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以猶太根源解讀四福音書》特會 // 八月三日~四日

特會詳請/ 網路報名 Online Registration:Register.K4J.us

**免報名費** 牧者/傳道/事工領袖/神學生
請來電 (626) 581-8460 取得免費代碼!

**Free Admission**
Reverend/Pastor/Ministry Leader/Seminary Student
Please call (626) 581-8460 for free admission coupon!


特會內容簡介:
這是一場不可錯過的北美聖經研習特會!邀請到的重量級講員邁克儒德(Michael Rood),他將以四福音書按照時間順序,排列出主耶穌服事時期所行的每件事。您將驚訝的發現耶穌所行的每一件事,皆與猶太節期息息相關,乃是天父透過愛子耶穌來應驗祂所制定的節期。神的話如此奇妙!八月三號及四號就讓邁克帶你穿越時空,一起回到耶穌時代吧!

About the conference:
The Chronological Gospels Bible by Michael Rood reorganizes Matthew, Mark, Luke, John, The Acts, and The Revelation in chronological order. Michael Rood will take you through Messiah’s ministry. As you follow along, you will be amazed by the connection of every event with the feasts of the Lord. From Aug. 3rd to Aug. 4th, join Michael Rood for a journey back to the time of Jesus.

講員簡介:
邁克儒德(Michael Rood)是A Rood Awakening 事工的創辦人。其身份包括作家、歷史學家及聖經編年史學者。他所出版的書籍及教導,幫助了無數的基督徒得著啟示及亮光!這位國際級的聖經教師,將以猶太根源還原耶穌教導的現場,重新點燃你對聖經的熱情!

Speaker:
Michael Rood is an author, historian, teacher, broadcaster, and lifelong student of the Bible – the most unique “Biblical Chronologist”. His dig site is the Bible, and his tools are research skills gained from decades of Biblical study and the unique experience of living in Israel, surrounded by authentic – yet – dismissed historic sites that hold archaeological proof of the Bible’s most fantastic stories. Rood’s live teachings and video presentations showcase some of the most intriguing discoveries about the Bible in modern history, all with one purpose in mind: to reveal the TRUE Gospel of the Kingdom.

日期:8/3 7PM – 10PM
            8/4 9AM – 10PM
*提供現場中文翻譯,無網路直播
地點:真道靈糧堂 (Bread of Life Christian Church)

12765 Oaks Ave, Chino CA 91710
Bread of Life Christian Church 

 

廣告

川普總統做了哪些事?(6)

  川普對LGBTIQ社群的態度不同於歐巴馬

專題文章作者: 星心 (末世先鋒同工)

川普於2016年12月8日在愛荷華州競選造勢大會上發表演說。

拍攝者:Max Goldberg 
照片取自: This image was originally posted to Flickr by Max Goldberg at https://flickr.com/photos/48542161@N04/31405021111

對LGBTIQ社群的態度 ~ 歐巴馬 vs. 川普

LGBTIQ 是女同性戀者(Lesbians)、男同性戀者(Gays)、雙性戀者(Bisexuals)、跨性別者 (Transgender/Transsexual)與雙性者 (Intersexed)的英文首字母縮略字。[1]

 “Q”這個英文縮寫 意味著:'questioning' - "存疑"。也就是一個人不確定他或她的性取向。

或是意味著 “queer “ - 最原始的意義為"奇怪的,古怪的,性別不清的人"。 幾十年來“queer"這個術語帶有貶義。

但近年來,特別是年輕人,已經重新定義了“queer"這個術語。

“queer"這個術語現在被視為是個榮譽,具有與眾不同,酷酷的含義。 

“queer"團體的人們引以為傲地,重新負與這個曾經用來攻擊他們的詞。 這個術語在初中,高中以及大學裡都很普遍,被認為是“酷兒”( 'queer')。 

https://www.usatoday.com/story/news/nation-now/2015/06/01/lgbtq-questioning-queer-meaning/26925563/

 

 

“對我個人來說,

公開表明我認為同性伴侶應該獲准結婚,

是件很重要的事…”

 

歐巴馬總統  

2012年5月9日

 

以上是歐巴馬在接受美國國家廣播公司(ABC News)的專訪中說的 。 此表態讓他成為首位公開支持同性婚姻的美國總統。[2]

 

在美國,同性戀婚姻、槍械合法化、墮胎、和死刑一直是十分敏感的話題,一般而言,政客們對這些問題一直十分謹慎,過去的歷任總統對此燙手山芋的話題都是報著蕭規曹隨的態度。

以下是歐巴馬總統接受美國國家廣播公司(ABC News)採訪時,公開表態支持同性婚姻的錄影。

而歐巴馬總統的這項公開支持同性戀社群的“創舉“,讓他登上2012年5月21日美國《新聞周刊》(Newsweek)雜誌的封面。[3]  

而封面標題是:歐巴馬是“第一位同性戀社群的總統” (“THE FIRST GAY PRESIDENT")

 

圖片來源:美國“新聞周刊” (Newsweek)雜誌
http://www.newsweek.com/andrew-sullivan-barack-obamas-gay-marriage-evolution-65067

 

這個封面的照片給歐巴馬總統戴上一個彩虹光環。總編輯蒂娜布朗在推特上寫道:“歐巴馬配得這個籠罩光環的彩虹上每一份的榮耀。”[4]

 

為爭取LGBTIQ社群的權利

歐巴馬總統有計劃的行動

 

這一期“新聞周刊”(Newsweek)雜誌封面故事的撰稿人安德魯·沙利文 (Andrew Sullivan)在評論歐巴馬總統支持同性婚姻的行動的專文中說。

“當你退後一步評估歐巴馬關於同性戀權利的態度時,你會發現,事實上,這不是歐巴馬反常的政治行動,這是他施政三年以來不可避免的結果。”

無獨有偶的是著名的 《紐約客》雜誌 (The New Yorker)在《新聞周刊》雜誌(Newsweek)出刊的同一天 (2012年5月21日)將雜誌封面故事命名為:歐巴馬的同性婚姻公告。

由此可見,歐巴馬在接受美國國家廣播公司(ABC News)專訪中對同性戀社群的公開表態,在美國政壇是一件驚天動地的一件事。

紐約客》雜誌 (The New Yorker)2012年5月21日的雜誌封面,白宮柱子用象徵同性團體的彩虹繪成彩虹柱。

圖片來源:
https://www.newyorker.com/culture/culture-desk/cover-story-obamas-gay-marriage-announcement

 

早在歐巴馬當選總統之前,他曾於2007年3月15日表示 :“我不同意……同性戀是不道德的。”[5]

也就是說歐巴馬總統進一步公開支持同性戀者擁有在結婚方面的公民權之前,他已經花了一段時間思考如何為此行動佈局。最後他還是決定走出這一步政治上的險棋,針對敏感的同性婚姻議題,表明他公開支持的態度。[6]

過去幾年,歐巴馬花了非常多口舌,強調自己對同志婚姻的立場正在“逐步形成”;現在他終於站出來,說出了每個人都知道他最後一定會說的“實話”:他認為同志應該有權與自己選擇的伴侶結婚。[7]

接著,歐巴馬在2013年1月21日第二任期當選的就職演說中,還提到同性婚姻的公民權。“這是美國總統首次在演講中提到同性戀權利或同性戀這個詞。

接下來的2015年6月26日,美國聯邦最高法院的9名大法官以5比4的表決結果裁定同性婚姻合法。這一歷史性的裁決結果意味著同性婚姻在全美50個州全部合法。消息一出,美國的LGBTI (女同性戀者,男同性戀者,雙性戀者和跨性別者,和雙性者,統稱的英文縮寫)社群為之相擁歡慶。

當晚,平常潔白莊嚴的白宮被象徵同性戀的彩虹色燈光照射成“彩虹宮“。白宮推特 Twitter 和臉書官網頭像全變成彩虹標誌。

 


白宮推特 Twitter 圖案變成彩虹宮
圖片來源:https://www.freep.com/story/news/nation/2015/06/26/white-house-twitter-rainbow-gay-marriage/29332201/

川普不同的作法

 

前美國國務卿蒂勒森在沙特阿拉伯利雅得峰會期間,與海灣合作委員會領導人會晤時,向川普總統傳遞了一項會議記錄(2017 年5月21日)。

Reuters (路透社)
圖片取自:http://www.newsweek.com/donald-trump-rex-tillerson-gay-pride-month-russia-chechnya-lgbt-awareness-622638

 

川普總統上任後情況有所改變,他並未慶祝6月的同志驕傲月活動。

根據LGBTIQ同志媒體GayStarNews報導,柯林頓是第一位將6月用來紀念同志運動的美國總統,但這一傳統在他之後的小布希前總統主政下並未延續。

白宮在歐巴馬政府時期再次承認這個月。不僅每年6月會在白宮網站上發佈相關訊習,也會接待LGBTIQ團體進入白宮慶祝。

2017年是川普在歐巴馬之後成為白宮主人的第一年,到了6月的時候,白宮網站完全無視於這項「傳統」, 對此無聲無息。

時隔一年,2018年6月川普總統的白宮網站再度“完全無聲”。

因此我們可以說,白宮至少到目前為止, 只要共和黨的總統上台,到了6月就會將這項民主黨總統所建立的“白宮傳統“視為無物。

川普總統選擇忽視同志月,這與前總統克林頓和歐巴馬公開支持LGBTIQ團體的作法截然不同。[8]

為何6月被用來紀念同志平權運動?

1969年6月28日凌晨,4個便衣警察和兩個身穿制服的警察,進入鄰近紐約市一家名為“石牆” (Stonewall Inn )的同性戀酒吧,像往常一樣進行搜捕行動,聲稱要調查酒精飲料許可文件,並驅離顧客,人們忍無可忍,開始向警方投擲硬幣,並取笑警察向酒吧經營者敲詐金錢的“潛規則”。

“石牆” (Stonewall Inn )同性戀酒吧1969年當時的外觀。
照片取自:https://en.wikipedia.org/wiki/Stonewall_Inn


被激怒的警察很快與在場的同性戀者發生衝突。他們開始用警棍毆打拒絕逮捕的人。一些人被送入醫院,一個十來歲的少年被警方打斷了兩根手指。人群開始向警察投擲石塊和瓶子。不久,衝突被前來增援的警察平息。但事情並沒有結束。人群在次日晚上再次聚集起來,同性戀者向人們派發傳單,上書“讓黑手黨和警察滾出同性戀酒吧 ”,積累了幾十年的矛盾終於爆發,遊行持續了5天。
此後,同性戀者不再隱藏他們的聲音,他們開始大規模地組織起來,要求合法地位,社會認同和平等。在接下來的一年中,同性戀解放陣線成立,相似的組織在全球包括加拿大,法國,英國,德國,比利時,荷蘭,澳大利亞和新西蘭相繼建立。隨後,同性戀運動在一些地區取得了成效。很多企業和地方政府都在他們的相關規定中,增加禁止歧視性取向的條文。而在一些地區,對同性戀的暴力被視為是仇恨罪行,將受到嚴厲的懲罰。[9]

石牆事件和後繼的示威抗爭行動是現代LGBTI平等運動的分水嶺,它所發生的6月,也被全球同性戀者視為同性戀慶典月,稱為“驕傲月”。6月的最後一個星期天,全球不少城市的同性戀者都會舉行“驕傲遊行”,像過節一樣宣示自己的性取向。

石牆酒吧坐落於紐約市的克里斯多弗街43號。[10]

2012 石牆 (Stonewall Inn )的同性戀酒吧的外觀; 右邊的建築是1969年同性戀酒吧的一部分。
照片取自:https://en.wikipedia.org/wiki/Stonewall_Inn




這是石牆 (Stonewall Inn )同性戀酒吧門內牆上的一個牌子,其上標示著“這是被警方搜查的場所”。 1969年6月的一次警察搜查導致了石牆暴動。 這張照片拍攝於2016年的“驕傲週末”(“pride weekend”),也就是歐巴馬總統宣布<石牆國家紀念館> (Stonewall National Monument)開幕後的第二天。
照片取自:https://en.wikipedia.org/wiki/Stonewall_Inn


 
<石牆國家紀念館> (Stonewall National Monument)
照片取自:https://www.nps.gov/ston/index.htm



慶祝<石牆國家紀念館> (Stonewall National Monument)開幕
照片取自:https://www.nps.gov/ston/index.htm

 

僅管白宮網站對同志月無聲無息,川普並沒有禁止其他公部門的行動。2017年6月美國前國務卿提勒森在國務院的網站上發表認可6月為同志月的公告,但是將公告的重點放在強調人權和基本自由對所有人的重要性。[11]

身職白宮顧問的川普長女伊凡卡(Ivanka Trump)在個人推特上也張貼同志相關的訊息。[12]

 

川普長女伊凡卡(Ivanka Trump)在推特上所刊登的訊息:“在五旬節後,又回推特, 在此祝大家有個快樂的2017年同志驕傲月。在這個月我們慶祝並尊榮LGBTQ社群。 2017年6月1日
注:LGBTQ 的 Q 意味著:個人不確定他或她的性取向。是"questioning " 或"queer"的縮寫。
https://www.cnn.com/2017/06/30/politics/trump-pride-month/index.html

 

伊凡卡(Ivanka Trump)於2017年6月1日在推特上所刊登的訊息:我很自豪地支持我的LGBTQ朋友們,和為我們的社會和經濟做出巨大貢獻的LGBTQ美國人。

注:LGBTQ 的 Q 意味著:個人不確定他或她的性取向。是"questioning " 或"queer"的縮寫。

照片取自:http://www.newsweek.com/donald-trump-rex-tillerson-gay-pride-month-russia-chechnya-lgbt-awareness-622638

 

到了2018年6月,新上任的國務卿龐貝在國務院的網站上發文慶祝同志月。以下是截自國務卿龐貝國務院的公告文:美國與世界各地的人們一起慶祝女同性戀、男同性戀、雙性戀、跨性別者 與雙性者(LGBTI)驕傲月,並重申致力於保護和捍衛包括LGBTI在內所有人的人權。

國務院網站上所發表的同志月的公告如下[13]
為了表彰同志驕傲月,國務院重申聲援世界各地的人權維護者和民間社會組織,以維護LGBTI人的尊嚴和基本自由。

我們也認識到,同志仍然面臨著暴力和歧視的威脅。 針對任何弱勢群體施行的暴力和歧視,破壞了我們的共同安全以及美國的價值觀。 當所有人在平等和有尊嚴的基礎上得到保護時,全球的穩定就會增強。 我們將在全世界繼續與志同道合的政府,企業和民間社會組織支持同志的人權。

美國仍然致力於為所有人提供人權和基本自由。 所有人的尊嚴和平等是我們的立憲原則之一,美國外交的繼續推動是根據這些原則。

 

川普其它重要限縮LGBTI社群的行動

川普總統2017年10月13日在華盛頓特區 <價值取向選民峰會>(Values Voter Summit)面對社會保守主義者和民選官員發表演說,川普成為了美國歷史上首位執政期間在這種場合發表演講的總統。
峰會上他強調了他的政府對家庭和宗教自由的承諾,“時代已改變…… ”

川普總統在<家庭研究委員會> 所主辦的<價值取向選民峰會>(Values Voter Summit)上發表演說。(2017年10月13日)

照片取自:https://usaherald.com/president-trump-speaks-values-voter-summit/

川普總統目前為止共三次在<家庭研究委員會> (Family Research Council )主辦的活動中發表講話,2016年身為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的他,亦在其活動中發表了演說。

<家庭研究委員會>(Family Research Council ) 是詹姆斯 多布森 (James Dobson )1983 年所創立的機構。他是美國福音派基督教作家,心理學家,他所創立最著名的組織是1977年創立的愛家協會Focus on the Family(FOTF)。

<家庭研究委員會>反對為同性戀者追求平等婚姻權利的一切行為。該研究會由傳統的基督教組織成員組成,他們反對同性婚姻,同性戀者收養,墮胎,胚胎期細胞研究,色情與離婚。

<家庭研究委員會>主席帕金斯(Tony Perkins)對總統川普出席會議的舉動表示讚賞。

他說:「川普總統是價值取向選民(Values Voter)已經等待了八年的領導人,川普始終把保衛美國的使命放在首位,他保護那些讓美國成為一個偉大國家的價值觀。」

<家庭研究委員會>表示:「同性戀行為對行為者本身和整個社會的民眾都是有害的,永遠不可能被全人類肯定,是一種違反自然的行為,有這種行為的人多半是因為身心健康被負面因素所影響。」

<家庭研究委員會>反對擴大將性取向和性別認同視為立法基礎的民權法案,除此之外,委員會還主張啟動聯邦良心條款,允許醫務人員拒絕為同性戀患者提供某些治療,例如墮胎,輸血或避孕等等。

早在2010年2月,<家庭研究委員會>政策研究高級研究員斯普裡格(Peter Sprigg)表示,同性戀行為是非法的,應該對同性戀行為執行刑事制裁。

美國總統川普對此深表認同,這與美國前總統歐巴馬形成了鮮明對比。前總統歐巴馬接任總統後要求美國行政機構不得再為《保衛婚姻法案》(Defense of Marriage Act,DOMA)辯護,此後歐巴馬就成為了美國同志的捍衛者。

當時的第一夫人蜜雪兒(Michelle Obama)引薦了一位舊識給歐巴馬,這位舊識與蜜雪兒曾於20世紀90年代同在芝加哥市長戴雷(Richard Delay)辦公室任職,他就是湯普森(Kevin Thompson)。

而湯普森本身就是名同志,他與歐巴馬一樣,有個非裔父親與白人母親,在接受了蜜雪兒的邀請後,負責協助歐巴馬拓展芝加哥女同性戀(Lesbian)、男同性戀(Gay)、雙性戀(Bisexual)和跨性別者(Transgender)(並稱LGBT族群)參選時的票源。

當時就有反對者表示,歐巴馬不顧美國的前途,帶頭違反身為人的傳統,會把美國帶入地獄。

而現在的川普總統就剛好與歐巴馬相反。 2017年夏天, 川普宣布反對變性人服兵役,隨後他便簽署了行政命令,恢復了美國軍隊禁止變性人事從軍的禁令。 此外川普團隊的美國司法部於2017年10月對外宣布,美國的反歧視法不會為跨性別工人提供保障機制。

https://www.secretchina.com/news/b5/2017/10/15/838316.html

2017年10月4日 – 川普行政團隊當中的司法部發布備忘錄,扭轉歐巴馬時代有關同志的政策。

司法部長傑夫·塞申斯Jeff Sessions在給聯邦檢察官的備忘錄中表示,變性戀者(Transgender/Transsexual)不再受聯邦民權法當中禁止工作場所歧視規定的保護。

司法部長傑夫寫道,這是“法律而不是政策”的問題,即1964年的“民權法案”(1964 Civil Rights Act)沒有擴展到性別認定。 該法案禁止基於種族,膚色,宗教,性別或國籍的歧視行為。[14] 而歐巴馬政府裁定1964年的民權法案下的“性別”一詞可延申解釋為性別認定。

司法部長傑夫·塞申斯在司法部的備忘錄中強調,“性別”一詞指的是“根據生理性徵所認定男性或女性”。 他表示“美國司法從業人員在工作場所涉及歧視的聯邦民權案件中,應該保持中立的態度。…司法部必須並將繼續確保所有人,包括變性戀者的尊嚴。”[15] [16] [17]

 

[1] https://zh.wikipedia.org/wiki/LGBT

[2] https://www.reuters.com/article/us-usa-campaign-obama-gaymarriage/same-sex-couples-should-be-able-to-marry-obama-idUSBRE84818Y20120510

[3] http://www.nydailynews.com/news/politics/obama-named-gay-president-newsweek-magazine-cover-article-1.1077462

[4] Ibid.

[5] http://www.washingtonpost.com/wp-dyn/content/article/2007/03/15/AR2007031501113_pf.html

Obama stated on March 15, 2007, that “I do not agree…that homosexuality is immoral."

[6] Ibid.

[7] https://www.cw.com.tw/article/article.action?id=5032773

[8] https://www.gaystarnews.com/article/us-president-donald-trump-ignores-lgbt-pride-month/

[9] https://baike.baidu.com/item/%E5%90%8C%E5%BF%97%E9%AA%84%E5%82%B2%E5%A4%A7%E6%B8%B8%E8%A1%8C#reference-%5B1%5D-8775313-wrap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90%8C%E6%80%A7%E6%88%80%E9%A9%95%E5%82%B2

 

[10] 石牆酒吧: Stonewall Inn, a gay bar at 43 Christopher Street, New York City

 

[11] http://www.newsweek.com/donald-trump-rex-tillerson-gay-pride-month-russia-chechnya-lgbt-awareness-622638

 

[12] http://www.newsweek.com/donald-trump-rex-tillerson-gay-pride-month-russia-chechnya-lgbt-awareness-622638

 

[13] https://www.state.gov/secretary/remarks/2017/06/271626.htm

 

[14] https://www.nytimes.com/2017/10/05/us/politics/transgender-civil-rights-act-justice-department-sessions.html

[15] https://www.voanews.com/a/sessions-says-workplace-discrimination-laws-do-not-protect-transgenders/4058493.html

 

[16] http://www.foxnews.com/politics/2017/10/05/justice-department-scraps-transgender-workplace-protections.html

 

[17] https://www.washingtontimes.com/news/2017/oct/5/jeff-sessions-rolls-back-obama-era-work-protection/

 

川普總統做了哪些事?(5)

同性戀和跨性別等政策的改變

專題文章作者: 星心 (末世先鋒同工)


空軍一號專機上的川普總統今年2月份在棕櫚灘國際機場。
President Donald Trump at Palm Beach International Airport in February.
圖片來源 (photo credits): (Allen Eyestone / The Palm Beach Post) http://postonpolitics.blog.palmbeachpost.com/2017/05/18/witch-hunt-trump-offers-his-historical-take-via-twitter-coast-guard-speech/

 

2017年2月22日,川普總統撤消了前總統歐巴馬 司法部和教育部2016年5月13日所發出的指示。當時歐巴馬政府要求貫徹《1972年教育法修正案》第九條 (Title IX of the Education Amendment of 1972)的規定,其理由是禁止接受聯邦經費補助的教育機構存在性別歧視。 跨性別的學生 (transgender students) 也被包括在該法案的保障範圍內,為的是要保障他們可以使用自己想用的洗手間和更衣室。歐巴馬的這個政策熱烈引發了全美國的跨性別廁所大戰。

當時美國的跨性別廁所大戰的來龍去脈

                                                                                                                                                   [1]

美國的跨性別公廁
圖片來源 (photo credits):https://www.youtube.com/watch?v=8f9BqLCF38A

2016年3月,北卡羅來納州的共和黨州長簽署一項“廁所法”要求跨性別者按照出生時的性別,而非根據自己心裡認定的性別來使用廁所。北卡羅來納州的這項法案一出,歧視和侮辱“跨性别者”的指控就没有停過。[2]

2016年3月,簽署一項“廁所法"的北卡羅來納州州長 帕特·麥克克羅里 (Pat McCrory)

圖片來源 (photo credits):Hal Goodtree from Cary, North Carolina, USA  https://en.wikipedia.org/wiki/Pat_McCrory#/media/File:Pat_McCrory_July_2012.jpg

隨後在2016年5月,歐巴馬政府的聯邦司法部對北卡羅來納州提起訴訟,指控其廁所法違反聯邦政府的反歧視法。

但北卡提起反訴訟,認為該州法案對於在公共廁所保護隱私,並防範男性利用女廁窺視和襲擊婦女很有必要。

在同一個月的13日,歐巴馬總統授意教育部助理部長 拉夢(Catherine Lhamon)與司法部副助理檢察總長 古普達(Vanita Gupta)向所有公立學校發出“廁所令” , 准許跨性别者按照自己認同的心理性别來使用公共廁所。[3]


當時的跨性別廁所大戰的教育部助理部長 拉夢(Catherine Lhamon)。

圖片來源 (photo credits):https://www.flickr.com/photos/us-mission/14721746689

https://www.flickr.com/photos/us-mission/
當時的司法部副助理檢察總長 古普達(Vanita Gupta)。  此照片是古普達 在2016年的入籍儀式上發表演講。

圖片來源 (photo credits):Lonnie Tague for the Department of Justice - https://www.justice.gov/archives/opa/gallery/naturalization-ceremony-held-department-justice

 

這個聯合署名發至全美各級學區的“廁所令”就是:「當學校只有提供強制性別隔離的活動與場所的情況下,必須允許跨性別學生根據其主觀的性別認定,來使用學校的設施和參與活動」。

 

這封被稱為「指導信」(guidance letter)的“廁所令”除了要求校方寬容處理學生的性別認同外,同時引用1974年《家庭教育與隱私法》(Family Educational Rights and Privacy Act, FERPA),禁止校方公開跨性別學生的身分,並要求校方對這些學生進行不同的性別註記。此外,信中直指,若校方明顯違反《1972年教育法修正案》第九條的規定,將取消聯邦政府對學校的補助。

 

什麼是《1972年教育法修正案》第九條?

