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彙整:時事

以色列人會攻擊伊朗的核設施嗎?

screen-shot-2017-01-18-at-5-04-21-pm

原文章標題:Will The Israelis Strike Iran's Nuclear Sites?

maxresdefault作者: Bill Salus (見左圖)
 
出處:Prophecy in the News, Volume 35, pp. 3~5, Jaunary 2015

(本文及圖片經合作夥伴<Prophecy in the News>授權中文翻譯及刊載。末世先鋒版權所有。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翻譯:Lili

編譯:心星
編譯注:雖然這一篇文章是刊登於 2015 年的“舊”文,但是從當今中東險峻的情勢看來 伊朗和俄國已經形成了準軍事同盟,且伊朗本身在歐巴馬政府的暗中支持之下,已經很可能具有發展毀滅性核武的能力。因此以色列的處境是越來越艱難了。

這一篇以聖經經文來解析末後有關中東地區之預言,其發生在我們眼前的可能性已經越來越高了。即便即將在明天就任的美國總統川普支持以色列的態度是明顯不同於歐巴馬總統。但是重點是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Benjamin Netanyahu)在2013年7月17日,曾說過要摧毀伊朗的核武計劃。

伊朗和俄國已經形成了準軍事同盟  ---http://www.npr.org/2016/12/16/505892967/russia-iran-alliance-complicates-u-s-role-in-syrian-conflict

 

編譯注:伊朗核武問題一直是數十年來反覆提及的國際議題,伊朗政府堅稱其核發展的目的是發電,但一些西方國家指控伊朗嘗試發展核武。 編譯注資料來源:Eric H. Arnett. Nuclear weapons after the comprehensive test ban: implications for modernization and proliferation.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6年: 第58頁。
耶和華說:……我也必使災禍,就是我的烈怒臨到他們,
又必使刀劍追殺他們,直到將他們滅盡。
耶利米書49:37b

(本段經文刊載於英文原著的照片中)

Screen Shot 2016-04-22 at 9.59.34 PM

一個難解且重要的問題是:既然伊朗的複雜核計劃具有相當的規模,且被妥善地隱藏和防護,那麽以色列威脅要襲擊伊朗的核計劃會成功嗎?毀壞敵方在中東的核設施,這在以色列歷史上有過先例。以色列在1981年6月襲擊了伊拉克心臟地帶的奧西拉克(Osirak) 核子反應器。後來,在2007年9月5日將近午夜時分,以色列的四架F-15機和四架F-16機爲避免雷達監測,繞過叙利亞和土耳其邊界的上空,于2007年9月26日襲擊了在艾其巴(AL-Kibar)的叙利亞核設施。

上面這個問題的答案顯然是肯定的!如果必要的話,以色列是已經準備好要襲擊伊朗的。他們把阿亞圖拉·哈梅內伊(Ayatollah Khamenei)種族滅絕的威脅看得認真且嚴肅。

screen-shot-2017-01-17-at-5-54-04-pm編譯注:阿亞圖拉·哈梅內伊(Ayatollah Khamenei)是伊朗伊斯蘭革命的重要人物,他是魯霍拉·霍梅尼 (Ruhollah Khomeini,1902年9月22日-1989年6月3日)(1979年伊朗革命的政治和精神领袖)的密友。哈梅內伊堅決反對以色列和錫安主義(State of Israel and Zionism)。

 

阿亞圖拉·哈梅內伊這位伊朗的最高領袖稱以色列是一個“冒牌的猶太復國主義政權”,“癌症腫瘤”,和一隻“患狂犬病的狗”。在最近推特(Twitter)上的一次長篇發言中,阿亞圖拉寫道:“這個野蠻的,像狼一樣的,殺嬰兒的以色列政府犯盡各種罪行,已經無藥可救而只能被滅絕了。”在推特上發表這個種族滅絕的言論後不久,哈梅內伊在推特賬戶上貼出了他的9點毀滅以色列的計劃。

以色列面對的殘酷現實是:現在用常規武器攻擊伊朗比日後必然會臨到的核戰爭要好的多。戰略邏輯提高了以色列在不久的將來要攻擊伊朗的可能性。由于伊朗在2014年11月4日核子協商的截止日期落空了,而且2014年11月4日美國的中期選舉强烈傾向共和黨,以色列攻打伊朗的時間也臨近了。這是因爲當前美國國會的政治氣候多半是親以色列和反伊朗的。現在的以色列應該比協商邁向11月24日這個截止日期的時候,能够得著更多美國的贊同來對抗伊朗。

