史學者。他對於聖經了解的廣度和深度來自於數十年的聖經鑽研,和 在以色列生活的獨特經歷。

翻譯:Lili

編譯:心星

文章出處:The Pagan-Christian Connection Exposed (Paperback), chapter one -Truth and Tradition

(本文及圖片經合作夥伴 Michael  Rood , A Rood Awakening! International 授權中文翻譯及刊載。末世先鋒版權所有。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在保羅寫給帖撒羅尼迦教會的第一封書信的5章1節中,他寫到:弟兄們,論到時候(times)日期(seasons),不用寫信給你們。

 時候日期,對於造物主來說,是兩種不同的考量。在整本聖經中,“日期”這個詞,是來自希伯來語的“moedim”這個詞,字面意思是“指定的時候(appointed times)”,它在利未記23章中被定義爲耶和華的節期(the Feasts of the LORD)。在新約聖經(希伯來文是“Brit Hadesha”,英文是“New Testament”)中,耶和華的節期指的是“將來美事的影兒”(歌羅西書2:16-17,希伯來書10:1)。耶和華的節期有時候被錯誤地稱爲“猶太人的節期”(the Jewish Feasts)。

在利未記23章中,耶和華的節期指的是“神聖的預演(希伯來文是“Kadosh Mikra”,英文是“Holy Rehearsals”)”,是以色列百姓要永遠遵守的。全能的神不僅僅禁止異教節期的教導被引進祂百姓的生活方式中;祂還命令要謹守祂的節期,作爲將來美事的預演

                                        (製圖及資料編輯:末世先鋒/心星)

這些節期是屬于造物主的;以色列百姓只是被命令要來守這些節期。並非只是因爲猶太人比較衷心地遵守這些節期,耶和華的節期奇妙地變成“猶太人的節期”並非憑空發生的。耶和華的節期實際上就是造物主用來“從起初指明末後的事”(以賽亞書46:10)的方法。這些節期是彌賽亞爲要合法地贖回以色列,所必須要完成之事的預言性的影兒。

前四本福音書——馬太福音,馬可福音,路加福音,和約翰福音——詳細描述了耶穌彌賽亞如何應驗耶和華的春季節期(the Spring Feasts of the Lord),而以色列國反復演練著這些節期已有一千年之久了。耶穌以絕對性的精準度實現了這些影兒(譯者注:“影兒”的英文是“shadow pictures”,這裏是指春季節期)——準確到與反復預演的這些節期的具體日期,時辰,和時刻完全一致。第五本福音書,即啓示錄,詳述了彌賽亞將如何應驗耶和華的秋季節期(the Fall Feasts of the Lord),並且和應驗春季節期是一樣的精確。

如果沒有對耶和華春季節期的瞭解,對西方的外邦讀者來說,福音書將依然是膚淺且令人困惑的。如果沒有對耶和華秋季節期的瞭解,對西方相信時代論(dispensational)的預言專家來說,啓示錄將依然是深奧難懂的連續性的時間隧道,這些預言專家不斷地繪出關乎末世的油畫,油畫中將沒有那些坐在教會長椅上不冷不熱的基督徒,因爲這些基督徒沒有興趣參與人類歷史中最令人興奮的時刻:就是聖靈澆灌秋雨和末世收割的時候。

譯注:

什麼是時代論? (What is Dispensationalism? )

以下注解源於 http://www.crtsbooks.net/blog/post/2012/10/26/18-%E4%BB%80%E9%BA%BC%E6%98%AF%E6%99%82%E4%BB%A3%E8%AB%96%EF%BC%9F.aspx?AspxAutoDetectCookieSupport=1

時代論是一種相當現代的釋經法(解釋聖經的方式),它的根源是約翰·達比(John Darby)的教導,由司考福(C. I. Scofield)透過他的聖經研讀筆記所普及,然後由達拉斯神學院及其教授們(包括Lewis Sperry Chafer和萊利Charles Ryrie)所確立,影響很廣,也因為 Hal Lindsey 和 Tim LaHaye的幻想小說作品(譯按:Left Behind,《末日迷踪》;另外一部是喬納, 雷克 (Rick Joyner)著的The Final Quest《末日決戰》),對流行大眾有轟動的影響。(譯按:中國教會則是透過倪柝聲地方教會系統的傳播而深受影響。)今天,時代論對普世的影響是巨大的,不只是對教會的教義,也對全球政治有深刻的影響,例如時代論所推動的「基督徒錫安主義」(Christian Zionist)運動(由John Hagee所倡導),多年以來塑造了美國的中東政策。

時代論當然不是一種單一的思想學派,它包括一些極右派的極端錯誤,例如教導不信基督的現代正統猶太人,仍然可以藉著妥拉(摩西五經)而得救,到更為保守和學者式的「漸進時代論」(Progressive Dispensationalists)信念,例如Craig Blaising 和 Darrel Bock;但是就其本質而言,我們可以總結之為一種解釋聖經的方法,認為神的子民有兩個獨特的群體,各自有不同的命運:以色列和教會。

弟兄們,論到時候times)、日期(seasons),不用寫信給你們

保羅在上面這句經文裏提到的“時候”,指的是造物主所計算的時間,在希伯來文聖經中有對這個“時候”作出清楚詳細地說明。保羅爲什麽表示沒有必要對時候日期作出教導呢?這些初代相信彌賽亞的猶太信徒,是按照造物主計算的時間來過日常生活的,這些猶太信徒從幼年開始就被教導與耶和華的節期相關的知識。在保羅寫這封信的時候,沒人能知道將來全世界的商業貿易都會根據異教的日曆來運轉。但是2000年前,羅馬統治著世界,所以羅馬帝國開始强制他們所征服的國家使用羅馬的日曆,並敬拜羅馬的各個神。