 教育法修正案第九條(Title IX of the Education Amendment of 1972)是於1972623日實施的美國法律,規定任何人都不應該因為性別的因素,被排除在由聯邦資助的教育和活動計劃之外,也不能被剝奪參與這個計劃和活動所提供的待遇,更不能因性別原因受到這個計劃和活動的歧視。

簡而言之,這個條款禁止接受聯邦經費的教育機構有任何性別歧視行為,它適用於由聯邦資助的教育機構的任何教育計劃,包括入學,招生,課程設置,職業教育,體育教育等各個方面。無論是幼兒園,還是大學,無論是公立學校,還是私立學校,只要接受了聯邦資助,就受這個條款的約束。如果某個教育機構被發現違反了教育修正案第9條,那麼它的聯邦教育補助經費就會被取消。[4]

 

換句話說,《1972年教育法修正案》第九條就是中央政府用金錢來狹制,並改變地方政府和人民對於性別認定既有的看法。

 

歐巴馬站上火線,親自辯解“如廁令”

2016年5月16日,歐巴馬總統本人首次就“如廁令”公開辯解説:聯邦政府為幫助學校處理這一問題已經提供了“我們的最佳判斷”,強調全社會都必須保護脆弱學生的尊嚴和安全。[5]





美國前總統歐巴馬。此照片於2012年12月6日在橢圓形辦公室所拍攝。

圖片來源 (photo credits):Official White House Photo by Pete Souza - P120612PS-0463 (direct link)

https://en.wikipedia.org/wiki/Barack_Obama#/media/File:President_Barack_Obama.jpg

 

不過歐巴馬的辯解顯然沒能奏效。同年5月25日,美國有11個州政府及官員提出聯邦訴訟控告歐巴馬政府的“廁所令”。[6]

川普上台後進行大改變

 

川普上任後,其政府對歐巴馬的“廁所令”進行180 度的大轉彎。川普指示聯邦司法部於2017年4月14日不再針對北卡羅來納州的“廁所法”,對北卡羅來納州提出的歧視訴訟。[7] 這個歧視訴訟是由歐巴馬政府時代聯邦司法部所提出的 。

2017年5月 川普政府的司法部門提出的一項動議,表示川普政府正在進行放棄執行歐巴馬醫保第1557部分當中有關“性別認定”(“gender identity.”)的措施。[8] [9]

根據司法部提出的這個動議,川普政府決定終止2016年開始的“性別認定”訴訟案,不再使用司法部的權限為歐巴馬醫保第1557部分當中有關“性別認定”(“gender identity.”)的條文辯護,2016年美國有五個州和宗教附屬的醫療保健提供機構對當時歐巴馬政府的衛生及公共服務部部長提起訴訟。[10]

川普政府的司法部門甚至要求衛生及公共服務部“重新審議在本訴訟案當中產生爭議的歐巴馬醫保第1557條文”。[11]

 

歐巴馬醫保第1557條文造成的重大爭議

 

20165月,歐巴馬政府擴大了醫保條文第1557條的規定,將歧視性別認定(gender identity) 的概念納入規定。目的是在明健保案例當中的一些保險人,雖然與生俱來的身體性徵與自我性別認定有所差異,但是這些人想要變性的期望有其正當性。因此,歐巴馬醫保第1557的條文規定聯邦政府未來將會支持患者對於那些不接受患者自我性別主張的醫生提出訴訟。[12]。也就歐巴馬醫保第1557條變相幫助性別認定”有所爭議的人,可以透過法律訴訟獲得跨性別的權利

 

歐巴馬醫保第1557條文放寬性別認定的規定,果不出所料地引發來自醫療服務提供者和民間團體們的多起法律訴訟,這些團體認為儘管男女兩性,在性別層面有互補性,而且雙方在法律上是平等的,但是在生理學和從社交方面來看,男女兩性是不同的。[13]

美國內科醫師協會執行主任 珍.歐莉恩博士說:  歐巴馬政府的法令要求下 我們被迫把過去曾經被界定是精神病學領域所討論的東西,放在其它領域來討論……但是一個男生發自內心地認為自己是一個女生的想法是一種錯覺,因為這想法本身是不確實的“當你堅持要人們說謊並活在謊言行動時…,就有可能造成無盡的困惑,並且會對患者造成安全上的危險…” [14]

“性別認同” (“gender identity”)真正的戰場

是在於法院的判決

 

倡導跨性別的團體正在推動將訴訟的戰火擴大到美國最高法院,至少有四位大法官表示他們有利於跨性別團體的判決是符合美國的憲法精神。

 

最高法院大法官的判決會更兩極化
(https://www.cnn.com/2018/03/27/politics/supreme-court-prepares-for-right-turn/index.html)

以往,各個法官對於各項議題的判決,不太可能以黨派為基礎進行預測。

但如今,一般來說,共和黨總統任命的五名最高法院大法官都是保守派的法官,民主黨總統候所提名的四名最高法院大法官則是以自由派的法官。

歐巴馬和川普政治氛圍當中的抗爭性,以及共和黨和民主黨在參議院確認大法官人選聽證會過程中彼此的對立指責,有可能導至一個更兩極化的最高法院

哈佛大學法學教授理查.法倫 (Richard Fallon)說:“最高法院新的大法官的理念不再是隱形未知的,大法官在議題的投票取向上不會有讓人出乎意料的結果。 也就是說總統選擇的大法官不是保守派,就是自由派。” 這將加速最高法院的分歧。

如果最高法院同意跨性別團體的主張,將“性別認同”(“gender identity”)納入反歧視法,就會引爆 “性別認同” 的訴訟大戰。[15] 其結果就是隨著時間的推移,這些訴訟將迫使美國的醫療保健提供者,以及美國的其他公司和民間組織必須認同他們顧客自我主張的“性別認同”。[16]

也就是當一位男性顧客說他本身具有女性的“性別身份”,並且堅持他必須被視為是女性時,或是女性顧客說她自己是男性,並且堅持要把她視為是男性顧客的時候,這些顧客的要求就必須被滿足,否則所有這些機構或是公司就會觸犯法律。

如果變成這樣,法院支持 “性別認同” 的判決就等於允許倡導跨性別的團體以法律訴訟來威脅一般的美國人,除非這些抱持傳統性別觀念的美國人自己也接受這樣的性別謊言,並願意跟他們的朋友和孩子傳遞這樣的謊言,不然他們就觸犯了反歧視法。[17]

任何不贊成“性別認同”這種意識形態革命的人都會可能被倡導跨性別的人起訴。

 

全國婚姻組織主席布萊恩布朗指出一個重要的趨勢,那就是倡導跨性別的人“正在傾全力建造一個新世界,讓那些不同意他們訴求的人受到公權力的懲罰,並且被政府邊緣化… 。[18]

 

“當人們在法律中放入一個重大謊言時,

其後果就是

所有政府的法律權限就會被用來執行

並實現這個謊言…

其嚴重性甚至會大到人們永遠無法想像的地步。”

 

布萊恩布朗 ,全美婚姻組織主席  [19]

[1] http://news.ifeng.com/a/20160527/48858712_0.shtml

[2] http://www.xinhuanet.com/world/2016-05/18/c_1118888134.htm

[3] http://www.xinhuanet.com/world/2016-05/18/c_1118888134.htm

[4]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6%95%99%E8%82%B2%E6%B3%95%E4%BF%AE%E6%AD%A3%E6%A1%88%E7%AC%AC%E4%B9%9D%E6%9D%A1

[5] https://www.nytimes.com/2016/05/17/us/politics/obama-defends-transgender-directive-for-school-bathrooms.html

[6]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news/post-nation/wp/2016/05/25/texas-governor-says-state-will-sue-obama-administration-over-bathroom-directive/?utm_term=.948220122e69

[7] https://www.washingtontimes.com/news/2017/apr/14/justice-dept-drops-north-carolina-bathroom-bill-su/

[8] https://thinkprogress.org/trump-rescinds-lgbtq-protections-obamacare-3f6315b0ca52/

[9] http://fenwayfocus.org/2017/05/trump-administration-signals-plans-to-reverse-section-1557-regulations-prohibiting-discrimination-on-the-basis-of-gender-identity-in-health-care/

[10] https://thinkprogress.org/trump-rescinds-lgbtq-protections-obamacare-3f6315b0ca52/

[11] https://thinkprogress.org/trump-rescinds-lgbtq-protections-obamacare-3f6315b0ca52/

[12] http://www.breitbart.com/big-government/2017/05/18/donald-trump-transgender-transsexual-lawsuits-obamacare/

[13] http://www.breitbart.com/big-government/2017/05/18/donald-trump-transgender-transsexual-lawsuits-obamacare/

That expanded legal commandment in Section 1557 predictably prompted multiple lawsuits from healthcare providers and civic groups who recognize who recognize that men and women are biologically and socially different, even as they are also complementary and legally equal.

[14] http://www.breitbart.com/big-government/2017/05/18/donald-trump-transgender-transsexual-lawsuits-obamacare/

“We are being forced to treat something — that used to be considered as a psychiatric condition — as something … [but] a boy who sincerely thinks he is a girl is having a delusion because it just is not true,” said Dr. Jane Orient, the executive director of the Association of American Physicians and Surgeons.

[15] 同上

[16] 同上

[17] 同上

[18] 同上

[19] 同上,“This is what happens when you start putting a big lie in the law — all the power of the law will be used to enforce the lie … reaching to where you would never have believed,”   Brian Brown,  president of the National Organization for Marriage,said.

川普總統做了哪些事?(4)

  推出尊重胎兒生命權的政策,

以行政手段改變造成墮胎爭議的

「歐巴馬醫改」

 

川普在選前對歐巴馬總統的政策不僅多所批評,

甚至說他是歷來最差勁的總統之一。

美國諸多總統候選人,在選舉中都拿不同黨派的當政者說事,充滿敵意。

但當家後,卻不得不改弦易轍。

川普選前信誓旦旦要將多年來狹持政經既得利益的建制派瓦解。

川普雖是商人出身,政治素人,作風與一般政治人有異,

但他真的就能跳出此一窠臼嗎?

目前姑且不論川普最終真的能實現競選承諾:從根本上徹底地改變華盛頓的政治態,

也就是他自己所說的:Drain the swamp

他也的確在當選後,在國防,外交策略,經濟發展,移民政策上已做了許多轉變。

本專文將繼續對他在宗教自由,墮胎爭議,

同性戀/跨性別議題

和成立新的政府機關,

以及新的人事佈局等具爭議的方面進行分析。



川普總統和第一夫人梅拉尼亞 川普,於2018年4月28日在白宮的南門廊陽台上,歡迎來到白宮慶祝復活節的客人。

圖片來源:https://www.whitehouse.gov/eastereggroll/

 

 

“我討厭墮胎這樣的觀念!”

唐納德  川普

2015年8月6日 [1]

 

墮胎在美國一直是一個激烈的政治議題,支持者表示女性墮胎的權利受美國憲法的保障;反對者則認為人類的生命始於受孕,墮胎扼殺了胎兒的生存權。墮胎合法化原先是因著「不得已」的情況,如因強暴而成孕、胎兒嚴重傷殘、或為拯救母親生命等緊急特殊情況;現在卻已成為主流媒體和高舉女權主義者所鼓吹的女性身體自主權。

2017年10月6日 川普政府的衛生及公共服務部限縮歐巴馬健保法當中有關墮胎的項目,這樣的作法是為了“充分保護”那些基於信仰和道德原因而反對墮胎的公司和團體。[2]

歐巴馬總統所推動的「歐巴馬醫改」(Obamacare),要求雇主所提供的健康保險,不得排除避孕項目。

表面是“避孕”,其實暗藏“墮胎”!

而這個要求在一開始就受到了多起的反彈。因為歐巴馬政府強迫要求雇主向員工提供避孕和絕育程序的多項服務其中包括打胎藥,例如: morning after pill,或是人工流產手術等墮胎服務,即使雇主因信仰和道德原因持反對的意見。

尊重胎兒生命權(pro life) 的宗教團體

強烈抗議「歐巴馬醫療保健法」(Obamacare)

歐巴馬總統的強制政策運用“反歧視”的口號,即任何人都不可因為雇主的價值觀而被剝奪其醫療保險中一般美國民眾都受保的項目,因此天主教的機構如學校、醫院和慈善機構,在替員工購買的醫療保險中,被迫必須包括墮胎手術和墮胎藥。

美國天主教主教聯盟(the United States Conference of Catholic Bishops)在2012年甚至發動從1960年代以來最大規模的「公民不服從」(Civil disobedience)運動[2]。除此之外,美國天主教會各教區,醫院和大學等46名原告,向法院提起12項法律訴訟,控告歐巴馬政府。

這些尊重胎兒生命權 (pro life) 的反墮胎團體之所以如此反彈是因為奧巴馬醫療保健法強制避孕和絕育的保險項目,也可以用於強製墮胎。

雖然面臨訴訟和民意反抗,歐巴馬總統卻表示,政府仍計劃繼續執行任務。他很有技巧地將爭論的焦點轉移到強調女性擁有對自己身體的自主權。

他說:“我們沒必要再為了剝奪女性的自主選擇權,或者為了關閉美國計劃生育聯合會Planned Parenthood)或除去醫療保險對女性避孕的補助進行另一場政治鬥爭… 我希望女性擁有控制自己身體健康的選擇權力,就像我希望我的女兒擁有和我的兒子一樣的經濟機會。過去那樣的時代已經結束了。我們不會重蹈覆撤。  ”

歐巴馬總統這招吸引女性選票的戰術在當時真的是尋求競選連任的高招。

他很聰明地為女性同胞在乎的議題發聲。

在美國女性平均收入比男性低的情況,歐巴馬總統把兩性經濟上的平權和女性爭取對自己身體的自主權劃上等號的招術,無疑地可以為他搧動女性支持的風潮。

畢竟,站在人性的角度來看,有哪個人不想為自身爭取更多的權利。

更何況將反墮胎人士貼上反女性自主權的標籤更會為他吸引到泛自由派女性的死忠支持。

其實早在2010年美國國會的期中選舉當中,民主黨就以反對“針對女性所發動的戰爭War on Women[3] 的口號贏得很多女性的支持。

但是整個問題的真正核心 “胎兒的生存權 " 卻巧妙地被轉移了!

可悲的是在人類的歷史中,會發聲為自身爭取權利的一群人,他們的問題才可能會被當權者“被迫地”正視,權利才會被分給他們。

也就是不光要會鬧,而且要鬧的驚天動地的才有糖吃。

這就是為什麼在過去帝王統治的時代,有武裝革命運動的產生。 18世紀的法国大革命,19 世紀末到20世紀初中国孫逸先所推動武裝革命運動,甚至後來毛澤東打倒腐敗國民黨的階級革命運動都不出這些框架,就是敢發聲,敢行動,敢向當權的牛鬼蛇神開火。

但沉默忍受,不發聲的一群人往往被忽視,甚至被歷史所遺忘。

諷刺的是,現在的民主社會強調人權,甚至為動物爭取權利,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早於1978年宣讀沒有法律約束力的《世界動物權宣言》,肯定動物有其生存權,亦有受尊重且免遭虐待的權利。但我們卻無視那些無法為自己發聲的胎兒,作為人所擁有基本生存的權利。

筆者在此並非鼓吹武裝革命,只是引用歷史上發生的例子,強調發聲行動的ㄧ群人,他們的聲音和訴求才可能會被聽到。

但是話說回來,川普之所以會在競選期間後來居上,打敗眾多在共和黨醬缸文化混這麼久的一票參選人,又扳倒看似不可能被擊敗的希拉蕊,原因就是因爲川普在當初“鬧”的很有技巧,很有智慧。他懂得如何引領整個媒體輿論的話語權。無怪乎,這樣驚天動地的鬧法能帶動所謂另類的公民運動“movement",最後贏得總統大選。

 

 

反對針對女性所發動的戰爭之遊行,密歇根州蘭辛市,2012年4月28日 。圖左的粉紅看版寫道“我的子宮是我自己的,無關別人的事 (Stay Out of My Uterus) ” 。 
圖右看版寫道“支持家庭價値,支持追求健康的權利,支持女性自主權,支持男女平權  (Pro- Family, Pro- Health, Pro- Choice, Pro- Equality) 。”

(Rally Against the War on Women, Lansing, MI, on April 28, 2012)

圖片來源:https://www.flickr.com/photos/peaceedcenter/7122471695

僅管吸引女性選票的策略成功了。

但是反對歐巴馬這個政策的聲浪卻從越演越烈。

基於保障胎兒的生存權的立場,美國天主教會的主教們呼籲天主教徒公開地抗拒歐巴馬政府的健保法。美國天主教主教會議認為此聯邦健保法對於良心權(right of conscience)[4]會造成威脅,所以在2012年6月21日至7月4日舉行「自由兩週」(the Fortnight for Freedom)的運動,為要喚起人民的意識,要求歐巴馬政府撤銷這項強制規定。

 2012年6月美國天主教主教聯盟發動1960 年代以來最大規模的「公民不服從」(Civil disobedience)運動,公開地抗拒歐巴馬政府的健保法。   
圖片來源:http://www.lifenews.com/2012/06/03/bishops-prepare-for-largest-civil-disobedience-since-the-60s/

 “不公不義的法律根本就不是法律。 ”

聖奧古斯丁

 

美國天主教主教聯盟在抵制歐巴馬健保法的單張中引用了民權領袖 馬丁.路德.金恩牧師的《從伯明罕市監獄發出的信》(Letter From Birmingham City Jail) [5] 

馬丁.路德.金恩牧師在此信中寫道:“我同意聖奧古斯丁的說法, “不公不義的法律根本就不是法律 ”……一個公義的法律就是符合道德法則,和上帝的法則的人為法條規範。與道德法則不一致的法律就是一個不公正的法律。 ”

天主教主教會議認為歐巴馬政府強制要求教會機構執行違反其信仰和道德原則的政策是不公不義的行為,因為它不僅違反了道德法則和上帝的法則, 更破壞了憲法增修條文第一條所保障的信仰自由[3]

在惡法林立,以及壟斷政經利益的集團視人民為草芥的亂象之下,馬丁.路德.金恩牧師的《從伯明罕市監獄發出的信》(Letter From Birmingham City Jail)[6] 非常值得身爲基督徒的我們深入品味。

這封在監獄中所寫的信讓大家看到這位上帝忠心僕人如何運用他的屬靈智慧辨析教會在遭受不正義法律或政策的壓迫時,應該採取什麼樣的態度面對,且如何呼籲教會不要對社會事務的冷漠,更讓我們看到他如何鼓舞他的同行者堅定信念勇往直前。

我們可以學習到一個延襲許久的黑白種族隔離政策竟然可以透過這位上帝忠心僕人所堅持的「公民不服從」(Civil disobedience)運動而被推翻。

這封信字裡行間的真理和智慧有如黑暗中的明光,讓人讀了靈裡振奮,心得安慰。

以下就是這封發自金恩牧師肺腑之言的信中,其中一段讓我感動的話。
”我們決不能忘記,當年希特勒在德國幹的每一勾當都是「合法的」,而匈牙利自由戰士在匈牙利做的每一件事皆是「非法的」。在希特勒治下的德國,幫助、安慰一個猶太人是「非法的」。但我相信,倘若當時我生活在德國,我準會幫助、安慰我的猶太弟兄們,儘管這是非法的。倘若我今天生活在一個共產主義國家,某些基督教信仰所珍視的原則遭踐踏,我相信我會公開提倡拒絕遵守這種反宗教的法律。 ”

金恩牧師的話在今日黑白不分,基督徒的良心價值被執政掌權者挑戰之際,格外引人深省。


延誤公義 就是否定公義 !”

馬丁.路德.金恩牧師

1963年4月16日

馬丁.路德.金恩(Martin Luther King, Jr., 1929-1968)生於美國亞特蘭大市,得神學士及哲學博士學位,祖父父親和他自己均為浸禮會牧師。他是美國民權運動中最重要的領袖人物,在對抗不公平的待遇中,他和印度的莫漢達斯甘地都以推動非暴力抗議的「公民不服從」(Civil disobedience)運動而成名。[7] 
    推動「公民不服從」(Civil disobedience)運動的馬丁.路德.金恩 博士 
圖片來源:https://www.biography.com/people/martin-luther-king-jr-9365086

金恩博士在阿拉巴馬州蒙哥馬利市的德克斯特大街浸禮會教堂任牧師時,他開始了一場對公共汽車的聯合抵制運動。當時美國仍然實施種族隔離的法例,例如巴士分開白人和黑人的座位,乘客須按種族入座;連餐館等公眾場合也有類似的種族隔離規定。金恩認為這些法例違反了人人平等的人權原則,於是領導民權運動,爭取立法,禁止種族隔離。

他領導這場鬥爭歷時一年,這使他成了全國知名人物。隨後他組織南方基督教領袖聯合會,成為迅速擴展的民權運動的領導人。

1963年,在伯明罕市的一次示威遊行中,有數百人被捕。金恩寧願進獄坐牢也不服從法院停止示威的命令。在單獨監禁的日子裏,金恩收到七位重要的教會領袖來信,信中要求他取消示威,改以談判來解決問題,並遵從法院的判決。

《從伯明罕市監獄發出的信》是金恩對他們的回覆,寫於1963年4月16日。

            金恩博士在伯明罕市的一次示威遊行中,被捕監禁。
圖片來源:https://www.theatlantic.com/magazine/archive/2018/02/letter-from-birmingham-jail/552461/


金恩博士對於終止種族隔離法令的努力從未停止,他同時也盡其所能讓人們瞭解「人生而平等」的真諦,因為他的卓越功績,1964年時榮獲諾貝爾和平獎 - 他同時也是獲此殊榮最年輕的得主。1968年當他指導田納西州孟菲斯的罷工活動時遇刺身亡。


 

 

問題不在於我們是否是極端主義分子,

而是在於我們會是什麼樣的極端主義分子。

是心懷仇恨?

或是心中懷有博愛的極端分子嗎?

 

馬丁.路德.金恩牧師

1963年4月16日

 

再把話題轉回到天主教主教聯盟(the United States Conference of Catholic Bishops)發動的「公民不服從」(Civil disobedience)運動。他們發布了一份名為《我們最重要最寶貴的就是自由》的文件,強調他們不會在反對「歐巴馬醫療保健法」當中的墮胎政策上面退縮。

這些主教們表示:

“政府制定不公義的法律是一件嚴肅且令人深省的事情。

不公義的法律是不能被人民遵守的。

在配合這樣不公義的法律的事情上,

我們不應該跟政府尋求和解,

尤其是這個不公義的法律本身就是模棱兩可不實的言辭和欺騙的行為。

既然今天當我們處於不公義的法律即將施行的前夕,

那麼美國的天主教徒們,

將與我們的同胞站在同一陣線,抱持著勇氣拒絕遵行。

沒有一個美國人不希望這樣這樣做。

更沒有天主教徒想這樣抗爭。

但是,如果我們遇到這樣的事,

我們一定會將抗拒的行動視為公民和信仰義務來履行。  ” [8]

  

川普實現競選承諾

推出尊重胎兒生命權的政策

川普在競選期間對墮胎表示強烈反對,也曾多次表示,“我是尊重生命的人,大家都知道。”

作為2016年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川普稱自己的政治主張是尊重胎兒生命權,但他強調他是“有例外的反墮胎”,例如在強姦或亂倫案件中懷孕的被害女性,有權力主張墮胎。

在80%的白人福音派投票支持川普之前的幾個月,他甚至在2016年價值觀選民峰會 (2016 Values Voter Summit)上拉票時告訴與會者:

在川普政府的施政下,

你們將首度看到,

我們基督教珍貴的價值觀將會用前所未有的行動來珍惜,

保護和捍衛,

相信我。

我相信我做得到。

你也相信我做得到。[9]

 

川普上台後於2017年10月6日實現競選承諾,撤銷「歐巴馬醫療保健法」強制雇主必須為數百萬受雇婦女免費提供的避孕措施的規定。 也就是説雇主可以因為個人價值觀或倫理考量的因素,不再被迫必須提供包括可能導致墮胎的節育程序和藥物給雇員。

 

 

 

[1] http://www.ontheissues.org/celeb/Donald_Trump_Abortion.htm

[2]  https://www.hhs.gov/about/news/2017/10/06/trump-administration-issues-rules-protecting-the-conscience-rights-of-all-americans.html

[3]  https://en.wikipedia.org/wiki/War_on_Women#cite_note-NW_Angry-17

[4] http://thecatholicbeat.sacredheartradio.com/national-bulletin-insert-on-civil-disobedience/

[5] http://www.lifenews.com/2012/06/03/bishops-prepare-for-largest-civil-disobedience-since-the-60s/

[6]  https://www.americancorner.org.tw/zh/the-american-reader-words-that-moved-a-nation/p756.htm

[7] https://www.americancorner.org.tw/zh/civil-actions.html

[8]http://www.lifenews.com/2012/06/03/bishops-prepare-for-largest-civil-disobedience-since-the-60s/

[9]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news/the-fix/wp/2017/10/15/trump-says-hes-fulfilled-his-promises-to-christians-but-he-really-means-white-evangelicals/?noredirect=on&utm_term=.82e8950aaa2b

川普總統做了哪些事?(3)

提名尼爾·戈薩奇(Neil Gorsuch)擔任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

川普總統於2017年12月12日,在白宮將2018財政年度國防授權法簽署為法律。
https://www.defense.gov/News/Article/Article/1394990/trump-signs-fiscal-year-2018-defense-authorization/

川普在選前對歐巴馬總統的政策不僅多所批評,

甚至說他是歷來最差勁的總統之一。

美國諸多總統候選人,在選舉中都拿當政者說事,充滿敵意。

但當家後,卻不得不改弦易轍。

川普選前信誓旦旦要將多年來狹持政經既得利益的建制派瓦解。

川普雖是商人出身,政治素人,作風與一般政治人有異,

但他真的就能跳出此一窠臼嗎?

川普總統在國防,外交策略,經濟發展,移民政策上已做了許多轉變。

但本專文將繼續對他在宗教自由,墮胎爭議,

同性戀/跨性別議題

和成立新的政府機關,

以及新的人事佈局等具爭議的方面進行分析。

普總統(圖左)宣布科羅拉多州的尼爾·戈薩奇 (Neil Gorsuch) 法官(圖中)為最高法院的首要人選。
Wj6https://pt.m.wikipedia.org/wiki/Ficheiro:Donald_Trump_with_Neil_Gorsuch_01-31-17.jpg
*本專題文章延續前段文章的內容。 專題文章作者: 星心 (末世先鋒同工)

當美國因為最高法院大法官安東寧·斯卡利亞(Antonin Scalia)逝世,而失去了一位偉大的憲法捍衛者時,川普承諾將會任命一位與斯卡利亞有相同司法見解的大法官來替補他遺留下來的職缺。川普提名尼爾·戈薩奇(Neil Gorsuch)就是實現這一競選承諾。戈薩奇在對刑法(包括死刑)、州際商業和宗教自由的觀點與斯卡利亞的觀點十分相似。[1]

 


      大法官安東寧·斯卡利亞(Antonin Scalia)逝世,為何美國會如此震動?