聖經的觀點

既然這樣的地緣政治的情況(geo-political case)是爲著可能將要來臨的以色列和伊朗之間的衝突如此快速地形成,那麽就讓我介紹一下先知耶利米對以攔(Elam)的預言。古時以攔的領土位于今天的伊朗。它坐落在該國的最西邊部分,與波斯灣毗鄰。

screen-shot-2017-01-18-at-3-29-36-pm

約在2600年前,耶利米這位希伯來先知預言了一個災難會發生在這個地區。這個很大程度上被忽視的預言的細節寫在了我的書和附加的DVD中,其名稱是《伊朗的核攤牌,啓示以攔的古時預言 (Nuclear Showdown in Iran, Revealing the Ancient Prophecy of Elam))。

這個預言被包含在以下六節爆炸性的經文中:

猶大王西底家登基的時候,耶和華論以攔的話臨到先知耶利米說:萬軍之耶和華如此說:我必折斷以攔人的弓,就是他們爲首的權力。我要使四風從天的四方刮來,臨到以攔人,將他們分散四方(原文是風)。這被趕散的人沒有一國不到的。耶和華說:我必使以攔人在仇敵和尋索其命的人面前驚惶;我也必使禍,就是我的烈怒臨到他們,又必使刀劍追殺他們,直到將他們滅盡。(耶利米書49:34-37)

上面的經文是六節經文中的前四節,它詳細說明了針對這塊地土(特別是對以攔居民)的極壞的消息。下面的兩節總結經文,介紹了受到影響的伊朗人的好消息。

我要在以攔設立我的寶座,從那裏除滅君王和首領。這是耶和華說的。到末後,我還要使被擄的以攔人歸回。這是耶和華說的。(耶利米書49:38-39)

爲提供對耶利米書49:34-39在現今時代的解釋,在以下的解說中,我會試圖將這些經文溶入經文的注解和未來實際可能會發生的新聞的事件。 我這種獨特的寫作方法乍看之下,也許像是一個糟糕的新聞報紙解析案例,就像是一位作者嘗試將聖經經文和當前事件相結合 。然而,您在讀了我的書中提供的大量研究後,我相信你會諒解我,身為作者自由地闡述理念的權利。

Screen Shot 2016-04-22 at 9.59.34 PM

在新聞裏的耶利米書49:34-39

猶大王西底家登基的時候,耶和華論以攔的話臨到先知耶利米說……

“古代2600年之久的預言預測了伊朗的未來”

“伊朗在未來有雙重麻煩,以西結書38章和耶利米書49章”

 

這個關于以攔的預言,發表于大約公元前596年。耶利米關于以攔的寫作,大約比他同時代的以西結在以西結書38章5節中對波斯的預言早十年。以西結的服事是從公元前595年到公元前573年。現代的伊朗是由古時的以攔和波斯組成。根據以西結書32:24-25,以西結對以攔很熟悉,但他並未將以攔包括在以西結書38章中侵略者的行列。以攔可能是故意被遺漏的,因爲這個預言的主題是明顯不同的預言,是由耶利米提供的。

耶利米書49:35:萬軍之耶和華如此說:‘我必折斷以攔人的弓,就是他們爲首的權力。’”

 

聯合國報導說:伊朗在繼續發展彈道飛彈項目(ICBC’s)

—    以色列國家新聞(Israel National News )2014年5月16日

Screen Shot 2016-04-22 at 9.59.34 PM

以色列總理威脅要襲擊伊朗

本杰明·內塔尼亞胡(Benjamin Netanyahu)說,爲要約束伊朗使其不能達成核武計劃,以色列可能必須要單方面行動來抵擋德黑蘭(Tehran)。

—    半島衛星電視台(Al Jazeera News )2013年7月17日

 

根據創世紀14:1-9和以賽亞書22:6,以攔人是好戰的百姓,弓箭手專家。耶利米預言,以攔將承受弓被折斷的命運,這可能暗示著,伊朗革命衛隊(IRGC)將無法向其敵人發射大量的導彈。另外,耶利米也宣告,伊朗最重要的力量部位將會遭到襲擊,這在今日推斷,有可能是指對其核武計劃的攻擊。伊朗的最具策略性和最易受攻擊的核子目標,是位于布什爾(Bushehr)核子反應器,其位于古代以攔的中心。這是個40年之久的設備,其冷却系統有30年之久了,在這工作的人之中,沒有人受過訓練來應變處理核子災害。

目前,以色列對伊朗的軍事意圖有兩方面的擔心。他們擔心伊朗會謀求獲得核子武器,也擔心這流氓政府痴迷于發展洲際彈道導彈(ICBM)。耶路撒冷郵報 (Jerusalem Post) 引述在2014年2月25日,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對德國總理安吉拉·默克爾(Angela Merkel)說:

此目標是阻止伊朗,使其不能生産和擁有核武。

我相信這意味著消滅其濃縮鈾,離心濃縮機,和鈈原料,

當然還有終止其發展洲際彈道導彈。

因爲以上這些東西沒有一件是伊朗宣稱想要用來發展民用核能所必須的 。

耶利米書49:36:“我要使四風從天的四方颳來,臨到以攔人,將他們分散四方(原文是風)。這被趕散的人沒有一國不到的。”

Screen Shot 2016-04-22 at 9.59.34 PM

“下一個切爾諾貝利(Chernobyl)?”