在保羅寫帖撒羅尼迦前書之後不到三十年的時間裏,羅馬將軍提多(the Roman General Titus)摧毀了耶和華神的聖殿以及耶路撒冷城——耶路撒冷城之後還被改名爲“愛利亞加比多連(Aeolia Capitolina)”。羅馬帝國將一切猶太式的東西都廢止,並從耶路撒冷城的遺址上建立了多個廟宇獻給羅馬的各種神。儘管如此,羅馬人不能摧毀這些被驅散的猶太餘民,對亞伯拉罕(Avraham),以撒(Yitzak),和雅各(Ya’akov)的神,以及對彌賽亞的信心。所有的猶太人都相信彌賽亞將會來到,而且成千上萬的猶太人,包括許多祭司,都相信彌賽亞已經來到,並預示了這些關鍵性的事件——聖殿被毀以及耶路撒冷被掠奪。


Destruction of the Temple of Jerusalem, Francesco Hayez, oil on canvas, 1867. Depicting the destruction and looting of the Second Temple by the Roman army.

繪畫名稱: “耶路撒冷聖殿被毀 ”  內容描繪了羅馬軍隊破壞和掠奪第二聖殿。

畫家:弗朗切斯科·海耶斯

素材:油畫

畫作年代:1867年

圖像摘自於https://en.wikipedia.org/wiki/Titus#/media/File:Francesco_Hayez_017.jpg
譯注:公元66年,一次反抗羅馬的起義失敗後,羅馬軍隊圍困耶路撒冷,但是很快撤軍。猶太人本以爲危機已經過去,不想70年,提多將軍率領的羅馬大軍再次圍困耶路撒冷達4個月25天之久,羅馬軍隊利用先進的裝備和攻城設施系統地拆除了城墻,入城後拆毀了聖殿,只剩下部分墻基,即西墻。由于當時正值猶太人的一個大型節日,城內糧食很快消耗殆盡,甚至出現人吃人的現象,圍困期間有大約110萬人喪生,97000猶太人被俘虜,很多被賣到埃及成爲奴隸。到大約130年耶路撒冷沒有人居住,之後羅馬皇帝哈德良重建耶路撒冷城,但是作爲懲罰措施,他下令在希伯來曆埃波月九日,即耶路撒冷遭巴比倫和羅馬軍兵兩次攻陷的周年記念日(恰巧是同一日),將耶路撒冷徹底鏟平,在原址新建羅馬城市愛利亞加比多連(Aelia Capitolina),Aelia是哈德良的氏族[clan],Capitolina是羅馬神Jupiter Capitolinus。哈德良在猶太人聖殿山上另建羅馬神廟,將耶路撒冷獻給羅馬神;同時將所有猶太人趕出巴勒斯坦,禁止猶太人在耶路撒冷居住。400年間,猶太人不准進入耶路撒冷。

在保羅寫帖撒羅尼迦前書的三百年之後,康斯坦丁大帝(the Emperor Constantine)制定了一項計劃,要把猶太的彌賽亞信徒吞併入主流的羅馬社會。康斯坦丁大帝建立了一個新的宗教體系,這個新體系甚至讓最虔誠的敬拜太陽神的人都可以加入。

Statue of Roman Emperor Constantine   羅馬皇帝君士坦丁雕像

首先,在康斯坦丁新的宗教中,他禁止所有“猶太式的(Jewish)”東西。康斯坦丁創造了“另一個耶穌”,一個將完全被異教徒接受的異教化的彌賽亞。彌賽亞真實的希伯來名字以及猶太式的特徵,在康斯坦丁之後的1600年中,幾乎從人類的整體記憶中被抹去。那超乎萬名之上的名,幾乎被康斯坦丁的倡議從地球上塗抹掉,此倡議旨在從康斯坦丁的新世界宗教(new world religion)中除去一切猶太式的東西。康斯坦丁把所有異教太陽神敬拜的用具都併入這個新的宗教當中,並稱自己爲“大祭司長(Pontifex Maximus)”,這是異教崇拜中大祭司的頭銜。

康斯坦丁把自己的母親海倫娜(Helena)差派到耶路撒冷,爲要選出一些神聖的地點,而羅馬政府任命的一批新階層的神職人員,就可以在這些地點來進行崇拜並做侍奉人員。

 

揭露異教對基督徒的影響. 第二本書. 第四章 讓你深入瞭解巴比倫異教文化對基督徒的影響(1)

揭露異教對基督徒的影響. 第二本書. 第四章 讓你深入瞭解巴比倫異教文化對基督徒的影響(2)

揭露異教對基督徒的影響. 第二本書. 第四章 讓你深入瞭解巴比倫異教文化對基督徒的影響(3)

揭露異教對基督徒的影響. 第二本書. 第四章 讓你深入瞭解巴比倫異教文化對基督徒的影響(4)

揭露異教對基督徒的影響. 第二本書. 第四章 讓你深入瞭解巴比倫異教文化對基督徒的影響(5)

揭露異教對基督徒的影響. 第二本書. 第四章 讓你深入瞭解巴比倫異教文化對基督徒的影響(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