大法官安東寧·斯卡利亞(Antonin Scalia)
圖片來源:https://en.wikipedia.org/wiki/Antonin_Scalia


斯卡利亞是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中第一位意大利裔美國人。斯卡利亞篤信天主教,支持擁槍,反對墮胎,同性戀及平權法案,但是在相關判例中積極支持聯邦及各州對宗教背景學校的優待政策。被普遍認為是最高法院大法官中立場偏向保守派的領導者,素有保守主義法律運動的“旗手”之稱[8]。大法官安東寧·斯卡利亞擁有革命性的法律理論,生動的寫作筆法和偉大的人格。 這三點讓任職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三十年間的他成為了一保守派知識分子復興運動的領袖和受人敬仰的法學家。

 


 雷根總統及其最高法院提名人斯卡利亞在橢圓形辦公室 (1986年7月7日)。
圖片來源:https://en.wikipedia.org/wiki/Antonin_Scalia


2016年2月13日,他被發現逝世於德克薩斯州西部的狩獵度假村房間內[2],享年79歲。
斯卡利亞以機智與雄辯聞名,雖然時常反對歐巴馬的政策,但歐巴馬依然稱許他是美國最高法院「傳奇人物」,是「具有敏銳機智和精明法律頭腦的優秀法學思想家」[3]

戈薩奇強烈的保守主義的傾向

         川普總統所提名的最高法院大法官尼爾·戈薩奇 (Neil Gorsuch) .

圖片來源: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ki/File:Judge_Gorsuch_official_portrait.jpg

 

戈薩奇在2006年出版的《協助自殺和安樂死的未來》(The Future of Assisted Suicide and Euthanasia)一書中,表達了以下反對安樂死的論點。

“所有人類本身都具有價值,任何個人蓄意地終結別人的人生永遠都是錯誤的。 ”  [4]
                                                                                                                    尼爾·戈薩奇
 
2017年1月31日星期二, 在川普總統(圖中左三)宣布尼爾·戈薩奇法官為最高法院提名人之後,他與戈薩奇夫婦 (圖中右五,六)和副總統夫婦 (圖中右七,八),以及其他人在華盛頓白宮綠廳祈禱圖片來源:https://www.flickr.com/photos/whitehouse/34383318445

戈薩奇自2006年到2017年期間,在丹佛擔任聯邦上訴法院法官時所經手過的幾件最著名的案例,都是後來告上最高法院。例如在霍比羅比的案子中(Burwell v. Hobby Lobby),他堅決保障基督教團體的宗教信仰自由。而他的判決後來受到最高法院的肯定。

全美有800 多家分店,28000 多名員工的進口工藝品的大型零售商 霍比羅比( Hobby Lobby)     圖片來源:Michael Rivera,  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ki/File:Hobby_Lobby,_Killearn_Shopping_Center,_Thomasville_Road,_Tallahassee.JPG

 

        霍比羅比案(Burwell v. Hobby Lobby)的判決有何重要?

(以下有關霍比羅比案(Burwell v. Hobby Lobby )的文字敘述摘自於客旅貞吟的文章[5] )

2014年6月30日,美國新聞媒體大篇幅報導,最高法院以五票對四票,判定工藝品聯鎖企業Hobby Lobby能以信仰豁免為由,不必支付員工醫療保險裡的「避孕」費用(見下圖)。

九位最高法院的大法官以五票對四票,判定霍比羅比案案。
(圖片來源:https://www.nytimes.com/interactive/2014/06/19/us/major-supreme-court-decisions-in-2014.html)


其實媒體報導有些扭曲真象,混淆視聽;好像訴訟的重點在於誰來支付避孕藥的費用,或是企業可以規避支付員工的這個福利。

Hobby Lobby 是個家族企業,創辦人David Green和其家族成員,都是保守的五旬節派基督徒,他的公司以歐巴馬的健保法裡某些條款違反他們的基督信仰,依據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的聯邦法律不能妨礙信仰自由,在2012年9月提出訴訟。

             霍比羅比(Hobby Lobby)創辦人 David Green
(圖片來源:https://www.youtube.com/watch?v=JGv7FbPR-IA)



霍比羅比(Hobby Lobby)反對的是歐記健保強迫企業僱主必須提供員工「墮胎藥」保險支出,而非反對避孕藥。

避孕是事先措施,不涉及「殺人」。墮胎是事後手段,有可能「戕害胎兒」,這是他們提出訴訟的主因。他們對於健保規定的16種「事前」避孕藥,都同意支付,只是反對四種「事後」的墮胎藥。

(這裡要岔開談一題外話:在美國,墮胎,除非可能傷害孕婦或是胎兒已經過大,否則法律並沒禁止。
反墮胎團體的立場是「維護胎兒生命」,而贊成墮胎的團體,表面上是為婦權請命,聲稱她們有權決定自己身體,其實要爭取的是墮胎手術的費用由醫療保險或是納稅人的錢(政府健保)給付。那些婦女要維護自己的身體權益,享有性解放的自由,卻不想為自己行為後果承負責任。)


Green家族一向行事低調,幾乎不捐款支持任何政壇候選人,為了法律政策在媒體前曝光,非他們所願。即使他們算是大企業,但對抗聯邦政府,仍然像以卵擊石,或是像大衛面對巨人歌利亞那樣。

根據最新一期的時代雜誌報導(Time,July 7,2014),72歲的公司創辦人和執行長David Green 為此特別召開會議,討論抉擇。

按在場友人敘述,公司的總裁,David的幼子Steve最後發言,他引用聖經舊約但以理的故事,講到但以理為了服從神的誡命,不願領受巴比倫王的膳食,結果獲准。另一次他堅持向耶和華神禱告,而被忌恨他的人下放到獅子坑裡,但是神拯救了他。

Steve提醒家族成員,但以理的經歷固然激勵信徒,但神有時也容許那些對祂話語忠誠的人承受逼迫,甚至受害。

他說他不知道起訴的結果會如何,但是他選擇把一切交託神手中,堅持基督信仰,即使敗訴,拒絕支付此醫療福利的後果是繳付高額罰款,企業可能受到影響,最後必須關門也在所不惜。他提議大家投票表決,19個家庭成員無異議的決定起訴,不願妥協。

Burwell v. Hobby Lobby這個案件從地方法庭一路上訴,最高法院做出最後裁決。

Hobby Lobby 一案勝訴,其意義在於:依據憲法,人民有信仰自由,聯邦政府不能強制百姓做違反其信仰的事情,這包括有其信仰立場的私人「營利企業」(private or family owned for-profit business)也能豁免於某些聯邦法律要求。

                                為何大法官人選如此重要?

美國最高法院通常是極具爭議性的法律、州與聯邦政府,個人與政府之間的爭議,或是判決停止執行死刑的最終仲裁者。

最高法院每年約為80個案件舉行聽證會[6]

九名最高法院大法官是在總統提名和參議院批准後,終身任職。

保守派大法官斯卡利亞(Antonin Scalia)過世後,聯邦最高法院法官一席懸缺將近14個月之久。其餘八位大法官立場明顯,自由派與保守派各有4人。因此川普任命的大法官戈薩奇將會增強保守派在最高法院的勢力,也就是恢復五比四的保守派多數。

戈薩奇1967年出生,今年51歲, 是最高法院25年來最年輕的大法官,因此未來所有的判決將會走向自由或是保守的一端,全都寄託於這名新任的大法官人選上。「這是個轉折點,將標誌著未來數十年美國憲法和法律的走向。」

最高法院目前的案件包括:變性學生的權利,不公正劃分選區和德克薩斯州死刑判決。

目前也可能就選民權益、墮胎、有種族偏見的警務值勤和美國移民政策的案件,甚至還可能就川普有爭議的禁止難民入境美國的行政命令等舉行聽證。[7]

 

 

[1] http://www.epochtimes.com/b5/17/2/1/n8764683.htm

[2]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politics/texas-tv-station-scalia-died-of-a-heart-attack/2016/02/14/938e2170-d332-11e5-9823-02b905009f99_story.html?utm_term=.7f2c89968d09

[3] https://www.theatlantic.com/politics/archive/2016/02/justice-scalia-obama/462747/

Obama’s Views on Antonin Scalia—“brilliant legal mind with an energetic style, incisive wit, and colorful opinions,”

“He influenced a generation of judges, lawyers, and, students, and profoundly shaped the legal landscape,” Obama said of Scalia. “He will no doubt be remembered as one of the most consequential judges and thinkers to serve on the Supreme Court.”

 

[4]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news/morning-mix/wp/2017/02/01/neil-gorsuch-wrote-the-book-on-assisted-suicide-heres-what-he-said/?utm_term=.353320aa637b

[5] http://blog.udn.com/jchen50/14882812

[6] https://www.google.com/search?source=hp&ei=jEa0Wr72EZiajwP_tLOoCQ&q=how+many+hearing+per+year+supreme+court&oq=how+many+hearing+per+year+Supre&gs_l=psy-ab.1.1.33i21k1j33i160k1.5176.20494.0.23264.45.32.7.5.6.0.306.3340.8j16j2j1.28.0&#8230;.0…1c.1.64.psy-ab..6.37.3200.6..0j35i39k1j0i131k1j0i10k1j0i22i30k1j33i22i29i30k1.90.nLELURrJWGA

[7] http://www.bbc.com/zhongwen/trad/world-38823858

[8]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AE%89%E6%9D%B1%E5%AF%A7%C2%B7%E6%96%AF%E5%8D%A1%E5%88%A9%E4%BA%9E

 

川普總統做了哪些事?(2)


圖片來源:Photo credit: Gage Skidmore

本專題文章延續前段文章的內容。 
專題文章作者: 星心 (末世先鋒同工)

川普政府的農業部(USDA)停止歐巴馬政府時期開始的宗教迫害

 

川普在選前對歐巴馬總統的政策不僅多所批評,

甚至他是歷來最差勁的總統之一。[1]

美國諸多總統候選人,在選舉中都拿當政者事,充滿敵意。

但當家後,卻不得不改弦易轍。

川普選前信誓旦旦要將多年來狹持政經既得利益的建制派瓦解。

川普雖是商人出身,政治素人,作風與一般政治人有異,

但他真的就能跳出此一窠臼嗎?

川普總統在國防,外交策略,經濟發展,移民政策上已做了許多轉變。

但本專文將繼續對他在宗教自由,墮胎爭議,

同性戀/跨性別議題

和成立新的政府機關,

以及新的人事佈局等具爭議的方面進行分析。

 

2017年11月6日 – 川普內閣的農業部(USDA)發布了新的政策聲明,確認該機構尊重言論和宗教自由的施政方針。[2] [3] 這個新的政策聲明等於修正了過去歐巴馬時期農業部使用行政手段迫害宗教自由的案例。其中最有名的案例是一家名為West Michigan Beef Company的肉類加工公司因為堅持基督教信仰的價值,一度面臨被美國農業部強迫關閉的威脅[4]

 

歐巴馬政府農業部除了管理農品檢驗,

居然更管到人民的信仰價是否與政府的標準是否一致!

以下就是這起迫害宗教自由的案例。

 

 歐巴馬政府農業部官員們在唐納德·凡德·布恩(Donald Vander Boon)於密歇根州經營的肉類加工廠進行農業部的業務時,注意到在休息室的桌子上有一些關於基督教婚姻的印刷品。這一些印刷品提倡基督教的婚姻觀,將婚姻定義為一個男人和一個女人之間的盟約關係。         

現場官員對這些印刷品感到冒犯,他們告訴唐納德,如果他繼續公開展示這些東西,官員們就會取消檢。唐納德驚呆了,他從未想到他依據基督教信仰原則所經營的業務,居然會面臨被迫關閉的威脅,因為如果美國農業部取消對他肉品的檢認證,那麼他將被迫立即停止營業。  
               
唐納德·凡德·布恩(Donald Vander Boon)/ 肉類加工廠的負責人 
圖片來源:https://www.lifesitenews.com/news/usda-issues-guidelines-allowing-for-freedom-in-the-workplace-to-express-rel 


 唐納德的肉類加工廠招牌
 圖片來源:https://www.youtube.com/watch?time_continue=16&v=QjLcRwZSRcM                           


 肉類加工廠外面 
圖片來源:https://www.youtube.com/watch?time_continue=16&v=QjLcRwZSRcM                          


  肉類加工廠曾經放過基督教印刷品的桌子 
圖片來源:https://www.youtube.com/watch?time_continue=16&
v=QjLcRwZSRcM 


 在等待申訴獲得回應的漫長日子中,唐納德沒有從政府不公正,不合法的待遇中得到緩解。他擔心話或者做事可能會導致農業部進一步審他的宗教信仰,強迫他閉口,並且迫使他和他的妻子關閉這個提供他們家庭和旗下45名員工的生計來源。 僅管已經對美國農業部食品安全檢機關(USDA Food Safety and Inspection Service)提出投訴,但他從未得到回覆。

 面對政府強迫關閉工廠的威脅,唐納德爲了生存下去, 只好做出了艱難的決定,同意把具有傳統婚姻觀的這些基督教印刷品收起來。 

唐納德:“我從來不會想到,聯邦政府會因休息室桌上的宗教印刷品,就威脅要讓我和我的員工失業。”[5] 

這一切都源於2015年7月奧巴馬政府所制定的“反騷擾”政策 ( “anti-harassment” policy ),限制工作場所一切可能會被視為具冒犯性的言論。[6] 

這個政策是在美國聯邦最高法院2015年做出歷史性判決,使同性婚姻在全美合法化後四天發布的,此政策的措詞不容許了雇主或僱員根據“性取向”或“婚姻狀況”或“性別認同”進行任何的“騷擾”。[7] 


奧巴馬的“反騷擾”政策可以被廣泛解讀,例如發表“不尊重的意見”,“負面的成見”,以及“侮辱個人或受保護的群體”皆可視為是“騷擾”。[8] 


據檢官員的法,唐納德的印刷品違反了歐巴馬政府農業部的規定,也就是這些宗教小冊子有「冒犯性並且農業部官員在處理任何他們認為是「騷擾」的事件時,有權採取「立即和適當的糾正行動」。

他們判定唐納德在婚姻上的立場符合「騷擾」的定義,並當場沒收了這些擺在休息室桌上的捍衛聖經價觀的印刷物,其容將婚姻定義為一個男人和一個女人的結合。  


為他們辯護的捍衛自由聯盟(Alliance Defending Freedom)的律師 邁克爾·法里斯(Michael Farris)在給川普總統的一封信中,力勸他仔細權衡這種情況,請求川普總統指示農業部撤銷其非法騷擾政策,保障對唐納德的言論自由權。

川普總統扭轉局勢

在他的指示下,

農業部所推出的新政策立即消除了對唐納德的宗教迫害。

 

在2017 年5月,川普簽署了“宗教自由行政命令” (“Religious Liberty Executive Order” )幾天之後,農業部長Sonny Perdue發布了政策聲明,承諾“保護所有美國人的憲法第一修正案的權利,特別是言論自由權和宗教自由權。[9]

捍衛自由聯盟 (Alliance Defending Freedom)資深律師喬納森斯克魯格斯 (Jonathan Scruggs)說:川普政府嚴肅看待言論自由和宗教自由的重要性”。

 

言論自由和宗教自由的堅持

不是可有可無的,

也不是自行斟酌下

就可以放棄的原則。

這是我們美國之所以存在的關鍵原因之一。” 

              川普政府的農業部長  Sonny Perdue  [10]

 

 

[1] https://www.nbcnews.com/meet-the-press/video/trump-obama-is-one-of-the-worst-presidents-624994371766

[2]這個新的政策聲明是要確保個人關於婚姻和性別認同的信仰價值,以確保反對同性戀“婚姻”的基督徒不會因其信仰而受到歧視。

以下就是川普內閣的農業部(USDA)所發布新的政策聲明當中重要容的中文翻譯: 關於同性婚姻,性別認同和性道德的觀點都是重要的公眾事務。 並且人們通常對這些話題有不同的觀點,有時人們是透過他們宗教信仰的管道獲知這些話題,並且覺得有必要討論這些話題。 美國農業部尊重農業部工作人員以及在農業部檢設施工作的非農業部工作人員所擁有以下關於第一修正案的權利:其權力包括透過口頭討論,展示或分發文宣印刷品,或其他方式分享他們對這些主題之不同觀點。

請點擊以下網站,參考美國農業部此新政策: https://www.fsis.usda.gov/wps/portal/informational/aboutfsis/civil-rights/policy-statements/first-amendment-q-and-a/first-amendment-and-religious-beliefs

[3] http://www.breitbart.com/big-government/2017/11/07/department-agriculture-religious-freedom-policy-resolves-case-christian-meat-packer/

[4] https://www.adflegal.org/detailspages/press-release-details/usda-beefs-up-protections-for-free-speech-religious-freedom

[5] https://www.lifesitenews.com/news/usda-issues-guidelines-allowing-for-freedom-in-the-workplace-to-express-rel

[6] https://www.lifesitenews.com/news/usda-issues-guidelines-allowing-for-freedom-in-the-workplace-to-express-rel

It all stems from a July 2015 Obama administration “anti-harassment” policy restricting workplace speech that could be construed as offensive. Issued just four days after the U.S. Supreme Court ruled homosexual “marriage” constitutional, its wording expressed “zero tolerance” for any “harassment” on the basis of “sexual orientation” or “marital status” or “gender identity” by employers or employees.

[7] https://www.lifesitenews.com/news/usda-issues-guidelines-allowing-for-freedom-in-the-workplace-to-express-rel

[8] https://www.lifesitenews.com/news/usda-issues-guidelines-allowing-for-freedom-in-the-workplace-to-express-rel

The Obama policy used vague “No Nos” that could be interpreted to apply widely, such as “disrespectful comments,” “negative stereotyping,” and “insult(ing) an individual or protected group.”

[9] https://www.lifesitenews.com/news/usda-issues-guidelines-allowing-for-freedom-in-the-workplace-to-express-rel

[10] https://www.lifesitenews.com/news/usda-issues-guidelines-allowing-for-freedom-in-the-workplace-to-express-rel

Secretary of Agriculture Sonny Perdue issued a policy statement on employee First Amendment rights, committing “to safeguarding every American’s First Amendment rights, particularly the right to free speech and the right to free religious exercise.”

Upholding free speech and free religious exercise “is not optional, and it is not discretionary,” Perdue wrote. “It is one of the crucial reasons why we exist.”

 

 

川普總統做了哪些事?(1)

2016年11月10日在選舉後兩天,當時即將離任的歐巴馬總統(圖左)和當選總統川普(圖右)在白宮橢圓形辦公室舉行會議。

圖片來源:Karl-Ludwig Poggemann 
https://www.flickr.com/photos/hinkelstone/31196987133/


專題文章作者: 星心 (末世先鋒同工)

*** 注:川普在國防,外交策略,經濟發展,移民政策上做了許多轉變。但本專文將對他在宗教自由,墮胎爭議,同性戀/跨性別爭議和成立新的政府機關,以及新的人事佈局等方面進行分析。

在川普總統當選之前,很多美國人不是很確定到底他會如何改變美國。

有些基督徒也許會擔心在宗教信仰的議題上,川普無法遵守競選諾言。

一些人因為他在社群軟體<推特>上的驚人之語,

認為他只是個講話誇大,油腔滑調的生意人。

但是,有些人保守派寧可相信川普,也不願相信希拉蕊會把美國帶到正確的方向。

選前民調顯示希拉蕊贏面比川普大得多,

然而選舉結果卻大大跌破許多媒體的眼鏡。

川普竟然以壓倒性勝利獲得306張選舉人票,比希拉蕊的 232張,足足多出74張。

川普成為美國第45任總統。


圖片來源:https://www.cnn.com/election/2016/results/president

2018年1月10日,川普總統在推特上說:“2017年是具有紀念重要成就意義的一年。期待未來的一年,我們能一同向前達成目標,並且讓美國再次偉大!”

資料來源:https://twitter.com/realDonaldTrump?ref_src=twsrc%5Egoogle%7Ctwcamp%5Eserp%7Ctwgr%5Eauthor
 川普引以自豪的說,身為總統,在發佈行政命令和廢止那些厄止工作機會的規定方面,他已經促成許多新法的通過,以及做了許許多多的事情。

資料來源:http://www.politifact.com/truth-o-meter/statements/2017/jun/13/donald-trump/donald-trumps-boasts-about-accomplishments-office-/

 

國家評論報資深編輯Ramesh Ponnuru寫道。“川普在去年就已經讓各方的保守派看到,他們所關注的議題獲得了進展。”[1] 例如“經濟保守派讚揚的減稅和放鬆管制終於通過了, 社會保守派也從最高法院大法官的任命中受益。此外,川普也限制了拿納稅人的錢來資助支持墮胎的團體。[2]

 

2017年1月20日川普就職總統就職至今,

已經超過一年多了,

這段時間,他到底完成了哪些事?

 

限縮詹森修正案(Johnson Amendment)對於宗教自由的負面影響

 

2017年5月4日全美禱告日當天,當數百萬人聚集於為國家禱告的特別時刻,川普總統簽署了關於宗教自由的行政命令 (Presidential Executive Order Promoting Free Speech and Religious Liberty)。放寬了美國國稅局(IRS)對宗教或非營利組織參與政治活動的限制,有效地減弱了美國國稅局干預教會等免稅團體參與政治的執法力(即所謂的詹森修正案(Johnson Amendment)。

 

2017年5月4日星期四在華盛頓白宮玫瑰花園, 川普總統簽署了一項旨在緩解國稅局限制教會政治活動的行政命令,減弱了詹森修正案對宗教團體的壓制。 

(AP Photo / Evan Vucci) 
資料來源:http://archive.sltrib.com/article.php?id=5257154&itype=CMSID#gallery-carousel-446996

川普將詹森修正案視為是對宗教團體言論自由權的限制,因為這個源自於1954年的法案禁止任何非營利組織反對或支持任何政治候選人,如果教會或是非營利組織違反這規定,就有失去免稅資格的風險。

雖然牧師在宗教非營利機構的官方角色之外,可以自由支持候選人,但是美國國稅局利用詹森修正案來“威脅”傳道人在教會的講台上什麼能說和什麼不能説。[3] 換言之,這是美國國稅局強迫個人在憲法保障權利或信仰之間作選擇,迫使教會或非營利組織放棄美國憲法保障的言論自由。[4]

2017年5月4日,星期四,在川普總統簽署了一項旨在放寬國稅局限制教會政治活動的行政命令之後,他將用來簽署的鋼筆送給已故黑人民權領袖馬丁路德金恩博士的侄女 阿爾維達 金恩。 

(AP Photo / Evan Vucci) 資料來源: http://archive.sltrib.com/article.php?id=5257154&itype=CMSID#gallery-carousel-446996

“ 這種用財務來威脅有信仰之人的做法已經結束了。 “這些有信仰的人們現在可以說出心裡想說的話。 …審查講道內容或針對牧師的行為是不應該的。  ”
“我對基督教和其他宗教的最大貢獻是允許人們在談論宗教自由時,可以公開地講話,如果你喜歡某位候選人或是想要支持某位候選人,你應該有權這樣做…”[5]
                                                                                                                    川普總統
白宮網站公佈由川普總統簽署的宗教自由行政命令之全文:
https://www.whitehouse.gov/presidential-actions/presidential-executive-order-promoting-free-speech-religious-liberty/

 

[1] https://www.npr.org/2017/12/28/573812678/trump-accomplished-a-lot-in-2017-but-at-what-cost

[2] 同注2

[3] http://www.christianitytoday.com/news/2017/december/johnson-amendment-repeal-blocked-final-gop-tax-bill-byrd.html

[4] 川普政府的司法部進一步在2017年10月6日發布了多份備忘錄,指示聯邦機構根據這些備忘錄來詮釋宗教自由的意義。司法部並要求聯邦政府審查對宗教自由可能產生任何影響的法規,並將此備忘錄作為行政機構執法聯邦法規的指導方針,司法部並命令國稅局不要執行詹森修正案。請點擊以下聯結參閱,2017年10月6日司法部有關宗教自由的備忘錄原始檔案。   https://www.justice.gov/opa/press-release/file/1001891/download

[5] http://www.christianitytoday.com/news/2017/december/johnson-amendment-repeal-blocked-final-gop-tax-bill-byrd.html

回應 蒂姆赫格(Tim Hegg ) 對邁克儒德(Michael Rood)的編年史福音書的批評

原專題文章名稱:Response to Tim Hegg’s critique of  Michael Rood’s Chronological Gospels    
下載原專題文章Final Response to Tim Hegg

以上圖片取自:https://www.pexels.com/photo/antique-bible-bible-study-book-356075/
 
文作者:邁爾斯 瓊斯 (Miles R. Jones) 博士
瓊斯 博士是一位相信耶穌是救主的猶太學者,他是“The Writing of God ” ( “神的字跡 “)(暫譯)一書的作者,此書提供出埃及記的細節證據。在他即將出版的書 “Sons of Zion versus Sons of Greece: History of the Hebrew Gospel”(“錫安之子對比希臘之子:希伯來福音的歷史”)(暫譯),他挑戰許多關於歷史上傳遞上帝聖言的問題。他的三個學術學位包括聖經語言,語言學,和在德州大學的博士研究。他曾在達拉斯的克里斯韋爾聖經學院(Criswell Bible College)研究希伯來文。Jones博士定期寫作和分享以下相關的主題:聖經歷史,考古學,古代碑文和古經文手稿,以及編年史福音書。欲了解更多瓊斯博士的信息,請上以下的網站:writingofgod.com。

原文標題:Response to Tim Hegg’s critique of  Michael Rood’s Chronological Gospels

原文翻譯:星心 

 

引言

引言者:星心

聖經編年史學者 邁克儒德(Michael Rood)所寫的編年史福音書 (the Chronological Gospels) ,其中一個主要的論點就是約翰福音6章4節 “那 時 猶 太 人 的 逾 越 節 近 了 。” 是被第四世紀凱撒利亞主教 (Bishop of Caesarea)優西比烏斯 (Eusebius )後來加在聖經的。

儒德強調最早的希臘經文手稿中完全不見約翰福音6章4節的踪影。

經過嚴謹的古經文搜證過程,再加上獲得一些最傑出的希伯來學者和天文學家的幫助,儒德不但還原了希伯來曆原始的面貌,更主張耶穌基督的服事只有一年,也就是從一個逾越節到另一個逾越節之間的時間!