—    紐約時報 NY Times 2013年1月2日

 

編譯注:切爾諾貝利核事故或簡稱“切爾諾貝利事件” (Chernobyl disaster)

1986年4月26日, 蘇聯烏克蘭普里皮亞季市(Pripyat) 切爾諾貝利核電站發生的核子反應爐破裂事故。 事故被認為是歷史上最嚴重的核電事故,也是首例被國際核事件分級表評為第七級事件的特大事故。主因為反應爐設計缺陷與操作人員的訓練不足。

 

然而,布什爾(Bushehr)之所以可以成爲伊朗核問題最危險的地方,有另外一個原因:欠缺計劃和持續發生的技術問題,意味著布什爾可能成爲下一個切爾諾貝利,而這會在這個盛産石油的地區造成人道主義救災上的災難(humanitarian disaster) 和爆炸性的經濟危害。

耶利米告知,對古時以攔領土的攻擊將造成很多難民,或許甚至變成一個人道主義危機 (humanitarian crisis)。 流亡的難民將被擴散到全世界,就好像被極强大的風吹起。有幾項針對布什爾核設施進行的研究,總結出:此設施的一個災難可能引發一個比切爾諾貝利更加巨烈的災難。

耶利米書49:37:“耶和華說:我必使以攔人在仇敵和尋索其命的人面前驚惶;我也必使災禍,就是我的烈怒臨到他們,又必使刀劍追殺他們,直到將他們滅盡。”

 

伊朗宣稱:‘成千上萬枚導彈’將會有如下雨ㄧ般地落在以色列

—    世界網絡日報(World Net Daily)2013年8月28日

Screen Shot 2016-04-22 at 9.59.34 PM

沙特阿拉伯像伊朗一樣展示了彈道導彈

—    國家雜誌(National Journal)2014年4月30日

Screen Shot 2016-04-22 at 9.59.34 PM

伊朗指揮官宣稱:我們有針對美國的軍事攻擊目標

—    每日呼叫者(The Daily Caller)2014年2月1日

 

在這個預言中,除神之外,伊朗有其他的敵人。上面的新聞提要描述了少數幾個敵人。由于各種不同的原因,伊朗的每個敵人都在試圖阻止它成爲核武國家。而且,耶利米說到,伊朗使神産生了烈怒,這讓神在伊朗引發一個嚴重的災難 。或許這指的是一個核災難,一個向伊朗布什爾核子反應器發出的攻擊引起的災難。伊朗的核武攤牌解釋了當前伊朗政府如何觸動了神的烈怒。

耶利米書49:38-39“我要在以攔設立我的寶座,從那裡除滅君王和首領。這是耶和華說的。到末後,我還要使被擄的以攔人歸回。這是耶和華說的。”

打開福音的門:基督教在伊朗的增長‘爆發性的迅速 ‘

—    基督教新聞(Christian Post)2012年3月23日

Screen Shot 2016-04-22 at 9.59.34 PM

全世界最大的基督徒復興”在伊朗

—   世界網絡日報 (World Net Daily) 2012年7月25日

 

耶利米書的最後兩節經文,向耶利米書49:36中被趕散的人展現了大好消息。在基督第二次再來之前接受基督的伊朗人,將會從全球被流放之地歸回,進入他們在以攔的舊家園被恢復的命定。這個恢復過程應該在基督千禧年掌權期間的某個時候得到完全實現。而且,耶路撒冷(耶利米書3:17)和以攔(耶利米書49:38)是聖經經文中,被確認是將來地球上建立主寶座的, 僅有的兩個的地方。

目前,有幾百萬伊朗人已經成爲重生的基督徒。事實上,伊朗是世界上福音人口增長最快的國家。很多的伊朗人是透過看基督徒衛星電視和經歷神蹟奇事,異夢,異像與醫治,從而接受耶穌作爲他們救主的。有關大批人信基督的背景故事才是耶利米預言中的真正的主要故事。