托拉資料研究所(the Torah Resource Institute) 的學者蒂姆赫格Tim Hegg不認同儒德有關約翰福音6章4節是後來被錯誤插入,以及耶穌服事只有一年的看法。

本文是邁爾斯 瓊斯 (Miles R. Jones)博士所寫的文章。其目的是針對蒂姆赫格(Tim Hegg )對邁克儒德(Michael Rood)的編年史福音書的批評提出辯護。

聖經學者為本身的立論辯護,言詞上的爭鋒相對事屬平常。重點是誰所提出的證據力比較強。

瓊斯 (Miles R. Jones)博士的這篇文章除了內容條理分明,表述清晰,更重要的是他解譠經文,和剖析相關證據的過程細膩到位。讀了本文之後,您不僅會對儒德的主張有概括性的瞭解,且更能體會其主張是揭開四福音書奧秘的一把重要鑰匙。

此外,接續在本文後面所呈現的短文是由末世先鋒編譯研究團隊所找到有關主耶穌服事一年的證據。在這篇名為<耶穌出來事奉的時間有多長>的短文中您將瞭解到天主教本身的重要文獻也承認一些教會教父相信耶穌出來事奉的時間只有一年。

 

2014年1月,托拉資料研究所(the Torah Resource Institute) 的Tim Hegg 嚴厲批評Michael Rood的編年史福音書。Hegg 只有一個主要論點。就是他強烈質疑Rood聲稱約翰福音6:4 ( “And the Passover, a feast of the Jews, was nigh”)是被優西比烏錯誤地插入了經文的說法。

坦率地說, Rood的說法很大膽,而且違背了主流的正統觀點!Rood的論點就是,耶穌的服事只有一年,也就是從一個逾越節到另一個逾越節之間的時間- 這也就是初代教會教父們已經證實的觀點。它從耶穌受洗後不久的約翰2:13提到的逾越節開始,直到約翰福音11:55紀錄他榮進耶路撒​​冷城過逾越節 被釘十字架的時候。另外,再把耶穌復活後數週教導門徒們的時間也算入的話。你就會算出如同但以理書中預言的70週的服事。在福音書當中額外插入一個逾越節錯誤地延長了耶穌在地上服事的時間,其後果對基督教會傳講的教義帶來深刻,甚至激烈的後果。

彌賽亞死後300年,也就是第四世紀初,凱撒利亞主教 (Bishop of Caesarea)優西比烏斯 (Eusebius )是史上第一位主張耶穌服事三年半的人。 他的主張是根據但以理書(7:25,12:7)和啟示錄(12:14)裡的末世預言,這些經文中但以理提到敵基督掌權的結束需要經過“一 載 、 二 載 、 半 載” a time, two times, and half a time”, 意思是一年,加上兩年,再加上半年,也就是總共三年半,直到“這一切事就都應驗了。” all these things shall be finished”在這之後 ,“……基督就要再來,這次他是以“萬王之王 ”的身份來到”他將坐在寶座上,在地上所有國掌權。

優西比烏斯(Eusebius)是公元325年在第一次尼西亞公會議(the Council of Nicaea)主教團中的一位主教。在這個由康斯坦丁大帝所召開的主教會議中,尼西亞信經(Nicene Creed),這個後來所有基督徒都被要求要宣告的信仰聲明,隨著聖經正典(the canon of Scripture) 被確認後,也被編纂成冊。當時複製50份官方授權的聖經副本,並發行到全羅馬帝國利潤豐厚的合約被授與了優西比烏斯作為獎賞。優西比烏斯重新編輯了聖經,這在訛誤的經文版本到處充斥的當時,有其必要性, 此外他也撰寫了正統的教會歷史 (the orthodox History of the Church),以及為康斯坦丁大帝立傳 (The Life of Constantine)。凡是讀過這滿是對康斯坦丁諂媚奉承之言傳記的人, 不是感到厭惡,就是感到作嘔。無怪乎,優西比烏斯聲稱耶穌服事三年半這樣的一個新說法會讓他得到以下的結論 : 所有的聖經預言在公元四世紀前都已被應驗了,並且基督也早就回到了地上,透過其代理人君士坦丁皇帝握有掌管全地萬國的絕對權力!

優西比烏斯會發出耶穌已經[提早] [premature]回來在地上,並已掌管列國至高權力(in absolute power over all kingdoms of the earth’) 如此不實主張,目的就是為羅馬教會,在以後的千年裡,將所犯下令人難以置信的暴行,提供教義的法理基礎。這謊言種下了宗教迫害的種子。

Hegg 批評的焦點集中在所謂的“權威論證”上 ,也就是“Michael Rood可能突然看到幾個世紀以來聖經學者都沒看到的真相嗎? Hegg 犯了一個經典的邏輯謬誤 – 不管是誰的論證,事實就是事實。 而這同樣的論點當初被用來對付彌賽亞耶穌,只因為耶穌是個簡單的鄉下男孩,不像是個出自耶路撒冷Hillel或Shamai學派的著名學者。 在當時,你若要被人們接受,就要進入這些學派,把自己的觀點注入在下一代年輕學者的思想中,這些人都是來自正統,顯赫和富裕的希伯來家庭, 而且註定要成為新的權力精英,之後他們就會用社會普遍接受的主流方式傳播你的觀點。相反地,耶穌順服天父的引領,撿選貧窮的加利利漁民為他的門徒。 耶路撒冷的精英們卻因此蔑視耶穌,他的講道內容,和他出自於下層社會的門徒。

Hegg說,Rood的主張並不是什麼新玩意兒。 只是重新包裝較早的爭議和這些爭議產生的理論,然後向他毫無戒心的觀眾,呈現一項看似前所未有的新道理。 這是一個可悲的聲明,因為這等於在沒有深入探究前,就先抹煞了Rood論點是否站得住腳的可能性。Rood的按時序編列的福音書 Chronological Gospels是一個具有深度細節的重要研究,其研究成果是過去沒有人達到的,這的確是新的!

“Rood投入了40多年的時間,試圖解決西方世界對四福音書翻譯內容的明顯彼此矛盾。數百年來,福音書當中事情發生的時間順序不一致已經困擾了眾學者。 Rood 獲得了一些最傑出的希伯來學者和天文學家的幫助,他們所提供的資料讓Rood能解決困擾著聖經編年史學者們的曆法異常現象 為了這樣做,Rood首先必須實現另一個不朽的計劃,那就是還原希伯來曆原始的面貌!

Rood從唯一聖經四福音書都有記載的餵飽五千人的神蹟開始著手。四位福音書作者在經文中不斷地在時間軸的輪廓中寫下經文內容。他們會引用季節名稱,一周中的某一天,或諸如’兩週後他們來到迦百農’這樣的短語。Rood將餵飽五千人神蹟的這個時間點視為定位點, 把記錄在四本福音書中,耶穌366個服事的記錄完整地照以上所提的時間輪廓串連起來,並定位時間點。且附著相關福音書經文在旁作為詳述。

如果我們相信福音書是關於希伯來人的神派祂的兒子到希伯來人當中,用希伯來文傳講祂的信息,那我們需要從希伯來的視野來看福音書。首先,這福音書的故事是以希伯來語來陳述的,所以任何希伯來文或習俗的解釋,例如“逾越節 是猶太人的節日” Passover, a feast day of the Jews”這是插入詞語!你不需要向希伯來人解釋逾越節是什麼東西。這顯然是希臘人為了希臘讀者放入的一種插入詞語。眾人皆知希臘的經文抄寫員對希伯來語言,習俗和節期是無知的。不管是希臘抄寫員不小心將“逾越節”這個詞放入經文,或是在優西比烏斯指使下發生的,這本來是不會引起多少人關注的。

Rood所著的“按時順編列的福音書”當中的分析顯示,約翰福音6章4節中提到的逾越節與四福音書的時間表完全脫節。它發生在餵飽五千人之前。馬太,馬可和路加在他們的福音書中都證實這發生在夏末,就在秋季的住棚節之前。約翰福音也見證了紀念住棚節的時間是在秋季 ,只有在約翰福音6章4節中奇怪地出現了“逾越節” (“the Passover”)一詞 , 所插入的這個“逾越節” 一詞是跟其他內容完全脫節!逾越節是在春季,而且已經記錄在約翰福音2章13節,正當我們進入秋季時, 似乎又要再次過逾越節。誰在這裡講的話是有根據的? 是馬太,馬可和路加?還是一位匿名的希臘經文抄寫員?

如果“那時猶太人的逾越節近了。”,耶穌為什麼不按妥拉(TORAH)所要求的,也在耶路撒冷和所有的猶太信徒過逾越節呢?在約翰福音書和其他福音書中,都沒有記錄耶穌上耶路撒冷去過出現在約翰福音6:4 的逾越節。的確,如果“除酵節”近了 –
為什麼耶穌用了五千個’發酵的麵包’餵食百姓?逾越節整整一周所有發過酵的麵包都必須從以色列全地除去,但就在耶穌餵飽5000人後四天,他又再次奇蹟般地用耶和華所供應發酵過的大麥麵包餵了4,000人!誰比較有可能在這裡犯了一個錯誤:耶穌,耶和華或優西比烏斯?

為了將耶穌3年半服事的假設視為當然,優西比烏斯和他的支持者不得不聲稱在約翰福音5章1節中 出現的“猶太人的一個節期” 就是逾越節,也就是第四個逾越節,但是經文的上下文段落卻顯示這是七七節,亦稱為五旬節,也就是約翰福音2章13節中的逾越節七週後。 所以,在優西比烏斯重新編輯的約翰福音裡面,我們在2章16節看到一個逾越節,一個被假定是逾越節的節期在5章1節,還有一個被插入的逾越節出現在 6章4節,以及在11章55節所出現的最後的逾越節 。 在約翰福音當中,這些多出來的逾越節,被放在耶穌服事的開始,這與其他三本福音書的見證完全相反!

事實上,一旦四福音書上發生的事在時間軸上按時序排列後,那兩個被插入逾越節,意味著耶穌事工頭兩年,也就是在施洗約翰洗禮之後的兩年 – 耶穌什麼也沒做! 事實上耶穌所有的服事是從一個逾越節到另一個逾越節一年內進行的。Hegg 自己也承認:亞歷山大的克萊門特 that Clement of Alexandria 約公元150-215年)和奧利根 Origen 約公元185-254年)確實主張耶穌服事一年的理論,其它早期的教父的看法也是如此。”  所以,Hegg 承認初代教會教父們的主張與Rood是一致的。

針對“Rood 說在最早的希臘經文手稿中完全不見約翰福音64節的踪影。 Hegg 反駁說:在優西比烏斯於公元260出生之前,這節經文已出現在公元200年左右的經文手稿P66上面。 Hegg 並沒有提及著名的聖經專家布倫特農布里(Brent Nongbri )駁斥手稿P66最早出現時間的確切性,農布里認為手稿P66是第四世紀末寫的,是在優西比烏斯之後的很長一段時間。(譯者注: 布倫特農布里(Brent Nongbri )的研究發表於The Journal of Biblical Literature 夏季期刊。[1] )

請記住,優西比烏斯當時已被授權要從當時現存的所有經文手抄版,進行編譯一個官方的手抄版本的希臘聖經 。定期修訂經文在當時有其必要性,因爲隨著時間的推移,在經文手抄版不斷地被抄寫複製的過程中, 抄寫錯誤也會增加,每次抄寫都會增加新的錯誤,有時甚至是省略少抄,或是多餘插入某些東西, 最後存留下來的手抄版經常充滿錯誤,但大部份是輕微的錯誤。僅管有許許多多外觀上不同的經文手抄版 (manuscripts of Scripture),人們將這些他們分類為不同的文本, 例如:該撒利亞文本(Caesarean tradition), 西方文本 (the Western tradition),亞歷山太文本 (the Alexandrian tradition) 等等。Hegg 最後勉強承認不同手抄版本約翰福音裡面並沒有關於逾越節的描述。還有其他一些非常小的手抄版(minor manuscripts裡面並沒有約翰福音64節,但這些手抄版都沒有比剛列出的手抄本早出現   無論這些其他的古代手抄版存在有多久遠,至少確切的證據顯示現存的一個或多個文本(manuscript traditions)裡面並沒有出現約翰福音6章4節!

根據Hegg,1896年聖經權威版 (the definitive 1896 text of the Bible) 的編纂者韋斯科特和霍特”( “Westcott and Hort”) 提出了以下的看法, “在早期一些眾教父使用的希臘手抄文本裡面很可能並沒有出現約翰福音6章4節 “當中逾越節的希臘文 τὸ πά σχα這個詞” (postulated the possibility that the words τὸ πά σχα, “the Passover,” in John 6:4, “might have been missing in the Greek texts used by some of the early Church Fathers.”
) 很顯然,韋斯科特和霍特已經注意到在約翰福音6章4節,插入“逾越節”一詞,會與馬太,馬可和路加的見證並不一致。當時根本沒有進一步的證據來確定此一結論。但是,現在有了新的證據

在我對希伯來手抄經文傳統的研究中, 也就是針對那些羅馬正教傳統 (the Roman orthodox tradition)之外倖存下來的聖經手抄文本考究,我研究過Roumant版的新約聖經。這是華爾多教派(Waldensians)的聖經,華爾多教派是存在於羅馬教會體系以外數千年的宗派, 他們是保祿派(Paulicians)的後裔, 保祿派使用自己傳承下來的舊拉丁文聖經 (the Old Itala Bible),這個拉丁經文的出現比優西比烏斯的年代還早 。而這拉丁經文後來被人用Roumant的語言翻譯為經文。Roumant版的新約聖經約翰福音6章4節是這樣說的:“猶太人的節期Scenophagia近了”。 “Scenophagia”是古拉丁文(和希臘文),意思是“住棚節”。“Scenophagia”這個字被使用在原始版本的威克里夫聖經 (Wycliff Bible), 古法文聖經 (the Old French Bible)和許多其他古代作品中。這個字的意思是毫無疑問的。所以這裡出現了不同於由優西比烏斯所建構之羅馬正教傳統所提供的證據。在優西比烏斯之前現存的約翰福音6:4顯示,即將到來的節期是住棚節,不是逾越節!在基督教會早期幾個世紀的教義戰爭中,有一件事似乎確定。 那些擁有被世人曲膝尊崇教義的教會就是藉著基督寶座掌王權,並且承襲了基督王權所表徵的權力和權柄。

而這場教義戰爭唯一通吃的贏家是羅馬教廷 (the Church of Rome)。 在建立了正統教義 (an orthodox doctrine),信條和正典 (creed and canon)之後,君士坦丁大帝把基督教中心舞台變成主要世界宗教的舞台,而這獲得他主要的諂媚者- 主教優西比烏斯的支持。象徵性地,君士坦丁召集了羅馬教會的眾主教在尼西亞會議的高山頂上,並承諾如果他們向他降服,他們會統治全地的國……接著他們就在羅馬皇帝面前跪膝! 無怪乎,優西比烏斯編譯的新約經文將耶穌的死全部歸咎於猶太人 -巧妙地粉飾 – 實際上是羅馬帝國才有權力將彌賽亞釘死在十字架上的事實。

接著羅馬帝國的國家教會和國家的軍事力量聯合。 羅馬帝國事實上在那之前就已經藉著野蠻行為,酷刑和屠殺維持了自身的權力,而這些行為也充分顯明在帝國對耶穌, 門徒們和其它跟隨者的迫害之中,甚至在這些人被稱為基督徒之前迫害就開始了。 之後的幾年當中, 這個新的政教合一的羅馬(New Church State of Rome)開始迫害所有不遵照他們官方教條行事的基督徒,他們被無情迫害的程度就跟主耶穌門徒所建立的教會受的迫害一樣。他們將反對的信徒和信徒自己抄寫的經文放在一起燒 。 隨著時間的推移,教廷也許有所改變,但羅馬的本質從未改變!

其他的基督教會,甚至那些比羅馬教廷更大的教會,比如中東的敘利亞東方正統教會 (Syriac Greek Orthodox Church of the Mid East),聶斯脫里派教會 (the Nestorian Church of the Far East)都被宣佈為異端。且在屬靈上,知識層面上和政治上攻擊他們。並經常用軍事武力攻擊直到消失(例如:聶斯脫里派教會)或規模大幅縮小(敘利亞東方正統教會)。羅馬教廷幾個世紀以來不斷使用十字軍迫害許多其他比它早先就存在的教會。例如殺害從未讓教廷影響其自身神學的瓦爾登斯人 (the Waldensians)。那些公然反抗把教皇視為是基督代理人,並且不接受教皇擁有掌管基督徒生死權柄的眾信徒不是殉道,就是降服於教皇的至尊權柄之下,並願接受被玷污的教義。這就是羅馬教廷如何以和平之王的名,推行他們官方觀點的方式。我們要牢記彌賽亞和殉道者流血付出的昂貴代價,才會瞭解真正的真理,就不會容忍被任何權柄以獨裁方式來界定真理。

當Tim Hegg 論斷 Michael Rood,評論他的主張是“將跟隨他的人帶向靈性黑暗的道路“,這個譴責之聲不是根據事實真相,而是來自於專制正統的反擊。如果你接受Hegg和他的同儕的思想,代表你在屬靈上已經迷失了。 Hegg 的批評本身可悲之處在於,他本身是一位基督徒學者,專精於釋經學和古典經文的查考,其專業能力足以勝任深入分析Rood的主張,以查明其論點是否站得住腳,如同我做的研究一樣,是合乎科學的論證。我禱告他有一天可以這樣做。在這一點上,所有Hegg對Michael Rood的編年史福音書的批評是膚淺的。Hegg 距離能提供有力的論述來總結這場爭論,還有一段漫漫長路 。

 

末世先鋒進一步的研究

耶穌出來事奉的時間有多長

本文截錄自 《天主教百科全書》The Catholic Encyclopedia: An International Work of Reference on the Constitution, Doctrine, Discipline, and History of the Catholic Church)或稱舊天主教百科全書(Old Catholic Encyclopedia)或原天主教百科全書(Original Catholic Encyclopedia)是在美國出版的英語百科全書。

《天主教百科全書第一卷完成于19073月,其餘三卷完成于1912年,1914年初版圖書總目15冊。

其目的是給予讀者完整的權威的關於天主教的相關內容活動和教條的信息這具權威性的百科全書當中有關耶穌事奉時間長短的記載,證明天主教本身也承認一些教會教父相信耶穌出來事奉的時間只有一年。

該百科全書的出版公司是19052月成立於紐約的專為出版此百科全書而設立的羅伯特·阿普頓公司(Robert Appleton Company百科全書的編寫始於1905111日,共有5位編寫者:

Charles G. Herbermann, Professor of Latin and librarian of the College of the City of New York

Edward A. Pace, Professor of Philosophy at The Catholic University of America in Washington, D.C.

Condé B. Pallen, editor

The Rev. Thomas J. Shahan, Professor of Church History at The Catholic University

The Rev. John J. Wynne, S.J. (1859-1948)joining the Jesuits in 1876 , editor of Messenger of the Sacred Heart

《天主教百科全書》網站如下 https://www.catholic.org/encyclopedia/view.php?id=2908

 

如何正確地按時序把耶穌的事奉表述出來,對解經的人來說問題重重。我們將只就兩點提出討論,也就是耶穌出來事奉的時間有多長,以及這段時間內的連續性的事蹟 。

關於耶穌出來事奉的時間長短,有兩種極端的看法:聖艾倫西烏斯( St. Irenæus) 在其著作 Against Heresies II.22.3-6(暫譯:反對異端邪說二書.22.3-6)似乎主張十五年的時間; 至於聖經中預言性的話語“報應之年”(“the year of recompenses”),“救贖之年”(the year of redemption) (以賽亞書34:8; 63:4)似乎使得亞歷山大的克萊門特 (Clement of Alexandria),朱利葉斯·阿弗里卡納斯 (Julius Africanus),菲拉斯特里烏斯 (Philastrius),希拉里翁 (Hilarion) 以及其他兩三位教父主張耶穌出來事奉的時間只有一年。 後一種觀點獲得最近某些研究者的支持:例如,翁·索登 (von Soden)為其本身主張的辯解可在Cheyne 所著的Encyclopaedia Biblica書中發現。

***譯者註:“報應之年”(“the year of recompenses”),“救贖之年”(the year of redemption) (以賽亞書34:8; 63:4)都是單數,不是複數。

 

 

[1] The Textual Mechanic: P75, P66, and the Useful Life of Papyrus Codices

http://thetextualmechanic.blogspot.com/2016/06/p75-p66-and-useful-life-of-papyrus.html

 

尋訪耶穌誕生的東方博士

耶穌誕生,馬利亞,約瑟,和三個東方博士

圖片來源:<a href='https://www.freepik.com/free-vector/nativity-scene-background_1458409.htm'>Designed by Freepik</a>

作者簡介:
查克·米斯勒(Chuck Missler)博士是Koinonia Institute的主席/創辦人。在經歷了傑出表現的軍旅生涯,以及在公司企業環境中工作了超過30年的時間之後,他被神帶領,要以終生的努力來從事全職的聖經教導。 他創辦了Koinonia House,該組織致力于鼓勵人們研讀聖經。他還創辦了Koinonia Institute,用來幫助人們在今日的世界中,產生國度性的影響。查克·米斯勒博士的網站如下:https://www.khouse.org/
文章出處:
本文是查克·米斯勒(Chuck Missler)博士所發行的刊物 “UPDATE ”(November 2013, 24~26 頁 )中刊載的文章, 原文標題為“WE THREE KINGS…? ” (見下圖) 
***原英文文章網路版出自於 http://www.khouse.org/articles/1999/142/

翻譯:Lili
審譯編輯:星心




每年當新年的假期快來的時候,我們會爲了迎接聖誕節作準備,其中包括重溫記憶中有關我們救主降生的一系列事件。伯利恒(注1)這個地方,牧羊人,和天使都是我們熟知的。但是,對前來敬拜嬰孩耶穌的神秘的“東方博士(Magi)”,我們一般來說是知之甚少。

當我們思考耶穌降生,這個影響人類開始將其出生之年,訂定為公元元年的奇妙事情時,以下相關的背景介紹或許可以在我們圍爐時,幫助我們想出一些彼此討論的話題。

 

傳說

我們有關 “東方博士”的大部分知識,都來自於早期教會的傳說。大多數人都認爲有三位博士,因爲他們帶了三件特殊的禮物。(但聖經經文沒有計算他們的人數。)

他們被稱爲“東方博士(Magi)”,這個詞 “Magi” 來源於希臘字 “magoi” 的拉丁文形式,是從波斯語 “被揀選的祭司派別” 音譯過來的。(我們使用的 “魔術magic” 這個詞就與 “Magi” 這個詞來源於相同的字根。)

隨著歲月的流逝,這些傳說開始逐漸被添枝加葉。到了公元三世紀,這三位博士都被看成是國王。到了公元六世紀,三位博士就有了自己的名字,分別是:巴爾塔薩(Bithisarea),梅爾吉奧(Melichior),卡斯帕(Gathaspa)。

有些人甚至將三位博士與挪亞的三個兒子閃,含,雅弗聯繫起來,因此也就與亞洲,非洲,和歐洲聯繫起來。


編譯注: 

新約聖經並沒有提到東方博士(Magi)的名字,也未告訴我們到底有幾個東方博士。 西方的基督教會視他們為聖人,教會的過去傳統和傳說稱他們為三位博士,並且給了這些東方博士各種不同的名字。

巴爾塔薩(Bithisarea)巴比倫學者;

梅爾吉奧(Melichior)是一位波斯學者;

卡斯帕(Gathaspa)是印度學者。

        資料來源:https://en.wikipedia.org/wiki/Biblical_Magi

14世紀時期的一個亞美尼亞人傳說,把三位博士分別看成是阿拉伯國王巴爾塔薩(Balthasar),波斯國王梅爾吉奧(Melchior),和印度國王卡斯帕(Gasper)。這些都是非常有趣的傳說,但是我們對於這一些東方博士又真正瞭解多少呢?

 



畫作名稱:Adoration of the Magi  (東方博士對初生耶穌的獻禮)  

畫家:Bartolomé Esteban Murillo  (1617–1682)

圖片來源:
https://en.wikipedia.org/wiki/File:Bartolom%C3%A9_Esteban_Murillo_-_Adoration_of_the_Magi_-_Google_Art_Project.jpg

 

瑪代族(Medes)的祭司

古時的東方博士(Magi)是世襲的瑪代族祭司,他們被認爲具有非凡且淵博的宗教知識。其中有些祭司參與瑪代王攝政團(Median court),被證明有解夢的專長後,波斯的大利烏王(Darius the Great)就任命他們負責管理波斯的國教(注2)。正是因爲這樣的雙重職位,即民事兼政治上的顧問(civil and political counsel)被授予宗教權柄,才得以讓東方博士成爲波斯帝國(Persian Empire)的最高祭司階級,並在接下來的塞硫古王朝(Seleucid),帕提亞王朝(Parthian),和波斯薩珊王朝(Sasanian)時期,東方博士持續這樣聲名顯赫(注3)。

編譯注:

瑪代族(Medes)背景

《聖經》記載瑪代人是挪亞兒子雅弗的後代。

創世記10:2   雅弗的兒子是歌篾、瑪各、瑪代、雅完、土巴、米設、提拉。

瑪代王國位於伊朗高原的北邊,靠近裏海。波斯則位於伊朗高原的南面,靠近波斯灣。 古時波斯北邊與瑪代為鄰。波斯和瑪代是伊朗民族中比較大的兩支。

亞述興起成為帝國的時候,瑪代也同時在伊朗高原成為瑪代帝國。後來巴比倫帝國興起,與瑪代結盟,在公元前612年 攻陷亞述帝國首都尼尼微消滅了亞述。使瑪代取代亞述成為雄霸底格里斯河以東的王國,那時位於伊朗高原南方的波斯也臣服於瑪代。



波斯瑪代背景


波斯王古列二世 Cyrus the Great (or Cyrus II)是瑪代王Astyages外孫,他統一波斯各族,打敗君主國瑪代,呂底亞和巴比倫。
        
他在打敗君主國瑪代之後,使瑪代成為波斯之屬地,將其劃為行省,即瑪代省(the province of the Medes),兩者組成聯邦,史稱瑪代波斯帝國。

瑪代人在波斯的管治中被委以高職,瑪代和波斯幾乎變成同義詞。古列下令讓被擄到巴比倫等地的猶大人返回耶路撒冷。直到公元前330年為希臘亞歷山大帝所滅。
           

 

但以理的角色

給但以理的其中一個頭銜是Rab-mag,即博士(Magi)的領袖(注4)(譯者注:聖經中稱爲術士的領袖)。但以理在其非同尋常的一生中,擔任過世上兩個不同帝國:巴比倫帝國和其後的波斯帝國的主要行政負責人。當大利烏王任命但以理這個猶太人統管之前世襲的攝政團的祭司(Median priesthood)時,這種任命結果帶來各種負面的反彈,導致了一系列的陰謀,並讓但以理被扔進了獅子坑(注5)。顯然,但以理爲了讓那個有關彌賽亞的異像(在適當的時候,由一顆“星”來預示彌賽亞)最終能實現,他將此異像交托給博士中的一個秘密派別。

自從但以理在國中當政以來,波斯帝國和猶太人國家的命運都緊密地交織在一起。在亞歷山大(Alexander)大帝的遠征之後,兩個國家都相繼落入塞硫古王朝(Seleucid)的統管之下(譯者注:在公元前323年,亞歷山大大帝征服世界到達印度地帶,而在他回來的路上,因喝大量的酒,他患熱病而死在巴比倫。亞歷山大死後,所建帝國解體,經長期混戰,形成了托勒密王朝和塞硫古王朝)。後來,兩個國家又都重新獲得獨立:猶太人是在馬加比的(Maccabean)領導之下獲得獨立的,而波斯是在帕提亞帝國(Parthian Empire)內部的主要統治團體領導下獲得獨立的。

譯者注:
猶大·馬加比(Maccabean),是古代以色列人祭司長亞倫的後裔,父親是猶太祭司瑪他提亞,猶大·馬加比是第三個兒子。猶大·馬加比繼承父親對抗塞琉古帝國的統帥職位,他也是猶太人歷史中與約書亞、基甸、大衛齊名的英勇戰士。猶太人的馬加比節,就是記念猶大·馬加比在公元前165年收復耶路撒冷的聖殿,驅逐聖殿內的非猶太教信仰,並且潔淨聖殿,將其重新獻給上帝。

馬加比節又稱為光明節(希伯來語:חֲנֻכָּה或חנוכה),修殿節,獻殿節,燭光節,哈努卡節。
譯者注:
帕提亞帝國(Parthian Empire)位于今天的伊朗境內,從公元前6世紀起帕提亞這個地區一直是波斯帝國的領地,直到公元前330年被亞歷山大大帝占領。亞歷山大死後,帕提亞成爲塞流古帝國的一個行省。
公元前4世紀末3世紀初,一支來自中亞的游牧民族帕尼人,來到帕提亞並採用了帕提亞當地的語言和文化。他們的國王阿薩西斯一世(公元前247至211年在位),推翻了塞流古王國的行省總督安德拉戈拉斯,並于公元前238年宣布獨立。
公元前209年,塞流古國王安條克三世再次征服帕提亞,但是在公元前2世紀初塞流古帝國瓦解時,帕提亞人乘機奪回了以前的領地並繼續擴張。
塞流古人曾經試圖阻止帕提亞人的擴張,但在密特裏達提一世(公元前170至138年在位)和他的繼承者統治下,帕提亞人征服了波斯和美索不達米亞。
譯者注:
帕提亞人發源于伊朗高原東北部,它以該地區爲基礎,在希臘化時代(塞琉西帝國)結束時迅速占領了從兩河流域至青藏高原西部邊境的地區,建立帕提亞帝國。“帕提亞”所對應的英文是“Parthia”,源于古波斯語,後經拉丁語進入英語。它原是伊朗人的自稱,可能是“Persia”(“波斯的”)的一個變音,代表著帕提亞帝國的創建者對古波斯帝國的認同,以及對自身政治合法性的一種表達。帕提亞帝國創建後,“帕提亞人”成爲羅馬人對帕提亞帝國人民的一種稱呼,而帕提亞帝國是羅馬帝國長期的競爭對手,二者圍繞地中海東部的控制權發生了長期的衝突和多次戰爭。

 

羅馬的興起

圖左:龐培(Pompey)圖片來源:本文章出處

龐培(Pompey),第一位攻取耶路撒冷的羅馬征服者,于公元前63年攻擊了設在亞美尼亞的(Armenian)帕提亞(Parthia)軍事基地。在公元前55年,卡修斯(Carssus)率領羅馬各地區攻取耶路撒冷,並在之後,正式攻打了帕提亞(Parthia proper)。羅馬軍隊在卡雷(Carrhae)戰役中獲得了決定性地勝利,之後帕提亞人(the Parthians)聯合亞美尼亞,叙利亞(Syria),和以色列一起向羅馬進行反擊。在希律的父親安提帕特(Antipater)掌權時期,建立了有名無實的羅馬統治,在公元前40年,帕提亞人再一次入侵之前,安提帕特就撤退了。

馬可·安東尼(Mark Anthony)在公元前37年重新建立了羅馬政權,但他開始著手了一個給羅馬本身帶來不幸的遠征帕提亞的軍事行動。安東尼災難性的軍事撤退是發生在連續一波入侵帕提亞之後,帕提亞清除了所有來自羅馬的敵對力量(包括希律自己,希律逃到了埃及的亞歷山大(Alexandria),後來又逃到羅馬去了。)在帕提亞人的協助下,猶太人的主權被恢復,耶路撒冷因著猶太軍隊的駐防,防禦能力被加強。到這個時候,希律已經從奧古斯都·凱撒(Augustus Caesar)得到擔保,可以獲得“猶太人的王”這個頭銜。 然而希律中間經過三年的爭戰(包括羅馬軍隊協助他進行爲期五個月的圍城), 最後才得以占領耶路撒冷,作為自己統治的首都。



希律的耶路撒冷宮殿堡壘模型 ( Model of Herod's Jerusalem Palace-Fortress)

https://en.wikipedia.org/wiki/Herod%27s_Palace_(Jerusalem)

 

因此,希律才能得到這個難以控制的緩衝國(buffer state)的王位,而這個緩衝國是介于兩個處於競爭關係的强大國家之間的一個國家。在任何時候,希律統治下的人民有可能密謀勾結帕提亞人推翻希律的統治。

 

 

到耶路撒冷去的隨從人員

東方博士在耶路撒冷的突然出現,而在出現的過程中,可以預想得到的是他們有可能是一大隊的人馬以東方的盛大儀式來旅行,並且隨從人員當中有足够的騎兵部隊護送,以確保他們能安全進入羅馬帝國的地盤,因此他們的突然出現必然引起希律王和耶路撒冷百姓的警覺。



畫作名稱:東方博士尋訪耶穌之旅 (The Magi Journeying)(約1890年)
        紐約市布魯克林博物館
畫家:James Tissot

https://en.wikipedia.org/wiki/Biblical_Magi

這些東方博士詢問希律關于“那生下來作猶太人之王的”(注6)那個人,這樣的詢問對希律來說實在是一個故意的侮辱,因爲希律不是一個猶太人(注7),他是圖謀賄賂才得到 “猶太人的王” 這個頭銜的。希律咨詢了他的猶太聖經學者後,他從塔納克(英文:Tanach)的預言中發現承受應許者(the Promised One),即彌賽亞,將會出生在伯利恒(注8)。 (譯者注:塔納克即猶太人的舊約聖經。) 然而,希律却故意隱藏自己心中的顧慮,反而表現出有真正的興趣要知道“那生下來作猶太人之王的”人,所以,希律請求東方博士要隨時向他通報。在找到嬰孩耶穌並獻上他們帶有預表性的禮物之後,東方博士們“在夢中被主指示”(馬太福音2:12)(他們最容易領悟的一種溝通方式)後,就沒有再理會希律的請求,而直接回到自己的國家。



畫作名稱:東方博士的獻禮  (Adoración de los Reyes Magos)(1568年)
索馬亞博物館 (Museo Soumaya, Mexico City)
畫家:El Greco

https://en.wikipedia.org/wiki/Biblical_Magi

 

聖誕禮物

黃金,乳香,和沒藥也是有預表性的三件禮物,它們分別在預表我們主的君王,祭司,和救贖主的職分。黃金預表耶穌的君王身份;乳香是被用在祭司職位中的一種香料;沒藥是一種保存尸體不腐爛的膏油,預表主耶穌的死。在千禧年時候,耶穌仍將收到黃金和乳香作爲禮物(注9),但不會有沒藥。因為耶穌的死是一次獻上就永遠獻上的。你今年將會獻什麽給耶穌作爲禮物呢?與耶穌討論ㄧ下吧。

 

         東方博士獻給嬰孩耶穌的三個禮物,從上到下:黃金,乳香和沒藥。


             https://en.wikipedia.org/wiki/Biblical_Magi

 

 

以下為原來文章的注解

注1:關于爲什麽是在伯利恒的相關背景知識,請研讀《路得記》,或者我們的簡裝版《浪漫的救贖(The Romance of Redemption)》

注2:解夢(oneiromancy),不是占星術,是希臘歷史學家希羅多德(Herodotus)提到過的一項重要技能,I.107,120;VII.19.

注3: Zondervan圖解百科聖經(Zondervan Pictorial Encyclopedia of the Bible),4:31-34.

注4:但以理書4:9;5:11

注5:但以理書第6章

注6:馬太福音2:2

注7:希律是一個以東人(Idumean或an Edomite),一直以來都是以色列的仇敵。

注8:彌迦書5:2(是從聖經啓示而來的,不是從占星術啓示而來。)

注9:以賽亞書60:6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11)完結篇

 

作者:Lili (末世先鋒特約研究專員)

編譯審稿及資料搜證:末世先鋒研究翻譯團隊 

 

一美元紙幣上美國國璽文字與圖案的解密

隱藏的猫頭鷹圖案

在一美元的正面,在四個角都各有一個“1”,只有右上角的“1”的四圍是一個“盾牌”。在“盾牌”左上角的月牙的左上方,如下圖所示(圖片來源https://johntebeau.wordpress.com/2009/12/29/minervas-owl-from-the-one-dollar-bill/),有一個“圓點”,這個“圓點”被放大時,就可看出,它實際上是一隻猫頭鷹。下圖是密涅瓦(Minerva)猫頭鷹,密涅瓦是雅典娜(Athena)在羅馬的名稱。

 密涅瓦猫頭鷹(Minerva's Owl)

 

                                                                                               一美元上的猫頭鷹
上圖為一美元紙幣正面。可以點擊圖片本身放大。

巴伐利亞光明會,即我們今天所知道的光明會的前身,也是使用猫頭鷹作爲其標誌符號[1],如下圖(http://illuminatisymbols.info/illuminati-minerval-owl/)。

                          光明會的密涅瓦猫頭鷹

 


                         光明會的密涅瓦猫頭鷹

那麽猫頭鷹爲什麽會這樣被使用呢?猫頭鷹在黑暗中仍然可以看見,代表隱秘的知識,智慧,由少數秘密會社精英份子所掌管。也因爲如此,他們被稱爲“被光照的”或“被開啓的”(The Illuminated),這與光明會(Illuminati)是同義詞。 而撒旦的名字Lucifer 的意思就是“帶來光明者 light bringer“ 或是”載光者 light bearer“。(以賽亞14:12 KJV)

以賽亞14:12~14 中描述撒旦Lucifer 身為明亮之星 (帶來光明者) 的驕傲自大,視自身為上帝的野心。

12. 明亮之星,早晨之子啊,你何竟從天墜落?你這攻敗列國的何竟被砍倒在地上?

13. 你心裡曾說:我要升到天上;我要高舉我的寶座在神眾星以上;我要坐在聚會的山上,在北方的極處。

14. 我要升到高雲之上;我要與至上者同等。

 

猫頭鷹實際上是希臘女神雅典娜(Athena)或羅馬女神密涅瓦(Minerva)的象徵[2],[3],[4],[5],[6],如下圖,而雅典娜就是巴比倫崇拜中太陽神巴力的妻子塞米勒米斯(Semiramis)。

塞米勒米斯在腓尼基(即西頓)被稱爲亞斯她錄(Ashtoreth)(王上11:5),即耶利米書提到的天后(queen of heaven),在巴比倫被稱爲以斯塔(Ishtar)(見下圖),在埃及被稱爲伊西斯(Iris),在希臘被稱爲雅典娜[7],在羅馬被稱爲維納斯(Venus),在亞洲被稱爲天后或是媽祖(Cybele)[8],[9],[10],[11],[12]

 

                         雅典娜(Athena)                   

 

下圖是以斯塔(Ishtar)雕像,我們看到她的左右兩側各有一隻猫頭鷹,而且以斯塔的脚也是猫頭鷹爪子的形狀。“日光之下無新事”,古巴比倫的偶像崇拜今天正以各種不同的名稱和形象,出現在世界各地。

                        塞米勒米斯(Semiramis)

 

結論

雖然美國國璽的設計及其符號有著普通大衆所認同的官方說法,但是從上文的分析中我們看到,國璽和一美元的確有著很多與共濟會符號的關聯。

奇怪的是,設計了正反兩面的國璽,却又只有正面的鋼印模被製作,其反面印模的模具甚至從未被製作。而國璽的正反兩面,至今只有同時出現在一美元上。

就連美國國家公共事務局(U.S. department of state bureau of public affairs)都承認:從1815年到1871年,美國使用蠟製印璽作為條約和文件的封印,而封印需要蠟製印璽的兩面被帶有國璽正反面圖案的印模壓印。

但是為何在這一段將近60年的時間當中,壓印國璽反面圖案的模具遲遲未被製作出來?

筆者相信,在未來當我們看見國璽的反面模具被製作出來,並且被廣泛使用時,那可能就是另一個世代的徵兆,表示離主再來的日子就更近了。

另外,美國國璽正反兩面上的那三則拉丁箴言,兩則拉丁箴言分別在1991年9月11日由老布希總統在國會宣告新世界秩序(New World Order), 以及希拉蕊在2016年接受提名演說時宣告 Out of Many One(拉丁原文 :’E pluribus unum’)。 如今,只剩下第三則拉丁箴言 “他祝福我們的行為”,尚待宣告。

何時會被宣告出來,代表仇敵進入最後階段的佈局,這也是未來值得我們關注的徵兆。

                                                                          國璽正面,一般也叫作美國國徽。

國璽正面的圖案在很多方面被美國政府廣泛地所使用。 它出現在一些硬幣,郵票,出版物,旗幟,軍事制服,公共古蹟,公共建築,護照等美國政府發行的物品。

 


                      美國護照上的國璽正面圖案


上圖為美國國務院目前使用的國璽正面模具,這是全美政府部門每年在3000 多份正式文件上壓印國璽正面圖案唯一的模具, 由國務院管理並全權使用。這唯一的模具是自1782年以來使用的第七個模具,而國璽反面的模具甚至從未被製作。

 
                     國璽正面模具所壓印出來的圖案

https://en.wikipedia.org/wiki/Great_Seal_of_the_United_States

 

以下視頻內容:美國國務院內國璽正面模具的運作過程

請點擊此網站 http://greatseal.com/faqs.html,觀看網站的視頻。從10分40秒至12分30秒。下圖為此網站視頻的示意圖。



 


                                                                                                 國璽反面

 



             國璽的正反兩面,至今只有同時出現在一美元背面

 

編譯注:

                                                                         蠟製印璽作為文件或條約的封印

當1782年6月20日美國大陸會議(the Continental Congress)通過美國國璽正反兩面的設計時,社會上普遍使用(蠟製的)印璽封印(也稱“懸掛封印”)。這種蠟製的印璽封印是透過絲帶或繩子附著在文件上。印璽封印有兩面,因此國璽需要反面的圖案設計。

由於壓印國璽反面圖案的模具從未被製作出來,所以蠟製印璽封印的使用在1871年停止之前,國璽正面圖案的印模只在少數情況下被使用。 


資料來源: http://greatseal.com/history/pendant.html
編譯注:美國國家公共事務局對為何國璽反面圖案的模具從未被製作出來的解釋如下。
 
根據美國國家公共事務局 (U.S. department of state bureau of public affairs)的官方文件解釋,1782年6月20日美國大陸會議(the Continental Congress)所通過的查爾斯湯姆森 (Charles Thomson)書面描述有關美國國璽正反兩面的設計當中指出:國璽反面的設計是為了以防萬一國璽反面的圖案需要被壓印在蠟製印璽 (wax pendant seals) (見上圖)的背面。而當初國璽反面圖案設計的用意並非要與國璽正面分開使用。 

雖然從1815年到1871年,美國使用蠟製印璽作為條約的封緘,但蠟製印璽的背面卻從未被壓印。把壓印國璽反面圖案的模具製造出來的熱忱已經消逝,而且時至今日連一個模具還未被製作出來。目前我們在一美元紙鈔上看到國璽反面的官方正式設計的圖案幾乎與原設計的手稿草圖相同。 

資料來源:以下網站官方文件的第9頁和第11頁https://www.state.gov/documents/organization/27807.pdf
 

 

 

老布希總統在國會宣告新世界秩序(New World Order),  第45 秒

 

老布希總統在白宮宣告新世界秩序(New World Order),  第8秒

 

在2016年接受民主黨提名的演講中,希拉蕊 克林頓呼籲團結。 她說:“我們的座右銘是’E pluribus unum’,『合眾為一』。

 

希拉蕊口中的『合眾為一』是什麼意思? 希拉蕊黨內總統提名大會演講解析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1)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2)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3)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4)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5)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6)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7)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8)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9)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10)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11) 完結篇

 

資料來源

[1] http://illuminatiwatcher.com/decoding-illuminati-symbolism-moloch-horns-satan/

[2] George V. Tudhope: Bacon Masonry, Kessinger Publishing, p. 23.

[3] http://illuminatiwatcher.com/decoding-illuminati-symbolism-moloch-horns-satan/

[4] http://www.irishoriginsofcivilization.com/the-goddess-minerva.html

[5] Thomas Horn, Apollyon Rising 2012: The Lost Symbol Found and the Final Mystery of the Great Seal Revealed, Defender, p.118.

[6]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LzL53xh7-po @第5分鐘

[7] http://aletheia.consultronix.com/7.html

[8] John M. Strohman, J.D., Application Commentary of the Gospel of Matthew: 2015 Revised Edition, Cross Centered Press, p.247.

[9] John F. MacArthur, Matthew 1-7 MacArthur New Testament Commentary, Moody Publishers, p.5.

[10] Ron Bain, God Revealed: Seven Parables Seven Churches A Two Thousand Year History, iUniverse, p.7.

[11] Timothy Hugee, Age of the Gentiles and the White God Delusion:  A True Logical Bible Study On, Race, Sex, Power, Politics, and War, AuthorHouse, p.363.

[12] http://aletheia.consultronix.com/7.html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10)

作者:Lili (末世先鋒特約研究專員)

編譯審稿及資料搜證:末世先鋒研究翻譯團隊 

 

一美元紙幣上美國國璽文字與圖案的解密

鷹的左、右翼和尾巴

鷹的右翼有32根羽毛,代表蘇格蘭禮共濟會的32等級。鷹的左翼有33根[1],[2]羽毛,代表蘇格蘭禮共濟會的最高等級33級。尾巴有9根羽毛,代表約克禮(York Rite)共濟會的9級。

 

六芒星(Hexagram)和數字13

六芒星是由一個等邊三角形壓在另一個等邊三角形之上,表示人在耶和華神之上。它是非常古老的巫術符號,並且是巫術中最有能力的符號之一[3],[4],[5],[6],[7],也是共濟會的主要標誌符號之一[8],[9]

很多人常常把共濟會的六芒星和以色列的大衛之星(Star of David)混爲一談,但實際上它們是不同的。大衛之星並不是一個三角形壓在另一個三角形之上,而是兩個等邊三角形交織(interweave)在一起,表示耶和華神與人的合一[10](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NOGR-tAzSI,15分11秒),如下圖。撒但常常扭曲神的創造,然後拿來使用。

 

 

    六芒星    

 

                               大衛之星

Mark Biltz[11]特別針對大衛之星作出瞭解釋,大衛之星的希伯來原文是“Magen David”,字面意思是大衛的盾牌“Shield of David”(詩篇115:9,詩篇89:18),指的是耶和華神。大衛之星由12個等邊三角形組成,代表以色列的12個支派,如下圖(欲知有關大衛之星的詳細內容,請參看我們事工網站的另外一篇Blog文章http://wp.me/p20H3R-Fm)。

                       代表以色列12支派的大衛之星

在國璽的正反面共有三個六芒星,如下圖,第一個六芒星在國璽的反面;第二個六芒星在國璽正面的鷹上方的榮耀區域,由13個五角星排列組成;第三個六芒星也在國璽正面,由圖中的兩個紅色大三角形組成。三個六(6)芒星 = 666(啓示錄13:18)。

 

                          國璽上的三個六芒星

 

 

數字13

國璽上有多處出現13,反面的金字塔有13階,ANNUIT COEPTIS有13個字母,正面的鷹上方有13顆星,E PLURIBUS UNUM也有13個字母,盾牌上有13道條紋,橄欖枝上有13片葉子, 13支箭等等。在聖經中,13被認爲是背叛的意思[12],[13],[14]

 

MASON

共濟會的英文是Freemason,我們在國璽的反面(或一美元反面的左邊)就能找到MASON這個單詞,如下圖,這裏的MASON就是指Freemason。這也隱含指出,印刷美元貨幣的美聯儲的真正擁有者就是共濟會。

                                                                                                   MASON

 



            拉丁文  E Pluribus Unum (位於鷹頭的兩側小字)

 

拉丁文 E  Pluribus  Unum

包括13個字母,意思是合衆爲一(out of many, one),普通大衆認爲這個詞是指美國公民由不同的種族組成,(Thomas Horn在p.136講的),但若在國璽符號的神秘語境中解釋,很明顯,它是指一位神(god)在不同的文化和不同的時期,却有各種不同的名稱[15]。Thomas Horn指出,國璽上的另外兩則箴言都與阿波羅(Apollo)有關,所以此拉丁文的後一種解釋更讓人信服。

 

資料來源

[1] S. V., SV Henson,The Illumination Book: The gift of empowerment for those who can handle the truth, CreateSpace Independent Publishing Platform, p.25

[2] John Buckley, Prophecy Unveiled,  Xulon Press, p.61.

[3] http://www.moresureword.com/starof.htm

[4] http://www.seedofabraham.net/stardavd.html

[5] http://www.cuttingedge.org/news/n2223.cfm

[6] http://www.jesus-is-savior.com/False%20Religions/Wicca%20&%20Witchcraft/star_of_david.htm, The Hexagram

[7] http://www.whale.to/b/hexagram_h.html

[8] 何新:《統治世界——手眼通天共濟會》,同心出版社,p.9-10.