總結

耶利米向我們預言了在伊朗的兩次將要來臨的决戰。一開始的四節經文看來與伊朗當前的核子發展情況吻合,但是最後兩節經文提到了當前正在伊朗發生的伊斯蘭教和基督教之間的屬靈爭戰。

在伊朗發生的核武對决,揭露了以攔的古老預言並非是一個虛構的驚險小說,它透過先知的角度和當今一些國家領導人的思想,將讀者帶入一個探索之旅。以攔的古老預言將揭露神已經預定好的事,先知看見過的事,以及你現在需要知道和做的事。

 

 

廣告

同性婚姻及同志收養議題

 

當同性婚姻這個議題在台灣社會造成嚴重對立的同時,孫立虹律師在立法院釐清三個嚴重被扭曲的的相關話題 – 性別中立化、基本人權、歧視

請點擊以上錄影收看相關內容

影片資料來源:立法院公聽會網路直播錄影
公聽會主題:用平等的心把每一個人擁入憲法的懷抱–同性婚姻及同志收養議題
時間:中華民國103年10月16日(星期四)9:00~17:30
地點:立法院紅樓302會議室(台北市中山南路一號)

以上公聽會錄影的逐字稿如下:
謝謝委員,正確地說出了我的事務所的名字,那是非常難記住的,常常有人把他跟提拉米蘇混在一起。
我姓孫,我叫孫立虹,大家好,我有我的立場跟看法,不過我不屬於任何一個聯盟。
在今天的資料當中我 只提出兩頁,不過還是被嫌說怎麼都在講法律的東西啊,那我是律師嘛不然要講甚麼呢?不過被嫌了所以我們來講講食品好了,在頂新的案子還有大統的案子爆發之 後,台灣百姓有一個覺醒:「我們要吃食物,我不要吃食品」,你不要給我那麼多的添加物,我要看的真正的東西長甚麼樣子。我覺得這是一個很有智慧的轉變,我 認為在今天這個議題上,我們也應該有同樣的精神。因為今天這個議題的討論我個人認為被加了許多的「添加物」進去,以至於我們看不到擺在我們面前的食物,他到底長的甚麼樣子。
第一個我想談談的,我個人認為的「添加物」是「性別中立化」這個詞,他跟今天的題目沒有甚麼直接的關聯性,可是這個「性別中立化」這個概念充斥著我們所有的文件。「性別中立化」的意思是,我們的性別不以「客觀生理」為準,要以「主觀心理」為準。在這裡我要提醒大家我們國家的「法律體系」是建置在「客觀」證據跟事實之上的。 小從每一天我們的交通號誌、紅綠燈、標線、標誌,都是眼睛看的到耳朵聽的到摸的到的東西。大從殺人罪,他除了要有殺人的行為之外,還要有殺人的故意。可是 因為我們不能夠把他有沒有故意這件事情,完全交給行為人自己來講,要不然每一個都會講我沒有故意。所以在實務上,就算連「主觀」的「故意」這個要件都要有 「客觀」的行為來推知。所以,我們的法律體系是一個建造在「客觀」事實證據上的法律體系。
在這個前提之下,突然有一個東西跑出來跟我們說:「我是特別的,不管客觀有甚麼東西,反正我說是這樣就是這樣,然後你不能挑戰我,你一定要配合,因為只有我自己知道」。好,那這個東西就是我們的「性別辨識」。 可是在這裡我有一個怎麼都想不通的問題就是,「性別」他到底有甚麼了不起的?他是我們人格構成因素的一部份,可是有很多東西也構成我們的「人格」阿,比如 說:我們色覺、我的音感、我對自我的認識、我自我的思想都是我的人格。可是為什麼我們沒有針對別的東西,來說要讓他「中立化」呢?這是不是也是一種歧視? 我舉個例好了,在我們中間有一群人,他天生看綠色是紅色,他每天上下班過馬路的時候,面臨的是怎麼樣的生命危險我都不敢想像。可是我沒有人說:「OK,我 為了他們的人權來『色覺中立化』。沒關係!就是算現在是紅燈,只要你看出去是綠色,就是綠的,然後我們大家都要配合你,並且要為你建置一個不同的交通規 則,讓你好好的在這個地上生活。」我們有沒有這樣做?沒有!同樣的對於「身分辨識」跟大多數人不同的人,我們也沒有這樣做。也許我很想要當委員,然後我怎 麼都選不上,可是我因為太想當了,我就覺得我是委員,有沒有人來為我講一個「身分中立化」的主張?沒有!那麼為什麼性別有?如果今天我們找不到一個理由把「性別」抬的這麼高,那我覺得最合理的方式是,請「性別」退回去你該有的位置,別的人格特質因素,受到甚麼樣的待遇你就必須受到甚麼樣的待遇,這樣才是合理的!