[9] http://www.biblebelievers.org.au/masonic3.htm, Symbols of Masonry

[10]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NOGR-tAzSI,15分11秒

[11] http://www.awesomelamb.com/Store/magen/magen.html

[12] http://www.jesus-is-savior.com/False%20Religions/Wicca%20&%20Witchcraft/13.htm 数字13首次出现在圣经中的创世纪14:4,五王“已經事奉基大老瑪十二年,到十三年就背叛了”,所以13有背叛的意思。

[13]寧錄是含的孫子,是亞當的第13代子孫,他創立了巴別,即巴比倫。

[14] “寧錄”的希伯來文意思是“反叛”。( H5248 Brown-Driver-Briggs, Nimrod = “rebellion" or “the valiant" )

[15] Thomas Horn, Apollyon Rising 2012: The Lost Symbol Found and the Final Mystery of the Great Seal Revealed, Defender, p.136.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1)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2)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3)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4)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5)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6)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7)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8)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9)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10)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11) 完結篇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9)

 

作者:Lili (末世先鋒特約研究專員)

編譯審稿及資料搜證:末世先鋒研究翻譯團隊 

 


               金字塔下端的拉丁文“Novus Ordo Seclorum”

一美元紙幣上美國國璽文字與圖案的解密

拉丁文“Novus Ordo Seclorum”

基督教專欄作家及多本暢銷書的作者Thomas HornThomas Horn 在其深入研究的著作“Apollyon Rising 2012”的137頁當中指出:  身爲共濟會之友的湯姆森(Charles Thomson)是從維吉爾的牧歌四第5行 (Virgil’s Eclogue IV ) 當中的預言性拉丁文箴言 “Magnus ab integro seclorum nascitur ordo” (英文翻譯為: “and the majestic roll of circling centuries begins anew”,中文就是 “新世紀的雄偉滾動開始” )得到啓發,而在國璽上位于金字塔和全知眼的下方,加上“Novus Ordo Seclorum”這句拉丁文,翻譯出來就是“新世界秩序"(New World Order,One World Order或A New Order of the Ages)。[1] 它要實現的是世界政府(Global Government),藉由統一世界宗教,政治,和經濟來實現,這正是啓示錄中預言的末世敵基督要實現的。

Thomas Horn 指出,具諷刺意味的是,基督徒從中世紀開始,都誤信“新世紀的雄偉滾動開始” 這一段預言性拉丁文箴言,是在預言耶穌基督的降生,以為“新世紀的雄偉滾動”是因著救主耶穌的到來才興起的。

殊不知“新世紀的雄偉滾動開始”其實是源自更早之前古希臘時代一群信仰阿波羅神的女靈媒(Cumaean Sibyl – a pagan prophetess of Apollo, 即聖經中的邪惡欺騙者)。[2]

當大家去讀維吉爾的著作時,很明顯可以發現, 信仰阿波羅神的女靈媒們預言中的聖子(divine son)指的是朱庇特(即宙斯)的兒子阿波羅。當撒旦在一個新的密教黃金時代回到地上掌權時,阿波羅就會從諸神那裏得著神秘的“生命”而回到地上。 所以 “新世紀的雄偉滾動開始” 的拉丁原文 “Magnus ab integro seclorum nascitur ordo” 原始被賦與的含意就是在等待迎接古希臘女靈媒們的聖子-宙斯的兒子阿波羅; 這也是羅斯福,華萊士 (Henry Wallace) 以及古拉斯·羅裏奇(Nicholas  Roerich)所期盼的。[3]

MDCCLXXVI  位于國璽反面的最下方,是羅馬數字(M = 1000 ,D = 500 ,C = 100 ,L = 50 ,X = 10 ,V = 5 ,I = 1)[4],把 “MDCCLXXVI” 中的所有數字加起來就得到1776(1000 + 500 + 100 + 100 + 50 + 10 + 10 + 5 + 1 = 1776 )。

而光明會恰巧也成立于1776年(參見上文),所以1776並非專指美國獨立于1776年。當我們把“MDCCLXXVI”中的9個字母依次排列在3個三角形的9個頂點,如下圖,當我們只計算3個三角形下方的6個頂點時,得到“DC LX VI”。我們把“DC LX VI”的羅馬數值加起來就得到666(500 + 100 + 50 + 10 + 5 + 1 = 666),這正是啓示錄中所提到的獸名的數目。

 

                  MDCCLXXVI的羅馬數值加起來就得到666

 

 

                              美國國璽上鷹的符號

我們知道,在起初設計美國國璽時,第一設計委員會提交的設計圖案中,就有一隻雙頭鷹[5],即鳳凰鳥,而且第三設計委員會的巴頓 (William Barton) 也在設計中也出現了 “火焰中的鳳凰”(Phoenix in Flames)[6],[7],當然,鳳凰後來被其他設計委員會改成了現在的鷹。


       
              第三設計委員會的巴頓(William Barton)的初步草圖“火焰中的鳳凰”出現在五先令上。

“火焰中的鳳凰” - 巴頓說:“鳳凰是英國自由的象徵,由她的後裔在美國復興。” 早些時候,在1778年發行的南卡羅來納州的五先令(左)上出現了一個神話般的鳳凰。

「先令」(Shilling)曾經是英國,前英國附庸國/附屬國大英國協Commonwealth)的貨幣單位,亦有在已退出大英國協的愛爾蘭坦尚尼亞通用。


http://greatseal.com/committees/thirdcomm/index.html

 

 

                                                                                              33階共濟會員的標符號
(圖片 http://illuminatisymbols.info/33rd-degree-mason-double-headed-eagle/)

 

鳳凰鳥長久以來也一直作為共濟會使用的標誌符號,33階共濟會員就使用雙頭鷹作爲其標記,如上圖,Manly P. Hall 和 Albert Pike在各自的著作中,都分別揭露了這個鷹就是鳳凰鳥的秘密[8],[9]

Manly P. Hall [10]還進一步指出了國璽上的鷹和普通鷹的不同特徵,他說國璽上鷹喙的形狀不同,脖子也較長,頭部後面還有一小撮頭髮。

其實這些是設計者故意留下的標誌,下面三幅圖是國璽上的鷹,鳳凰鳥,和美國鷹的圖片對比,確實可以看到國璽上鷹的一些特徵與鳳凰鳥相似。

                 湯姆森(Charles Thomson)設計的國璽鷹

 

                                                                                                   美國鷹

                                                                                                    鳳凰

 

鳳凰鳥代表那些少數的,有能力的,優越的,有隱秘智慧的精英統治者[11] ,而國璽上的那只鷹(即鳳凰鳥)的爪子中一邊抓住橄欖葉(代表和平),一邊抓住箭(代表戰爭),表示戰爭與和平是掌握在這群少數精英統治者手中。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1)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2)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3)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4)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5)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6)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7)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8)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9)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10)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11) 完結篇

資料來源

[1] Apollyon Rising 2012: The Lost Symbol Found and the Final Mystery of the Great Seal Revealed Paperback – November 24, 2009 by Thomas Horn, p.137

[2] Cumaean: 庫邁 (地名:意大利那不勒斯Naples, Italy附近的古希臘殖民地)/ Sibyl: 古希臘散佈在希臘,意大利,黎凡特(Levant)和小亞細亞(Asia Minor)的女靈媒。Cumaean Sibyl -在古希臘殖民地庫邁向阿波羅神獻祭的女祭司 (Apollonian oracle)。

https://en.wikipedia.org/wiki/Cumaean_Sibyl

https://en.wikipedia.org/wiki/Sibyl

https://en.wikipedia.org/wiki/Cumae

 

[3] 同注釋98

[4] http://greatseal.com/symbols/MDCCLXXVI.html

[5] http://greatseal.com/symbols/eagle.html

[6] http://greatseal.com/committees/thirdcomm/index.html

[7] Thomas Horn, Apollyon Rising 2012: The Lost Symbol Found and the Final Mystery of the Great Seal Revealed, Defender, p.125.

[8] Manly P. Hall, The Lost Keys of Freemasonry, (New York: Tarcher/Penguin, 2006),

p. 108. “鳳凰”的象徵符號就是神秘的雙頭鳥,現在稱為鷹,是共濟會符號。

[9] Albert Pike, Magnum Opus,  Kessinger Publishing, LLC (September 10, 2010) ,[p. xviii]. 鹰是埃及曼德斯(Mendes)神(也就是山羊頭惡魔巴弗滅Baphomet )的象征,代表太阳。

[10] Thomas Horn, Apollyon Rising 2012: The Lost Symbol Found and the Final Mystery of the Great Seal Revealed, Defender, p.126. “The Phoenix symbol is… as an emblem among nearly all civilized nations of royalty, power, superiority, and immortality." 例如,中國只有皇族才可以穿龍鳳的袍子。

[11] http://greatseal.com/symbols/eagle.html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8)

編譯注:本段專文繼續探討有關啟示錄2:12中的別迦摩撒旦祭壇之相關內容

 別迦摩祭壇的部份近距離照片,此祭壇現收藏于柏林市的別迦摩博物館(Pergamon Museum, Museum Island , Berlin) 

圖片來源:https://www.flickr.com/photos/telemax/7191617508

 

本段專欄文章作者: 星心

編譯審稿及資料搜證:末世先鋒研究翻譯團隊

 

末世先鋒編譯團隊在搜證與示錄2:12別迦摩祭壇 (撒旦寶座)相關資料時,發現一段有關美國總統歐巴馬耐人尋味,得一探究竟的事情。

200888, 歐巴馬接受民主黨黨正式提名為總統參選人的時後,他發表競選宣言的講壇設計曾被人批評為宙斯神廟。

 當時在丹佛市Invesco Field這個可以容納75,000人的大型體育館裏面,歐巴馬站在這個外型類似別迦摩宙斯祭壇的舞台上,接受全場黨代表的熱烈鼓掌歡迎。因此 2008828日的《紐約郵報》(New York Post)使用以下令人震驚的句子作為的刊頭大標題:天啊!民主黨豎立了歐巴馬神廟。(英文原文:‘O’ MY GOD: DEMS ERECT OBAMA TEMPLE)

 《紐約郵報》(New York Post)稱歐巴馬的舞台設計為神廟。 其英文標題為:

o' my god, dems erect obama temple” 

http://johnnycirucci.com/obamatemple/ https://zh.scribd.com/document/12722292/The-Angel-of-Pergamon



 

 

美國基督教界對《歐巴馬神廟》的看法

基督教專欄作家及多本暢銷書的作者Thomas Horn在其專文[1]

“不管歐巴馬是否有從參訪位于柏林撒但寶座的時候獲得靈感,

驚人的是他下一步所做的事。

他ㄧ回到美國馬上委託建商為他蓋了一個豎滿希臘圓柱的舞台,

用來宣告他重要的提名演說。

由於用來向宙斯獻祭的希臘神廟被建的目的是用來安置宙斯這個守護神。

共和黨因此諷刺歐巴馬是在扮演“奧林匹斯山上”的宙斯。”[2]

 

身兼基督教作家和網路媒體人的Joel Richardson甚至毫不隱諱地說: 歐巴馬發表總統提名演說的這個舞台幾乎完全是耶穌(啟示錄2:12-13)提到的“撒旦寶座”(也就是“宙斯祭壇”)的複製品。[3]

 


           2008年8月28日丹佛市,歐巴馬發表總統提名演說的舞台
https://joelstrumpet.com/berlins-pergamum-museum-closes-for-5-years/


                      歐巴馬發表總統提名演說的舞台
https://joelstrumpet.com/berlins-pergamum-museum-closes-for-5-years/



                    柏林別迦摩博物館內的宙斯祭壇
                http://www.whale.to/c/seat.html

 

          2008年8月28日,歐巴馬站在舞台中央發表總統提名演說
           http://www.whale.to/c/altar_of_zeus.html



                     柏林別迦摩博物館內的宙斯祭壇
             http://www.whale.to/c/altar_of_zeus.html

2008128日,基督教學者J.R. Church在他主持的“Prophecy in the News”節目中說, 歐巴馬在同年88日,民主黨全國代表大會中發表提名演說的講壇就是仿造被收藏於柏林別迦摩博物館內的宙斯祭壇所設計的。[4]

 

 

歐巴馬被質疑為何在一個外表像撒但寶座的舞台

上發表政治演講的一個可能的原因:

他可能是末世預言中所預言的重要人物

 17世紀伊斯蘭什葉派傳下來的聖訓包含了先知穆罕默德的堂弟及女婿阿里··阿比·塔利布 (Ali ibn Abi-Talib) 所發的預言。

阿里··阿比·塔利布預言就在馬赫迪(Mahdi :伊斯蘭末世救世主)返回之前,一個高個子的黑人將執掌西方政府的大權 。這位領導人將統御地球上最強大的軍,其身上並帶有從第三位伊瑪 (英imam,翻譯為阿拉伯語中的「領袖」)來的名字海珊 Hussein ),而這個名字本身就是一個明確的訊號[5]

新聞專欄作家 Amir Taheri 200810月在《富比士雜誌》(Forbes Magazine)提出了以下這個問題:是否這個伊斯蘭預言似乎認為歐巴馬是來幫助什葉派穆斯林救世主征服世界的所應許的勇士?” Amir 指出歐巴馬的名字 巴拉克·海珊(英文:Barack Hussein)在阿拉伯語和波斯語中的意思是 海珊的祝福“the blessing of Hussein” ),而他的姓 歐巴馬在波斯語的意思他和我們同在[6]

 

歐巴馬甚至被《時代雜誌》隱喻為黑人彌賽亞

 

《時代雜誌》(TIME magazine,Vol. 172 No. 21) 於2008年11月24日在

《NATION》的專欄評論區所撰文的標題是《歐巴馬和黑人彌賽亞的神話》

(原文章標題:Obama and the Myth of the Black Messiah)

  

 不管歐巴馬總統被諷刺是在扮演“奧林匹斯山上”的宙斯,

或是被人質疑是否他就是預言當中那一位要來幫助救世主征服世界的“所應許的勇士, 這都讓歐巴馬成為惹人爭議,且帶有神秘性的政治人物。

然而,為什麼在選舉勝利之前, 歐巴馬似乎著迷於撒但寶座-宙斯祭壇這種反基督教的象徵。

他難道不知道站在宙斯祭壇上面發表煽動人心的政治演說會讓人將他和希特勒聯想在一起。

J.R. Church 在他200812“Prophecy in the News”的文章中,引述ㄧ位

名為 El Gallo網路作者的研究文章,El Gallo質疑被媒體冠上彌賽亞稱號的歐巴馬為什麼選擇在一個複製的撒但寶座上,對一大群年輕觀眾發表他煽動人心的政治演講,就如同希特勒在數十年前所做的一樣。[7] [8]

難道政治智商極高的歐巴馬不曉得在美國總統大選中,只要與反基督教沾上邊,就可能會傷害他的政治前途。 因為儘管美國憲法禁止任何參選公職的人須具備任何的宗教背景,但是幾乎所有的總統當選人都是基督徒。  ( “Almost all U.S. presidents, including Trump, have been Christians“ by DAVID MASCI    資料來源   http://www.pewresearch.org/fact-tank/2017/01/20/almost-all-presidents-have-been-christians/)

 

歐巴馬在一個外表像撒但寶座的舞台上發表政治演講

另一個可能的原因:啟動神秘的靈界儀式

 基督教專欄作家及多本暢銷書的作者Thomas Horn曾經以歐巴馬宣誓就任總統時,並未將手放在聖經上宣誓,質疑其動機,認為歐巴馬本身很清楚地知道宣誓的對象和誓言本身帶有超自然的靈界影響力。所以他當時發誓言的對象並非是基督教的神耶和華。 (資料來源 https://www.newswithviews.com/Horn/thomas109.htm#_ftn7)

點擊以下網路聯結,看歐巴馬在白宮的 Map Room 裏面,於大法官面前舉手宣誓就任美國總統的照片 (並未手掌按著聖經宣讀誓言),請參考以下網站。

https://www.theguardian.com/world/2009/jan/22/obamainauguration-

second-swearing-in-ceremony


 

Thomas Horn並且認為這也就是為何歐巴馬在競選時選擇站在宙斯祭壇上發表煽

動人心的政治演說的原因。

Thomas Horn 指出:對於密教,例如共濟會(Masons/ freemason)這樣的團體來說, 儀式,手勢,以及國家首腦在宣誓就職時使用聖經等書籍這一些動作被視為是最重要且帶有高度神秘性的行為。這就是為什麼密教所做的一切都是透過定規的儀式來進行的。超自然在內的靈界力量可以因此被操縱,捆綁和釋放,進而引發祝福或是詛咒。

(資料來源  https://www.newswithviews.com/Horn/thomas109.htm#_ftn7   http://www.millennialfreemason.com/2009/01/1st-ever-masonic-presidential.html)

在此附帶一提的是被認為是密教組織的共濟會曾在2009年1月20日在華盛頓特區舉行的首屆總統就職舞會上向歐巴馬總統致敬。 (資料來源  https://aftermathnews.wordpress.com/2009/01/03/first-ever-masonic-inaugural-ball-to-be-held-for-obama/

2017年德國紐倫堡市的政刊物, 在提到希特勒發表演說的高聳露天講壇,以及齊柏林廣場(Zeppelin Field)上的綜合建築體的時候,使用以下帶有負面神秘色彩的批判語氣:

希特勒委任的設計師 阿爾貝特·施佩爾(Albert Speer)把整個齊柏林廣場(Zeppelin Field)設計成一個帶有邪教性質的空間。(原文:Albert Speer designed the Zeppelin Field as a cultic space…)[9]

阿爾貝特·施佩爾(Albert Speer)在他所寫的回憶錄《第三帝國內幕》(德語:Erinnerungen)書中說到齊柏林廣場(Zeppelin Field)上的綜合建築體(包括高聳露天講壇)的目標就是要將希特勒的力量傳遞給子孫後代。[10]

這也許能解釋為什麼希特勒和歐巴馬要站在外表類似撒但寶座的宙斯祭壇上面這種反基督教的象徵發表煽動人心的政治演說。

 

歐巴馬總統敵對上帝選民以色列的行為

值得注意的是歐巴馬在他最後一任的總統任期結束前,居然改變了美國對其盟邦以色列友善的外交政策。

2016年 歐巴馬總統並未對聯合國安理會2332號決議案行使否決權,造成以色列主權嚴重受到挑戰。

美國當時對這一個決議案的態度被後來新上任的美國總統川普所任命的駐以色列大使弗里德曼 ( David Melech Friedman) 強烈批評。

弗里德曼說:在總統任期結束前,歐巴馬選擇不否決聯合國安理會第2332號決議的行為,就是認同並支持譴責以色列在自己的領土上建立猶太人自治區。[11]

從聖經的角度來看,以色列難道沒有權力在上帝應許給亞伯拉罕子孫的土地上建立自己的自治區?

當然,以色列有權力這麼做。

網站 onenewsnow.com 所刊登有關弗里德曼批評歐巴馬的原文如下:

Friedman strongly rebuked Obama for his decision to not veto the U.N. Security Council Resolution 2332 at the end of his presidency – a decision that condemned Israel for erecting settlements on its own land.[12]

歐巴馬總統打破了美國以往重要的外交慣例,居然加入了聯合國安理會其它國家的行列,同聲譴責以色列。歐巴馬的態度無疑是敵對和剝奪以色列生存權的行為。

這似乎與曾經站在齊柏林廣場(Zeppelin Field)撒旦的祭壇上的希特勒所鼓吹的反猶太主義如出一轍。

希特勒和歐巴馬都做出嚴重傷害猶太民族生存權的行為。

 

 

資料來源

[1] https://www.newswithviews.com/Horn/thomas109.htm

[2] https://www.newswithviews.com/Horn/thomas109.htm

[3] 原文如下,“As an aside, while many saw it as a deeply ominous sign, I personally found it more humorous that when President Obama made his initial acceptance speech in 2008 for the DNC presidential nomination, it was in a nearly perfect replica of what Jesus referred to as “the throne of Satan.”   https://joelstrumpet.com/berlins-pergamum-museum-closes-for-5-years/

[4] https://zh.scribd.com/document/12722292/The-Angel-of-Pergamon

[5] https://www.newswithviews.com/Horn/thomas109.htm#_ftn7

[6] https://www.newswithviews.com/Horn/thomas109.htm#_ftn7

[7] https://www.newswithviews.com/Horn/thomas109.htm#_ftn7

[8] 原文如下,“So, curiously, Obama chose to deliver his rousing political coming-out speech to the assembled, mostly youthful, masses from a replica of the Throne of Satan, just like Hitler had done many decades ago. Of course the oblivious U.S. media had no idea, and wrote Richardson off as a nut, as their hero – a man certain people across the United States were openly calling a messiah…”

http://www.fulfilledprophecy.com/discussion/viewtopic.php?f=13&t=44179&start=0&st=0&sk=t&sd=a

 

[9] https://www.nuernberg.de/imperia/md/stadtportal_e/dokumente/zeppelin_field_nuremberg_refurbishment.pdf

[10] https://en.wikipedia.org/wiki/Inside_the_Third_Reich

[11] https://www.onenewsnow.com/national-security/2017/10/01/us-ambassador-to-un-calls-israeli-occupation-a-fallacy

[12] https://www.onenewsnow.com/national-security/2017/10/01/us-ambassador-to-un-calls-israeli-occupation-a-fallacy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1)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2)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3)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4)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5)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6)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7)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8)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9)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10)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11) 完結篇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7)

 

編譯注:本專文是延續前文有關新約聖經啟示錄2:12中所提到的別迦摩


 別迦摩祭壇,現收藏于柏林市的別迦摩博物館(Pergamon Museum, Museum Island , Berlin) 
圖片來源:https://en.wikipedia.org/wiki/Pergamon_Altar 

 

作者:Lili (末世先鋒特約研究專員)/   星心

編譯審稿及資料搜證:末世先鋒研究翻譯團隊 

 

所以,現今這個宙斯祭壇已經不在別迦摩這個地方。
而是在德國伯林市的別迦摩博物館。


柏林別迦摩博物館所展示模擬公元前2世紀時的別迦摩宙斯祭壇和相關區域的模型  

在這個別迦摩的模型,讀者可以看到雅典衛城上築有宙斯祭壇,其週圍是羅馬式建築。祭壇位於靠近中心的衛城庭院露臺上,祭壇樓梯面向左(西)。

https://en.wikipedia.org/wiki/Pergamon_Altar

 


標示出不同區域名稱的別迦摩模型示意圖。圖中央的英文字 ”Altar of Zeus"是“宙斯祭壇”。
www.deeperstudy.com/img/pergamum_acropolis_model.jpg

 


公元1880年別迦摩的宙斯祭壇在原址土耳其境內貝爾加馬(安納托利亞西北部)開挖後的地基。

https://en.wikipedia.org/wiki/Pergamon_Altar

 

柏林別迦摩博物館內的古代別迦摩的宙斯祭壇之模擬模型

https://en.wikipedia.org/wiki/Pergamon_Altar

別迦摩的宙斯祭壇的模擬圖。 畫家:弗里德里希·蒂爾奇(Friedrich Thierch)
,1858年

https://en.wikipedia.org/wiki/Pergamon
以下三張照片是宙斯祭壇牆壁上有關希臘神化的假神雕像

https://en.wikipedia.org/wiki/Pergamon_Altar





 

巧合的是,1871年是這個宙斯祭壇的第一件物品送回德國的年份,而就在這一年,德國成立了。然後,1878年,德國工程師卡爾•胡曼(Carl Humann)開始挖掘整個被廢棄的別迦摩的宙斯祭壇,而這一年却又在德國開始了反猶太主義。[1]

德國人最後于1889年在德國柏林完成了宙斯祭壇的建造,而這一年又恰巧是阿道夫·希特勒(Adolf Hitler)出生的年份。這些巧合的事又帶來什麼影響呢?我們知道,第一次世界大戰的中心就是德國的柏林——這個撒旦祭壇的所在地。出埃及記14:1-31中,法老追趕以色列人,試圖在紅海將他們滅絕,這件歷史上第一次試圖滅絕猶太人的事件,就發生在猶太歷的尼散月(Nissan)19日,而希特勒出生的日期就是這一天——尼散月19日。[2]

德國納粹黨參照別迦摩的撒旦祭壇,興建自己的撒旦祭壇

後來,希特勒任命納粹黨的首席建築設計師阿爾貝特·施佩爾(Albert Speer),為自己建造一個向全國及全世界公開演講的露天會場,而阿爾貝特恰巧有參觀過柏林的宙斯祭壇。于是阿爾貝特就把希特勒的露天演講會場按照別迦摩祭壇(即撒但的寶座)的樣式來設計。[3]

 

阿爾貝特·施佩爾(Albert Speer)

納粹黨首席建築設計師/都市計畫設計師/納粹德國軍備部長

https://en.wikipedia.org/wiki/Albert_Speer

 

阿爾貝特·施佩爾(Albert Speer)所寫的回憶錄

書本原名為 Erinnerungen (德語,其中文翻譯為:《第三帝國內幕》), 本圖片為第一版的封面。

 

 

《第三帝國內幕》(德語:Erinnerungen)是由阿爾貝特·施佩爾(Albert Speer)撰寫的自傳性質回憶錄,他是1942年至1945年的納粹軍備部長,在此之前擔任阿道夫·希特勒(Adolf Hitler)的主要都市計畫設計師。阿爾貝特在回憶錄中提到, 他第一個被委任的大型建案就是在1934年設計座落於紐倫堡(德語:Nürnberg)的齊柏林廣場(Zeppelin Field)的綜合建築體[4]

希特勒(圖中)彎腰看阿爾貝特·施佩爾(Albert Speer)(圖左)所設計的紐倫堡建案 https://en.wikipedia.org/wiki/Albert_Speer#/media/File:Bundesarchiv_Bild_146-1971-016-31,_Albert_Speer,_Adolf_Hitler,_Architekt_Ruff.jpg

 

在這個可以容納20萬人的齊柏林廣場(Zeppelin Field),阿爾貝特以別迦摩祭壇為原型所設計的大型綜合建築體包括氣勢宏偉的正面看台,和有如壁壘般的高聳露天講壇。[5] (見下圖)



照片出處:

https://www.nuernberg.de/imperia/md/stadtportal_e/dokumente/zeppelin_field_nuremberg_refurbishment.pdf


阿爾貝特以別迦摩祭壇為原型所設計的大型綜合建築體 - 齊柏林廣場(Zeppelin Field),1937年黨代會

https://en.wikipedia.org/wiki/Nazi_party_rally_grounds

 



齊柏林廣場(Zeppelin Field)/ 希特勒的露天講壇座落于中央掛有納粹符號的位置。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ki/File:Zeppelin_Field_1937.jpg

 



希特勒在納粹黨遊行集會的地點 - 齊柏林廣場 (點擊以上圖片,以便觀看影片。)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8F9rEZiGT-U

 

希特勒站在齊柏林廣場上的撒旦祭壇 (請看35分05秒至37分05秒)

 

希特勒就是站在這個以別迦摩祭壇為原型,所設計的大型綜合建築體上方突出高聳的露天講壇上發表“最終方案 Final Solution”的演講,通過了對猶太人大屠殺的紐倫堡法案(Nuremberg Laws) [6]

希特勒演講的高聳講壇不僅僅是撒旦的寶座,而且是撒旦的祭壇,祭壇是需要獻祭的,宙斯的祭壇需要獻火祭(burnt offering),而猶太人大屠殺就是向撒旦獻火祭。“burnt 火燒”的希臘文是“caustos”,而 “whole/complete 完全” 的希臘文是 “holos”,兩個希臘詞連在一起就是 “holocaustos”,即英文的 “holocaust”,也就是 “大屠殺” 的意思。也就是藉著滅絕所有猶太人向撒旦獻上“完全的火祭”。

從這些研究中,我們可以清楚的知道,宙斯就是撒但,而一美元紙鈔背面左邊國璽上的一行拉丁文“Annuit Coeptis”(中文:他祝福我們的行爲,英文:He approves [our] undertakings)”中的“他”,就是撒旦,並不是指聖經中的耶和華神。

 

一美元紙鈔背面左邊國璽上的一行拉丁文 “Annuit Coeptis” 所指的神就是撒旦

 

 

編譯注


從屬靈的層面來看,希特勒在這高聳的露天講壇上發表的“最終方案 Final Solution” 就是透過對猶太人的大屠殺,向撒旦的祭壇獻火祭。

這也許能解釋為什麼2017年德國紐倫堡市的政刊物, 在提到希特勒發表演說的高聳露天講壇,以及齊柏林廣場(Zeppelin Field)上的綜合建築體的時候,使用以下帶有負面神秘色彩的批判語氣:

“阿爾貝特·施佩爾(Albert Speer)把整個齊柏林廣場(Zeppelin Field)設計成一個帶有邪教性質的空間。”(原文:Albert Speer designed the Zeppelin Field as a cultic space…)[7]

阿爾貝特·施佩爾(Albert Speer)在他所寫的回憶錄《第三帝國內幕》(德語:Erinnerungen)書中說到- 齊柏林廣場(Zeppelin Field)上的綜合建築體(包括高聳露天講壇)的目標就是要將希特勒的力量傳遞給子孫後代。(原文:Based on the Pergamon Altar, this (Zeppelin Field) and other building projects were intended to transmit Hitler’s power to future generations.)[8]

無怪乎,當希特勒站在具有邪教性質的齊柏林廣場(Zeppelin Field)上面的撒旦的祭壇上,宣告對猶太人進行大屠殺的時候,反猶太主義的黑暗惡靈能如此不可思議地迷惑眾人,希特勒想要除滅猶太人的慾火被如火如荼快速地被點燃。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1)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2)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3)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4)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5)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6)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7)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8)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9)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10)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11) 完結篇

資料來源[1].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jAVBKFYKulY  Jonathan Cahn – The Throne of Satan in Berlin brought the Holocaust (part 3 of 5), 前5分鐘

[2].  同[1]

[3].  https://en.wikipedia.org/wiki/Albert_Speer

[4]. https://en.wikipedia.org/wiki/Inside_the_Third_Reich

[5] .https://www.nuernberg.de/imperia/md/stadtportal_e/dokumente/zeppelin_field_nuremberg_refurbishment.pdf

[6] .在1935年通過的紐倫堡法案(Nuremberg Laws) 將“猶太人”作出定義。根據紐倫堡法案,凡有一個猶太裔祖父母以上的德國人都會被視為“猶太人”。紐倫堡法案還剝奪猶太人的德國國民權利。

[7] https://www.nuernberg.de/imperia/md/stadtportal_e/dokumente/zeppelin_field_nuremberg_refurbishment.pdf

[8] https://en.wikipedia.org/wiki/Inside_the_Third_Reich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6)

 



作者:Lili (末世先鋒特約研究專員) 

編譯審稿及資料搜證:末世先鋒研究翻譯團隊 

 

3. 拉丁文  ANNUIT COEPTIS

位于全知眼的上方(見上面圖片),翻譯出來就是“他祝福我們的行爲(He approves [our] undertakings)”。那麽這個“他”究竟是指誰呢?

Thomas Horn , 在他的著作《 Apollyon Rising 2012: The Lost Symbol Found and the Final Mystery of the Great Seal Revealed》的136頁指出, ANNUIT COEPTIS 這一段拉丁文源自于羅馬詩人維吉爾(Virgil)的史詩《埃涅阿斯紀》(Aeneid)。

編譯注:維吉爾(Virgil)

普布利烏斯·維吉利烏斯·馬羅(拉丁語Publius Vergilius Maro,前70年10月15日-前19年9月21日),英語為維吉爾(英語:VergilVirgil),是奧古斯都時代的古羅馬詩人。其作品有《牧歌集》(Eclogues)、《農事詩》(Georgics)、史詩《埃涅阿斯紀》(Aeneid)三部傑作。《維吉爾附錄》可能也是他的作品。

維吉爾被奉為羅馬的國民詩人、被當代及後世廣泛認為是古羅馬最偉大的詩人之一。

1787年由藝術家所繪製的《維吉爾對奧古斯都和屋大薇朗誦埃涅阿斯紀》,現藏倫敦國家美術館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7%BB%B4%E5%90%89%E5%B0%94

 

編譯注:埃涅阿斯紀

《埃涅阿斯紀》(拉丁語Aeneis [ajˈneːis]; 英語:Aeneid/əˈnɪd/)是詩人維吉爾於公元前29-19年創作的史詩,敘述了埃涅阿斯在特洛伊陷落之後輾轉來到義大利,最終成為羅馬人祖先的故事。

史詩共9896行,分十二卷。按故事說,可以分成前後兩部分,各六卷。也有人把它分成三部分,各四卷。分成兩部分的理由是前半仿古詩人荷馬的《奧德修記》,寫埃涅阿斯的流浪;後半仿《伊利亞特》,寫埃涅阿斯與圖爾努斯的戰爭。分成三部分的理由是第一部分以特洛伊的陷落和狄多的悲劇為中心;第二部分是過渡,寫埃涅阿斯到達義大利,結盟,準備戰爭;第三部分寫戰爭。

傳說中的埃涅阿斯是特洛伊王子,是愛神阿佛洛狄忒的兒子,曾在荷馬史詩《伊利亞特》中出場。他和羅馬的聯繫在之前是模糊的,維吉爾將特洛伊的毀滅、埃涅阿斯的逃亡和羅馬的建立聯繫起來,寫成了震撼人心的羅馬史詩,解釋了布匿戰爭,頌揚了羅馬的傳統精神。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9F%83%E6%B6%85%E9%98%BF%E6%96%AF%E7%BA%AA

《埃涅阿斯紀》(Aeneid)的詩中描述埃涅阿斯(Aeneas)的兒子阿斯卡尼俄斯(Ascanius)向阿波羅(Apollo)的父親朱庇特(Jupiter)禱告。阿斯卡尼俄斯感謝朱庇特幫助他打勝仗了,並許諾以後每年都要向朱庇特獻上牛作為祭物[1]

Thomas Horn指出美國國璽的最後設計者湯姆森(Charles Thomson),就是把維吉爾的史詩《埃涅阿斯紀的第九本書的第625行 “Jupiter , Omnipotes, audacibus annue coeptis(英文翻譯:All-powerful Jupiter favors [the] daring undertakings)”簡化成“Annuit coeptis(英文翻譯:He approves [our] undertakings)”。中文的翻譯就是在說朱庇特(Jupiter)祝福了阿斯卡尼俄斯及其特洛伊百姓所做的事,讓他們打了勝仗。

因此,這裏所隱藏的“他(he)”的真正身份,就是阿波羅的父親朱庇特,而朱庇特就是宙斯(Zeus)。

此外,在喬納森·肯恩(Johnathan Cahn)的研究中[2]指出,但以理書11章31節“那行毀壞可憎的”的事在末後的日子還會繼續應驗,而其第一次應驗是安提阿哥·伊皮法尼斯四世( Antiochus Epiphanes IV )在耶和華神的聖殿設立宙斯的祭壇(the Altar of Zeus),其目的是想要滅絕猶太人。

耶和華神後來興起馬加比,將宙斯的祭壇拆毀,重新恢復耶和華神的殿。然而,安提阿哥的一個朋友,却在一座山上設立了一個巨大的宙斯祭壇,那就是別迦摩的宙斯祭壇(Pergamon’s Altar of Zeus),如下圖所示。

 



       從別迦摩被搬到德國柏林的宙斯祭壇 (Pergamon's Altar of Zeus)

         https://www.thousandwonders.net/Pergamon+Museum

 

編譯注:別迦摩(希臘語:Πέργαμος;現代土耳其語:貝爾加馬)是安納托利亞古國,現在是土耳其境內貝爾加馬的一處歷史遺跡。

別迦摩原是密細亞(安納托利亞西北部)的一座古希臘殖民城邦,距愛琴海約26公里。城市本身坐落在巴克爾河北岸的一個海角上。在亞歷山大大帝的東征之後,地中海地區進入了所謂希臘化時代,別迦摩則在繼業者戰爭之後變成了一個由獨立王公統治的王國。在阿塔羅斯王朝(前282年〜前129年)統治下,別迦摩一度成為一個相當強盛的國家。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B8%95%E5%8A%A0%E9%A9%AC

 

新約聖經提到別迦摩
啟示錄 2:12-13     
給別迦摩教會的信

12“你要寫信給在別迦摩教會的使者,說:“那有一把兩刃利劍的,這樣說:

13我知道你居住的地方,就是撒但王座所在的地方。當我忠心的見證人安提帕在你們那裡,就是在撒但居住的地方被殺的那些日子,你還持守我的名,沒有否認對我的信仰。

 

在啟示錄2:12,提到別迦摩是撒旦寶座(the throne of Satan)(撒但王座所在的地方之處),撒旦寶座在這裡就是指別迦摩的宙斯祭壇。

在古代,對於別迦摩這個地方來說,宙斯的崇拜很重要, 以至於向宙斯提供常年的獻祭是被獻在這個聳立於別迦摩的著名的40英尺高的祭壇[3]

後來羅馬帝國接受了基督教,別迦摩的宙斯祭壇因此被廢棄,自此這個祭壇沉睡了約2000年之久。但是在公元1871年,德國工程師卡爾•胡曼(Carl Humann)為

鄂圖曼君主的領土Ottoman sultanate測量道路和鐵路建設工作時,無意間發現了這個撒旦祭壇的遺址, 於是讓這個曾經用活人獻祭的邪惡祭壇重見天日。 公元1879年,卡爾•胡曼(Carl Humann)和柏林博物館以20,000法郎的價格將這個祭壇所挖出土的部分從鄂圖曼政府的手中買下,裝入462個木箱子,大規模的運回德國。之後在德國將這些巨大木箱子內的所保存的祭壇殘骸組裝,並重新建立起宙斯的祭壇。[4]

        把別迦摩的宙斯祭壇搬到德國的德國工程師卡爾•胡曼(Carl Humann)

               https://en.wikipedia.org/wiki/Carl_Humann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1)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2)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3)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4)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5)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6)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7)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8)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9)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10)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11) 完結篇

資料來源

[1] http://www.perseus.tufts.edu/hopper/text?doc=Perseus%3Atext%3A1999.02.0054%3Abook%3D9%3Acard%3D621

[2] Jonathan Cahn – The Throne of Satan in Berlin brought the Holocaust (part 3 of 5)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jAVBKFYKulY

[3] READ IT BEFORE IT’S BANNED BY THE US GOVERNMENT,PART 10 By Thomas R. Horn, June 17, 2009. NewsWithViews.comhttps://www.newswithviews.com/Horn/thomas109.htm

[4] http://www.historyguru.com.au/Blog/February/Berlin-s-Pergamon-Museum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5)

 

    (上圖是一美元紙幣反面上的美國國璽正反兩面:右邊老鷹圖案和左邊的金字塔)

作者:Lili (末世先鋒特約研究專員) 
編譯審稿及資料搜證:末世先鋒研究翻譯團隊
  1. 美國國璽或一美元上符號的意思
  • 官方解釋

既然美國國璽是由美國國會選定人員設計的,那麽自然也會有自己對其上符號的解釋。

他們主張這個國璽的設計是反應開國先父的信念和價值觀,但他們沒有提到其設計與共濟會有關[1]

湯姆森(Charles Thomson)在1782年6月20日提交最後的設計報告時,也對國璽上的主要符號給予了以下的解釋。



湯姆森(Charles Thomson)
圖片來源:https://en.wikipedia.org/wiki/Charles_Thomson

湯姆森指出,拉丁文 NOVUS ORDO SECLORUM 代表美國新紀元(new American Era)這一個新紀元是從1776年開始,金字塔底部的一小行字 MDCCLXXVI 表示獨立宣言在1776年通過,金字塔本身則象徵强度和持久度(strength and duration),金字塔上方的眼睛(Eye of Providence)和拉丁文 ANNUIT COEPTIS(he has favored our undertakings)象徵了在神(providence)的看顧和眷顧之下,美國的目標會達到[2]

湯姆森進一步提到老鷹頸部下面方形盾牌上的13道垂直條紋代表建國時的13個州,老鷹頭部左右兩邊拉丁文 E PLURIBUS UNUM 表示合一[2]

 

  • 另一種更深入的解釋

儘管官方給出這一種解釋,但曼利·P·霍爾(Manly P. Hall)提到,國璽上符號的真正意思不是一般人能够明白的,這些符號故意被設計來表達出兩種意思,一種是給非共濟會的人看的,一種是給共濟會內部高階人士看的[3]

 


         編譯注曼利·P·霍爾(Manly P. Hall)本身是33級共濟會員。

圖片來源:https://www.google.com/imgres?imgurl=https%3A%2F%2Fi.ytimg.com%2Fvi%2Fkv4btLi8gLA%2Fmaxresdefault.jpg&imgrefurl=https%3A%2F%2Fwww.youtube.com%2Fwatch%3Fv%3Dkv4btLi8gLA&docid=GdV2eHimYEZ2TM&tbnid=vR3bLOkmXKbSsM%3A&vet=10ahUKEwjBueTB8-TXAhXJgLwKHdYyCHYQMwhzKC8wLw..i&w=1280&h=720&bih=828&biw=1776&q=Manly%20P.%20Hall&ved=0ahUKEwjBueTB8-TXAhXJgLwKHdYyCHYQMwhzKC8wLw&iact=mrc&uact=8

文字資料來源:

https://books.google.com/books?id=iO_wBQAAQBAJ&pg=PA97&dq=Manly+P.+Hall+33+degree&hl=en&sa=X&ved=0ahUKEwigq5nS8eTXAhWInZQKHenTATkQ6AEIRjAG#v=onepage&q=Manly%20P.%20Hall%2033%20degree&f=false

https://books.google.com/books?id=ml3yrwwhXKoC&pg=PA414&dq=Manly+P.+Hall+33+freemasonry&hl=en&sa=X&ved=0ahUKEwjUmuv78OTXAhVFkJQKHS9kA5YQ6AEINzAD#v=onepage&q=Manly%20P.%20Hall%2033%20freemasonry&f=false

 

接下來,筆者將解釋這一些特別符號的隱含意思。

  1. 金字塔

一美元反面的金字塔位于國璽反面的正中間,它代表埃及的大金字塔(The Great Pyramid of Egypt)[4],[5],[6],埃及在聖經中代表悖逆耶和華神的人類社會[7]。國璽上的金字塔有13層,13代表背叛(請參看下文)。我們看到,金字塔的頂部缺少一塊,表示巴別塔尚未建造完成[8],[9],正在等候末世敵基督的到來。這個金字塔就是指共濟會的新世界秩序,由全球少數精英階層統治,共濟會正在試圖建立新世界秩序,爲敵基督的出現來鋪路,從而達到其統一世界的目標。

     2. 全知眼(the all-seeing eyes)

在金字塔上方有個三角形,也是金字塔形狀,周圍散發光芒,三角形裏面有“全知眼”,此眼又稱爲“荷魯斯(Horus)之眼” [10],[11],[12]。我們知道,荷魯斯與埃及太陽神(Ra)的形象常常結合起來的,所以,荷魯斯之眼,如下圖,也成爲人們崇拜太陽神的象徵。近代考古發現,許多古埃及的文物都具有荷魯斯之眼這樣的圖案。

                                                                                      
                               荷魯斯之眼

全知眼在三角形內,正成爲金字塔上方所缺失的壓頂石(capstone),意味著只有在全知眼(即撒但之眼)的光照下,當敵基督來臨掌權時,其世界新秩序就完成了[13]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1)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2)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3)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4)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5)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6)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7)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8)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9)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10)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11) 完結篇

 

資料來源

[1] http://www.state.gov/documents/organization/27807.pdf

[2] http://greatseal.com/symbols/explanation.html

[3] Thomas Horn, Apollyon Rising 2012: The Lost Symbol Found and the Final Mystery of the Great Seal Revealed, Defender, p.124.

[4] Robert Hieronimus, Founding Fathers, Secret Societies: Freemasons, Illuminati, Rosicrucians, and the Decoding of the Great Seal, Inner Traditions / Bear & Co, p.123. 国玺上的金字塔和埃及的大金字塔很像,而且霍普金森(Hopkinson)和巴顿(Barton)设计的金字塔很可能都起源于约翰∙格里夫斯(John Greaves)的埃及大金字塔。

[5] http://www.soulwinning.info/bd/tower_of_babel.htm

[6] http://greatseal.com/symbols/pyramid.html 查爾斯·湯姆森(Charles Thomson)提到国玺上的“金字塔表示强度和持久度(strength and duration)”,无疑这个解释受到埃及大金字塔的影响。

[7] Thomas Horn, Apollyon Rising 2012: The Lost Symbol Found and the Final Mystery of the Great Seal Revealed, Defender, p.127. “…as the Pyramid represents human society."

[8] http://www.mazzaroth.com/ChapterSeven/TheGreatSeal.htm

[9] http://www.bibliotecapleyades.net/sociopolitica/codex_magica/codex_magica13.htm#THIRTEEN

[10] Stephen Quayle, Genesis 6 Giants Master Builders of Prehistoric and Ancient Civilizations, End Time Thunder Pub, p.162.

[11] http://www.baike.com/wiki/%E8%8D%B7%E9%B2%81%E6%96%AF%E4%B9%8B%E7%9C%BC

[12] Thomas Horn, Apollyon Rising 2012: The Lost Symbol Found and the Final Mystery of the Great Seal Revealed, Defender, p.134, p.136.

[13] Stephen Quayle, Genesis 6 Giants Master Builders of Prehistoric and Ancient Civilizations, End Time Thunder Pub, p. 166.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4)

 


上圖為共濟會組織的結構
圖片資料來源:
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ki/File:Freemasons_structure.jpg


作者:星心 /  Lili (末世先鋒特約研究專員) 

編譯審稿及資料搜證:末世先鋒研究翻譯團隊
  • 很多美國開國功臣和總統都是共濟會員

有研究者指出很多的美國開國先父(founding fathers)都是共濟會員[1],[2],[3],[5],曼利·P·霍爾在他的書《歷代秘教(The Secret Teachings Of All Ages)》中也指出,許多美國開國功臣不但是共濟會成員,而且他們都接受一個神秘、莊嚴的歐洲組織援助,該組織協助他們就一個特殊的目的建立美國,只有開國的少數人知道這目的[4]。從外表看,美國是一個民主的國家,由民衆選舉,共和黨和民主黨輪番執政,但實際上大部分美國總統都是共濟會員,包括開國總統喬治·華盛頓(George Washington)[5],[6],[7],[8]

 

左右黃色箭頭標示出拱門上的英文 – “Washington as a Freemason”,(請注意彎曲拱門上“Washington“ 和 ”Freemason”之間的小字“as”。) 整個詞的中文翻譯就是“華盛頓總統是共濟會成員”-- 資料來源:美國國會圖書館, 華盛頓特區, 國會圖書館印刷和照片處。Washington as a Freemason. Repository: Library of Congress Prints and Photographs Division Washington, D.C  http://www.loc.gov/pictures/resource/pga.02796/

附帶一提的是共濟會與中華民國國父孫中山、 和其所推動的反清革命活動也似乎有所關聯。

孫文- 中華民國國父,中華民國第1任臨時大總統任期1912年1月1日-1912年4月1日

孫中山(1866年11月12日-1925年3月12日,名文,幼名帝象,譜名德明,字載之,號日新、逸仙,室號品蘭堂。生於大清帝國廣東省廣州府香山縣翠亨村,祖籍廣東省紫金縣。清末民初醫師、政治家、革命家,是中華民國開國元勳,亦是中國國民黨之創黨人。

孫文提倡以武裝革命推翻滿清統治以建立中華民國,但民國建立以後,他得不到北洋軍人的信任、支持,所以他又提倡武力推翻中華民國北洋政府,於是遭受許多非議。他提出三民主義等政治綱領,影響中國政治至深,中國國民黨建立的政權繼承他的黨國體制和以黨治軍思想,尊其為唯一總理。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AD%AB%E4%B8%AD%E5%B1%B1

 

孫中山加入洪門

根據中國國民黨文傳會黨史館所授權刊登在中山學術資料庫的文獻記載,孫中山是由洪門前輩叔父鍾水養向洪門居中牽線之後加入的。孫中山在38歲時,也就是一九○四年一月十一日「入闈」。  “(洪門稱拜盟曰「演戲」,加盟為「入闈」。)同時拜盟者六十餘人,由主盟者某大佬封孫中山為「洪棍」(洪門稱元帥為「洪棍」)。” [9]

國民黨中央黨史會藏書「天運癸卯年十一月念四日」內有孫中山在檀香山入洪門之原始名冊照片。[10]

洪門就是致公堂

隸屬於台灣文化部的國父紀念館之官方網站也指出:“孫中山…踏上檀香山,並加入致公堂,也就是洪門。”[11]

 

孫中山在洪門致公堂內極其活躍

孫中山入致公堂的同一年五月二十四日,他偕美國致公堂領袖黃三德始遊美國各埠(孫中山在黃三德面前自稱“弟”)[12]。孫中山倡議洪門會員總註冊,重訂致公堂章程,於序言之後列舉章程,共分八章六十七條(或謂八十條)。[13]

 

                    
                           致公堂大佬黃三德
致公堂大佬黃三德是坐著的人當中左邊第二個,孫中山是左邊第三個。

照片來源:
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ki/File:HK_Central_%E5%AD%AB%E4%B8%AD%E5%B1%B1%E7%B4%80%E5%BF%B5%E9%A4%A8_Dr_Sun_Yat-Sen_Museum_exhibit_%E5%90%8C%E7%9B%9F%E6%9C%83_Tong_Meng_Hui_1911_Chicago_%E9%BB%83%E4%B8%89%E5%BE%B7_Huang_Sande_Jan-2016_DSC.JPG
以上原始照片源自中國國民黨黨史館文傳會

試想孫中山何許人也?能在「入闈」以後區區4個多月,就能重訂致公堂章程,又有致公堂大佬黃三德的支持。此時的孫中山,在洪門致公堂內似乎已經具有舉足輕重的影響力。

致公堂被稱為華人共濟會 

而共濟會位於加拿大不列顛哥倫比亞省和育空區總會所(Grand Lodge of British Columbia and Yukon)的官方網站指出"一般相信孫中山加入了美國檀香山的致公堂…"[14],並證實在他在這個被稱為華人共濟會 (Chinese Freemasonry)的團體當中似乎很活躍[15]。 (網站原文如下:“Sun appears to have been active in at least one society commonly referred to as Chinese Freemasonry.” )

但矛盾的是,這個共濟會總會所的官方網站卻說孫中山並非是這個被視為是華人共濟會的致公堂的成員。(網站原文如下:“While never a member of regular Craft Freemasonry, Sun appears to have been active in at least one society commonly referred to as Chinese Freemasonry.” )

 

我們不禁意要問,假設孫中山如共濟會總會所的官方網站所言並未加入這個被稱為華人共濟會 (Chinese Freemasonry)的致公堂,那他如何在這個有如幫會組織的團體內”似乎很活躍“?  此團體的大佬們居然會允許一個非成員的外人在自己旗下的圈子裏活動頻繁?

這樣的說法顯然與台灣文化部的國父紀念館、中國國民黨中央黨史會和文傳會所呈獻的史料有所出入。

史料當中的照片和文件明明白白地證實孫中山不僅是洪門致公堂的成員,而且他重訂致公堂組織章程。

但這個加拿大不列顛哥倫比亞省和育空區總會所(Grand Lodge of British Columbia and Yukon)的官方網站至少證實了一件事~ 洪門致公堂也被稱為華人共濟會 。

 

 

 

“洪門籌餉局”-- 舊金山中國城的新呂宋巷36號 (36 Spofford Street San Francisco CA) 這裡是“五洲洪門致公總堂”和當年“洪門籌餉局”所在地。
孫中山先生與美國舊金山“五洲洪門致公總堂“堂主黃三德在此地共同創辦了“洪門籌餉局”[16]

 


                       “洪門籌餉局” 開幕紀念照
      孫中山先生與美國舊金山“五洲洪門致公總堂“堂主黃三德皆在此照片中。
       http://www.epochtimes.com/b5/13/10/9/n3983164.htm
                   “洪門籌餉局” 門口上方共濟會的標誌[17]
“洪門籌餉局” 其大門玻璃上的標誌就是共濟會的標誌,其上就有圓規,角尺,以及英文“CHINESE FREE MASON OF THE WORLD”,其中文翻譯就是世界華人共濟會 [18]

 

共濟會位於加拿大不列顛哥倫比亞省和育空區的總會所(Grand Lodge of British Columbia and Yukon)之官方網站指出洪門在1876年更名為致公堂[19]。相同的官方網站進一步指出位於溫哥華的致公堂於1892年在成立,在1920年改稱為the Chinese Freemasons[20],其中文翻譯就是"華人共濟會"。

 

      洪門 – 英文名稱:Chinese Freemansons,其中文翻譯就是華人共濟會,其團體的標誌就是帶有圓規,角尺的共濟會標誌。圖為加拿大溫哥華地區洪門 (Chinese Freemasons: 華人共濟會)的遊 [22]

 

 

 

編譯注:黎全恩在其著作《洪門及加拿大洪門史論》提到洪門在美洲的歷史,以及洪門致公堂就是“華人共濟會”

“根據外史《洪福異聞》稱:同治三年(1864年),湘軍攻陷天京後,十六歲的幼天王洪福,在輔王楊輔清等護持下南逃,其後赴美國加州,創立洪門組織。隱語“三水共合”即是“洪”,“洪福齊天”,隱指幼天王洪福。因此楊輔清及洪福,被推崇為美國洪門始祖。  ”

“曹建武的《致公堂復國運動史》記載,稱同治四年(1865年),楊輔清與洪門兄弟赴美國,隨時隨地拜會,未有固定堂所。直到同治八九年間(1869、1870年),盟長梁羅、黃贊猷、陳才等籌建堂所於三藩市,定名為《致公總堂》。”

黎全恩在文中又提到:“(加拿大)英文報章《殖民地報》(Colonist),該報1877年1月報導Chang Kee (張記,音譯)之葬禮,說他是一個華人秘密社會會員,該會約已有三十名會員。《殖民地報》又於1879年一月報導酒樓老闆Yip Jack 之葬禮,說他是屬於300至400會員之華人社團,有人稱之為Freemasons。“ (Freemasons就是共濟會。) https://books.google.com/books?id=5YtYCgAAQBAJ&printsec=frontcover#v=onepage&q&f=false

 

洪門 (Chinese Freemasons: 華人共濟會)

在支持孫中山革命活動中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

1911年4月27日(宣統三年三月二十九日)同盟會起義失敗,即是黃花崗之役,《洪門及加拿大洪門史論》[23](黎全恩著)及《清季的革命團體》(北京大学出版社, 2011 年)(中央研究院前近史所所長 張玉法著),記載72烈士實為86位,洪門兄弟眾多,張玉法的《清季的革命團體》書中記述黃花崗之役華僑二十八位,佔全數百份之三十三。更說「秘密社會—革命的一種兵源」,洪門起事或圖謀起事共計七十四次。同年,同盟會中部總會在上海成立,策劃兩湖起義,故有十月十日的武昌起義,寫下史上的「辛亥革命」。[24]

 

                    位于中國廣州的黃花崗七十二烈士墓

 

接下來再把焦點轉回到美國國璽和一美元的設計與共濟會的隱秘關聯。

一美元上的很多符號的確是與共濟會的符號一致。 秘教大師曼利·P·霍爾(Manly P. Hall)認爲國璽的設計是共濟會密教(occult)計劃的最高標誌(signature)[25]

下回文章中將具體介紹國璽和一美元上的共濟會符號。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1)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2)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3)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4)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5)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6)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7)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8)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9)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10)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11) 完結篇

相關視頻

講員:Paul Hsieh 薛一峰 – 【末世先鋒 Kingdom for Jesus】 創辦人及主席

拍攝日期:2017年7月7日/ 拍攝地點:台北新路立成使徒中心

資料來源

[1] http://www.nohoax.com/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view=article&id=28&catid=1

[2] Robert Hieronimus, Founding Fathers, Secret Societies: Freemasons, Illuminati, Rosicrucians, and the Decoding of the Great Seal, Inner Traditions / Bear & Co, p.46.