那第二個,我想談談在這個議題中的「添加物」呢,就是「人權」跟「歧視」的問題。
首先「人權」其實,『基本』人權這個東西,在法律上他並不是一個隨便的詞,他是一個「專有名詞」。不是一群人說:「這個東西是我的人權,就會變成你的人權。」不!因為當我主張某一個東西是我的權益的時候,意味著別人的部分權益要退後。因為權益相對的就是義務,我有權利,別人就有義務要來為我做一些事情,讓我行使我的權利。所以在講人權這個東西的時候,他必然要尋求一個「公眾的承認」,所以,所有當代的人權學者都說,人權這個東西一定要有「普世」被接受這個「條件」。我絕對不反對「同性婚姻」甚至是「同性性行為」有一天他可能變成一個「普世人權」,這個我絕對不反對這個可能性。有的,也應該要爭取的,但是現在他真的就還沒有被承認嘛!聯合國不承認!歐洲人權法院不承認!那有甚麼理由,我們可以把他當成一個討論的「前提」,來要求我們國家要立法或是修法呢?或者在未來的某一天,他取得了普世人權的位置了,那我們當然要支持他,可是現在就沒有啊!
那第二個談到「歧視」的問題,我覺得也是一個很奇怪的「添加物」。 我們大家都知道「平等原則」是「相同事物相同處理,不同事物不同處理」。「不管這些事情一不一樣,反正我就是要相同處理就對了啦!你就是歧視我!」我今天 發生了一件倒楣的事情,是我住桃園的先生,載我來,我是鄉下土包子,所以我不知道這裡有管制他進不來,不然我本來要他當模特兒的。我跟我先生我們有相同的地方,我跟他都是人,我們有同樣生存的價值,可是我跟他從聲音、從皮膚、從皮下組織,到骨架到器官,到力氣到人格特質都不一樣阿!可是現在這個「事實」,好像沒有人敢講了!在許多的「添加物」、許多的「口號」、「自主決定權」啦、「人權」啦、「歧視」之下,這種不用讀到碩博士都知道的事情,沒有人敢講了!我跟我先生就是不一樣咩!我跟他結婚,怎麼可能我跟另一個女生結婚,或者他跟另外一個男生結婚一樣呢?為什麼大家都覺得好現在性別、只有「兩性」的人好像都沒水準?你都沒唸書、跟不上潮流羞羞臉、LOW掉了,真的是這樣嗎?跟大家報告,在好幾年以前,生物學醫學上就已經有了「絕對」能夠判別性別的檢測基礎。這個叫做「SRY基因」。即便在真正的陰陽人、真正的他生理上跟一般兩性不同的人,都可以靠著這個基因的檢測來判定他的性別,而他們判定的結果「沒有」第三種,只有兩種,不是男就是女。其他的我無意冒犯,可是生物學家說他基因突變,那既然男生、女生不一樣,「男生女生結婚」跟「男男女女結婚」不一樣,我們當然就應該做不同的處理阿,這個怎麼叫歧視呢?所以真的很希望,真的大家不要再罵有我這種主張的人是歧視、是不顧人權了!喔不,那些是錯誤的「添加物」!
好,那除掉這些添加物之後,我們來看一下真相。真相是:「人只有男女兩性,異性婚跟同性婚不一樣,男生跟女生不一樣。」那這個真相我們看到之後,要做甚麼?我們要給我們的百姓看到,因為他們有選擇的權利!婚姻絕對不是一個私人的事務,他跟我們每一個人都息息相關。而且,甚至比統獨的問題都還要重要!亞里斯多德說:「當我們評論一個社會制度的時候,我們就是在評論我們的社會,『獎勵』哪一種美德?」「同性性行為是」不是美德?「同性婚姻」是不是美德?我認為每一個在異性結合之下出生的人,每一個在家庭中長大的人,都有權利對這個問題表達意見。所以,文化傳統形成的婚姻制度,可不可以改?可以!他改變的基礎就是「民意」。像美國這樣子阿,兩次公投,然後幾百個人的意見,竟然可以被坐在辦公室裡幾個法官否決,我覺得這個是錯的!我們國家是一個民主立憲國家,那個意思是即便是憲法的價值體系,都要透過「人民的意見」來架構。所以我認為今天這個題目,答案在「公投」!這個才是合理的!
那至於「同志收養」我個人的意見是:目前資料嚴重不足,希望能夠謀定而後動,才是真正為百姓謀福利的作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