[3] http://r-o-y.hubpages.com/hub/FOUNDING-FATHERS-MASTERS-OF-DECEPTION

[4] http://en.wikiquote.org/wiki/Manly_Palmer_Hall

[5] 何新:《統治世界——手眼通天共濟會》,同心出版社,p.56.

[6] Mark C. Taylor, Tears, SUNY Press, p.15.

[7] http://www.masonicdictionary.com/presidents.html

[8] Thomas Horn, Apollyon Rising 2012: The Lost Symbol Found and the Final Mystery of the Great Seal Revealed, Defender, p.111.

[9] http://sunology.culture.tw/cgi-bin/gs32/s2gsweb.cgi?o=dchronicle&s=id=%22YC0000000271%22.&searchmode=basic

[10] 請看以下國立國父紀念館網站注釋欄的(註五十)。

http://sunology.culture.tw/cgi-bin/gs32/s2gsweb.cgi?o=dchronicle&s=id=%22YC0000000271%22.&searchmode=basic

[11] http://www.yatsen.gov.tw/tw/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view=article&id=449

[12] http://sunology.culture.tw/cgi-bin/gs32/s2gsweb.cgi/ccd=dXbzA5/record?r1=1&h1=2

[13] http://sunology.culture.tw/cgi-bin/gs32/s2gsweb.cgi/ccd=dXbzA5/search#page-239

[14] “…Sun is believed to have joined the Zhigongtang (Chee Kung Tong) in Honolulu.”  http://freemasonry.bcy.ca/biography/sun_y/sun_y.html

[15] “…appears to have been active in at least one society commonly referred to as Chinese Freemasonry.”  http://freemasonry.bcy.ca/biography/sun_y/sun_y.html

[16]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f-01102011101450.html

 

[17] http://www.rigorousintuition.ca/board2/viewtopic.php?f=8&t=37963

[18] http://www.rigorousintuition.ca/board2/viewtopic.php?f=8&t=37963

[19]The Hongmen, renamed Chee Kung Tong (Gee Kung Tong) in 1876…”   http://freemasonry.bcy.ca/history/chinese_freemasons/index.html

[20] “First established in Vancouver in 1892, Chee Kung Tong renamed itself the Chinese Freemasons in 1920…”  http://freemasonry.bcy.ca/history/chinese_freemasons/index.html

[21] http://www.alamy.com/stock-photo-chinese-freemasons-new-year-parade-vancouver-british-columbia-canada-67275747.html

[22] https://tieba.baidu.com/p/1993918595

[23]

[24] http://www.wongsm.com/45-367632013336215326813034021069278742446028010.html

[25] Thomas Horn, Apollyon Rising 2012: The Lost Symbol Found and the Final Mystery of the Great Seal Revealed, Defender, p.123.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3)

 

1357499 (1)

United_States_one_dollar_bill,_reverse
上圖中央有華盛頓是現今通用的一美元紙幣的正面, 下圖是反面。美國國璽的正反兩面是位於一美元紙幣的反面。


作者:Lili (末世先鋒特約研究專員) 

編譯審稿及資料搜證:末世先鋒研究翻譯團隊

 

在確定了羅斯福總統的32級共濟會員身份後,我們再回頭來看看在新美鈔的設計製作過程中,這位起重要作用的亨利·華萊士(Henry Wallace)有怎樣的背景吧!

華萊士跟隨過一位俄國的藝術家尼古拉斯·羅裏奇(Nicholas  Roerich)[1],[2],[3],羅裏奇是一位密教者(occultist),也是大白兄弟會(the Great White Brotherhood)的傳信息者,而大白兄弟會又是共濟會等很多秘密社團之形成與教導的背後力量,因此,華萊士對密教(occult)知識也有很深的理解。不僅如此,華萊士的很多思想理念都直接來自於羅裏奇或間接受其影響,在羅裏奇的堅持下,華萊士於1934年向當時的羅斯福總統提出建議,將美國國璽的正反面設計在硬幣上[4],[5],[6]

俄國的藝術家/ 密教者- 尼古拉斯·羅裏奇 (Nicholas Roerich) , 1874年10月9日 - 1947年12月13日 (73歲)[7]

羅斯福聽到華萊士提出的建議,並看到國璽反面的全知眼時,感到非常驚訝[8]。對于國璽反面上,新世界秩序(New World Order)[9]的根基奠定于1776年,並且只有在大建築師之眼(the eye of the Great Architect)的光照下才能完成新世界秩序這樣的設計思想,羅斯福感到非常震驚。作爲一名第32級的共濟會員,羅斯福不僅認出國璽圖案上的共濟會符號,而且明白這些符號的象徵性意義,而新世界秩序的表達思想是光明會(從英文的“Illuminati”翻譯成中文的專有名詞)的前身——巴伐利亞光明會(The Bavarian Illuminati)的創建人亞當·維斯豪普特(Adam Weishaupt)于1776年5月1日提出的[10],[11],[12],[13],[14],[15]

巴伐利亞光明會(The Bavarian Illuminati)的創建人亞當·維斯豪普特(Adam Weishaupt)[16] [17]


上方圖片是國家地理頻道 (nationalgeographic)的官方網站專文介紹亞當·維斯豪普特(Adam Weishaupt)創始的巴伐利亞光明會(The Bavarian Illuminati)之附圖。[18]

此附圖標題為 “秘密儀式,個人私密的告白”(SECRET RITUALS, INTIMATE DETAILS)。
圖片下方的文字翻譯如下:
共濟會(Freemasons)像許多秘密結社一樣,也舉行會員入會儀式 (initiation ceremonies)。

巴伐利亞邦(編譯注:巴伐利亞邦是德意志聯邦共和國東南部的一個邦,其面積位居德國第一)所查獲的秘密文件揭開了關於光明會中使人入迷的種種儀式細節。 例如,當光明會初階會員準備晉升到較高的級別時,皆必須詳細報告所擁有書籍的名稱,和告白其仇人的身份,以及其自身性格的弱點。 此外在入會儀式時,入會者必須承諾能為了光明會之利益,而犧牲一切個人利益。

本資料出自於 國家地理頻道 (national geographic)的官方網站 

http://www.nationalgeographic.com/archaeology-and-history/magazine/2016/07-08/profile-adam-weishaupt-illuminati-secret-society/

由於知道國璽上符號的意義,羅斯福建議把國璽的圖案放在一美元紙幣上,而不是放在華萊士所建議的硬幣上。接下來,羅斯福把這事交給了財政部長。下圖是羅斯福在設計新的一美元初稿草案上的筆記和用他名字首字母簽名的字跡[19],[20]

                     羅斯福簽名核可的一美元初稿

 

按紋章系統的慣例,在國璽正面的要放在左邊,國璽反面的要放在右邊,但印刷時羅斯福堅持把屬于國璽反面的金字塔圖案和屬于國璽正面的鷹圖案左右對調,這就成了我們今天使用的一美元,見下圖。


                         現在使用的一美元的反面

那麽爲何羅斯福總統違反一般原則來印刷一美元呢?羅斯福總統的用意可能是在突顯全知眼和金字塔的重要性。下圖是在1928年–1934年期間,羅斯福新的設計之前所使用的一美元銀券的反面圖案[21]


 
                           一美元銀券的反面

 

 

3.  美國國璽和一美元上的符號是共濟會的標記嗎?

從上文中,我們看到美國國璽和一美元的設計過程,有多位共濟會員參與,甚至包括羅斯福總統。以下我們再進一步深入探討國璽上符號與共濟會的關聯。

  • 國璽上的符號是共濟會的標記,且全知眼在國璽設計前就被共濟會使用。

國璽經歷了三組委員會以及查爾斯·湯姆森(Charles Thomson)的最終設計,雖然很多種設計理念被提交,但令人驚奇的是,這三組委員會和湯姆森(Charles Thomson)對13級的金字塔和全知眼的使用始終都達成共識。

很多人,包括那些明白全知眼符號意義的密教者,都認爲美國國璽是共濟會的符號,隱含著共濟會的象徵標誌和秘密[22],[23],[24],[25]。 曼利·P·霍爾(Manly P. Hall)也指出從美國國璽上仍舊可以看到神秘的記號[26]。因爲共濟會習慣使用符號來傳遞信息,而符號可以超越語言的限制,並且可以向知情者揭露符號的意義,向不知情者隱藏其真正意思[27]。而且,因爲符號包括了意識(conscious)成分和無意識(unconscious)成分,是人的意識與無意識之間的橋梁,所以它可以很快被人有意識地消化吸收[28]

                密教大師: 曼利·P·霍爾(Manly P. Hall)

我們發現,歐洲的共濟會會所于18世紀70年代就使用了全知眼,其中德國的共濟會會所于1770年都已經使用了全知眼[29],[30]。而設計美國國璽的第一委員會成立于1776年7月4日,最後完成國璽設計的日期是1782年6月20日。由此可見,全知眼被共濟會使用的時間早于其在美國國璽中的使用,並非像有些人提出的那樣,國璽符號創建後才被使用于共濟會中。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1)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2)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3)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4)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5)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6)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7)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8)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9)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10)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11) 完結篇

資料來源

[1] 何新:《統治世界——神秘共濟會揭秘》,中國書籍出版社,p.73.

[2] James Todd, The Secrets of the Men in Black, Lulu.com, p.20.

[3] http://reality-bytes.hubpages.com/hub/FDR-The-Great-Seal-And-The-Occult, Henry Wallace And His Connections To The Occult

[4] http://greatseal.com/dollar/hawfdr.html

[5] Chevalier Emerys, Revelation of the Holy Grail, Timothy W. Hogan, p.133.

[6] Stephen Quayle, Genesis 6 Giants Master Builders of Prehistoric and Ancient Civilizations, End Time Thunder Pub, p.165-166.

[7]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B0%BC%E5%8F%A4%E6%8B%89%E6%96%AF%C2%B7%E6%B4%9B%E9%87%8C%E5%A5%87

尼古拉斯·羅裏奇(俄語:Никола́й Константи́нович Ре́рих;1874年10月9日-1947年12月13日)是一名俄羅斯畫家、作家、考古學家和神學家。他被一些俄羅斯人認為是啟蒙學家和哲學家。

尼古拉斯出生在俄羅斯聖彼得堡。他是在一個富裕的波羅的海德意志血緣和俄羅斯母親的家庭。他曾在世界各個地方居住直到在印度喜馬偕爾邦去世。

尼古拉斯成長在19世紀的聖彼得堡。1893年他同時被聖彼得堡大學和皇家藝術學院錄取。1897年,他獲得了「藝術家」稱號,並與第二年獲得法律學位。

美國副總統亨利·華萊士是一個與他頻繁接觸者。目前位於美國紐約的尼古拉斯·洛里奇博物館是一個主要的研究尼古拉斯作品的機構。

[8] 在此之前,都只有刻出國璽的正面印章,而帶有全知眼的反面印章一直未被建議刻出使用。

[9] 新世界秩序另一個名稱是““One World Order” – 通常稱為全球一體化。全球一體化的目標是,建立由少數國際金融資本家和智慧精英憑藉絕對權力進行管理和控制的和平社會。權力之上,設置“超國家權力”,通過該機構的控制,實現對全世界人類的支配(何新:“統治世界 – 神秘共濟會揭秘”,中國書籍出版社,第56頁。)

[10] http://www.bavarianilluminati.com/historical/index.html

[11] http://freemasonry.bcy.ca/texts/illuminati.html

[12] http://en.wikipedia.org/wiki/Adam_Weishaupt

[13] http://www.worldforjesus.org/articles-teaching.php?ID=198

[14] Simon Downing, World Empire and the Return of Jesus Christ, Xulon Press, p. 150-151.

[15] http://www.illuminati-news.com/moriah.htm#4

[16] https://en.wikipedia.org/wiki/Adam_Weishaupt

[17]   http://www.nationalgeographic.com/archaeology-and-history/magazine/2016/07-08/profile-adam-weishaupt-illuminati-secret-society/

[18] http://www.nationalgeographic.com/archaeology-and-history/magazine/2016/07-08/profile-adam-weishaupt-illuminati-secret-society/

[19] http://greatseal.com/dollar/hawfdr.html

[20] 從財政部拿回的新美元的初稿草案是將國璽正面放在紙幣上的左邊,將帶有金字塔和全知眼的國璽反面放在右邊,如上圖所示。羅斯福堅持把正反面的擺放位置對調,這樣,“of the United States”的字眼就剛好在國璽正面圖案的下方,而“The Great Seal”則在反面圖案的下方。根據紋章制度,應該把重要的一面放在左面,但羅斯福堅持把全知眼和金字塔的一面放在左面這個重要位置,而且“The Great Seal”則在反面圖案的下方,表明全知眼和金字塔的這面才真正是國璽。http://greatseal.com/dollar/hawfdr.html

[21] https://en.wikipedia.org/wiki/United_States_one-dollar_bill

[22] Manly P. Hall, The Secret Teachings Of All Ages, The Philosophical Research Society Inc., Los Angeles, 1988, p. xci.

[23] http://illuminatisymbols.info/illuminati-symbol/

[24] 何新:《統治世界——神秘共濟會揭秘》,中國書籍出版社,p.72.

[25]http://www.lewrockwell.com/2010/06/martin-masse/pyramid-and-all-seeing-eye-theiroccult-meaning-and-use-in-corporatelogos/

[26] Manly P. Hall, The Secret Teachings Of All Ages, The Philosophical Research Society Inc., Los Angeles, 1988, p.232.

[27] Manly P. Hall, The Secret Teachings Of All Ages, The Philosophical Research Society Inc., Los Angeles, 1988, p.20.

[28] Robert Hieronimus, Founding Fathers, Secret Societies: Freemasons, Illuminati, Rosicrucians, and the Decoding of the Great Seal, Inner Traditions / Bear & Co, p.118.

[29] http://www.freemasons-freemasonry.com/TBs.html

[30] http://illuminatisymbols.info/illuminati-symbol/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2)

1357499 (1)(上圖是一美元紙幣的正面)

作者:Lili (末世先鋒特約研究專員) 

編譯審稿及資料搜證:末世先鋒研究翻譯團隊

 

2.  一美元紙幣的設計

美鈔是在富蘭克林·羅斯福(Franklin D. Roosevelt)總統執政期間,于1935年重新設計印製,並一直延用至今。當時美國剛經歷了有史以來最嚴重的經濟衰退。在此新版美鈔的設計製作中,時任農業部長的亨利·華萊士(Henry A. Wallace)起了重要作用,華萊士于1940-1945期間成爲美國副總統。羅斯福總統與華萊士當時都已經是第32級的共濟會員[1],[2],[3],[4],而共濟會蘇格蘭禮(Scottish  Rite)最高只有33級[5],[6],作爲這樣高級別的共濟會員,他們已經有權知道共濟會組織的很多秘密了[7],[8]

                         華萊士 (Henry A. Wallace) 
            農業部長 (1933 -1940), 第33任副總統 (1941 - 1945)

 

上方照片是富蘭克林· 羅斯福於擔任紐約州州長時,在1929年2月28日當天,加入共濟會奧爾巴尼會所(Albany lodge)與六位33級共濟會員的合影(當時的羅斯福州長是中間坐著的那位),他當天正式進階成為32級共濟會員。 請注意照片中的會員級別標示,已用紅線標示出富蘭克林· 羅斯福 (Franklin D. Roosevelt)- 32級共濟會員。 照片出自於富蘭克林·羅斯福總統圖書館官方網站[9]

 

1935年11月7日,羅斯福總統參加他兩個兒子的共濟會進階儀式。這次會議是在紐約曼哈頓的建築師會所(Architect Lodge)召開的。兩個兒子(James and Franklin D. Roosevelt, Jr ) 在照片中,是站在羅斯福(六位坐著的人的中間那一位)的正後方。本資料出自於富蘭克林·羅斯福總統圖書館官方網站[10]

 

羅斯福總統是第32級共濟會員是有據可查的。根據羅斯福總統圖書館官方網站(FDR Presidential Library & Museum)的記載[11],,羅斯福總統是一位32級共濟會員,是紐約市荷蘭第八會所(Holland Lodge No. 8)的會員。羅斯福總統的共濟會標誌(Masonic regalia)現在並沒有公開展示出來。而且,在羅斯福當任州長和總統期間,他被正式引進很多的兄弟會組織(fraternal organizations)中。

以下兩張來自羅斯福總統圖書館的照片證明羅斯福總統在紐約荷蘭會所的共濟會會員資格,其中包括我們所能找到最早的會員卡,以及1945年3月發給羅斯福總統的最後一張會員卡。資料來源:

點擊羅斯福總統圖書館官方網站https://fdr.blogs.archives.gov/2011/09/08/found-in-the-archives-12/ 的英文詞“Holland Lodge”查看原始檔案資料。

 

 

羅斯福是32級共濟會員,又是第32任總統,然而羅斯福在任內驟逝;1945年4月12日,杜魯門 (Harry S. Truman)宣誓就職繼任為第33任總統,而杜魯門在約半年後被拔擢為33級共濟會員(資料來源:杜魯門總統圖書館官方網站)[12]。 對密教來說,在數字命理學(numerology)中,數字有它的獨特能力和重要性。


此共濟會的文件是由最高層級33級的人所簽署的。圖中紅色箭頭所標示的數字代表簽署人的層級。杜魯門 (Harry S. Truman)在文件左上方簽名 (末世先鋒已用紅色大箭頭標示)[13]

 

下圖是上圖當中,杜魯門的簽名,和他所寫的數字33°之放大圖。“Harry S. Truman 33°/ P G-M / 5-25-67 / Mo. (5月25日1967年) [14]

 

 


杜魯門 (Harry S. Truman) 在寫給受信人約翰·斯奈德(John Snyder)的信件中親筆簽署了自己的名字“Harry Truman”,署名日期為1966年10月25日。紅色框框圈起來的內容中文翻譯如下:“親愛的約翰:我很高興知道你現在被拔擢到與‘極少數被挑選出來的人’('chosen few')同等級的(共濟會) 第33級會員。 恭喜!”[15]

 

杜魯門 (Harry S. Truman) 穿戴共濟會飾物及徽章的畫像。 資料來源:杜魯門總統圖書館官方網站 [16]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1)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2)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3)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4)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5)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6)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7)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8)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9)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10)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11) 完結篇

 

資料來源

[1] https://fdrlibrary.files.wordpress.com/2011/09/fdr_masons_holland-lodge2.pdf 在這封寫給羅斯福的私人信件中,有提到羅斯福是共濟會員。

[2] https://fdrlibrary.wordpress.com/tag/freemasons/ 羅斯福總統于1929年2月28日成為32級的共濟會會員。

[3] http://greatseal.com/dollar/hawfdr.html

[4] https://fdrlibrary.org/fdr-facts, Did FDR belong to any fraternal organizations?

[5] 何新:《統治世界——手眼通天共濟會》,同心出版社,p.6.

[6] http://blog.sina.com.cn/s/blog_7555303301019reg.html, 美國和加拿大的共濟會等級制度

[7] John Daniel, Scarlet and the Beast, Vol. I, Day Publishing, p.174.

[8] Stephen Quayle, Genesis 6 Giants Master Builders of Prehistoric and Ancient Civilizations, End Time Thunder Pub, p.164.

[9] https://fdr.blogs.archives.gov/2011/09/08/found-in-the-archives-12/

[10] https://fdr.blogs.archives.gov/2011/09/08/found-in-the-archives-12/

[11] https://fdrlibrary.org/fdr-facts, Did FDR belong to any fraternal organizations?

[12] 1945年10月19日,杜魯門 (Harry S. Truman)被共濟會蘇格蘭教派的最高委員會(the Supreme Council of the Scottish Rite)授予第33級會員的身份。 他是唯一一個得到這個被共濟會內部視為殊榮的總統,杜魯門滿意地認為這是他共濟會生涯的頂點。 https://www.trumanlibrary.org/places/gv36.htm

[13] http://www.universityarchives.com/Find-an-Item/Results-List/Item-Detail.aspx?ItemID=53302#

[14] http://www.universityarchives.com/Find-an-Item/Results-List/Item-Detail.aspx?ItemID=53302#

[15] http://www.universityarchives.com/Find-an-Item/Results-List/Item-Detail.aspx?ItemID=53302#

[16] https://www.trumanlibrary.org/photographs/view.php?id=1174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1)

 


作者:Lili (末世先鋒特約研究專員) 

編譯審稿及資料搜證:末世先鋒研究翻譯團隊

一美元紙幣 [1] 我們都不陌生,但是你有仔細觀察過一美元紙幣上的國璽圖案嗎?你知道國璽上的符號所代表的意義嗎?這些符號真的像官方解釋的那樣,還是另有文章呢?針對這些問題,我們將在本文中作出一步步的解析。

我們將說明美國國璽和一美元紙幣的設計過程,闡述其設計與秘密組織的關聯,解開國璽上一些符號隱含的意義,並結合聖經及考古知識,提供讀者們自行判斷的依據。

   1. 美國國璽的設計過程

美國國璽的設計一共花了六年的時間,由不同的人經歷四次修改設計的過程才最終於1782年6月20日完成。

資料來源: https://www.state.gov/documents/organization/27807.pdf



                      現今使用的美國國璽的正反兩面

 

首先,國璽的14位設計者中,有幾位是共濟會員(從英文的“Freemason”翻譯成中文的專有名詞)[2],其中第一委員會的本杰明·富蘭克林(Benjamin Franklin)是共濟會員,第二委員會的威廉·丘吉爾·休斯敦(William Churchill Houston)是共濟會員[3],[4],第三委員會的威廉·巴頓(William Barton)是共濟會員[5],[6],[7]

 



第一委員會的本杰明·富蘭克林Benjamin Franklin, 1706-1790-- 他于1731在費城的聖約翰會所St. John’s Lodge成為共濟會會員他在此兄弟會的參與在接下來的五十年延續進行並且擔任過許多領導角色[8]

 

除了這幾位設計者的共濟會員身份外,還有幾位雖不是共濟會員,但與共濟會却有一定的連接[9]。其次,一些學者指出,在設計國璽的過程中,共濟會在美國的代理人哈揚·所羅門(Haym Salomon)花巨額資金賄賂國會和國璽設計委員會等政客,並並成功將共濟會指定的全知眼(the All-Seeing eye)和金字塔符號設計在美國國璽上[10],[11],[12],[13],[14]

 

哈揚·所羅門 (Haym Salomon,1740年4月7日 – 1785年1月6日) ,美國猶太商人和金融家。所羅門出生於波蘭,在美國獨立戰爭時期移居美國紐約。他在美國獨立戰爭時,與羅拔·摩爾斯 (Robert Morris)共同資助大陸軍(英語:Continental Army)對抗英軍,以脫離大英帝國獨立。並曾經在戰事的最後階級—約克鎮圍城戰役中,以出售匯票 (bills of exchange) 的方式幫助華盛頓,將對法國人的欠債轉換成現金,幫助大陸軍渡過其財政危機。[15]

***大陸軍(英語:Continental Army)是美國獨立戰爭中的英屬北美殖民地軍事力量,於1775年6月14日根據第二次大陸議會的決議建立,使美國獨立運動有了革命武力對抗英國軍隊。在整個戰爭期間,喬治·華盛頓擔任大陸軍總司令。[16]
               哈揚·所羅門(Haym Salomon ) 紀念郵票[17]

 

下面我們來看一下這個設計過程,你會看到國會每次選誰來設計國璽,還有像全知眼和金字塔這些帶有特殊寓意的符號是如何被一步步加入國璽圖案中的。

 

             

       第一委員會的國璽設計圖案正反兩面。左上圖是正面,右上圖是反面。
     
    圖片資料來源: http://greatseal.com/committees/firstcomm/index.html

國璽的第一次設計開始于1776 年7月4日,國會選定共濟會員本杰明·富蘭克林,托馬斯·杰弗遜(Thomas Jefferson),和約翰·亞當斯(John Adams)這三位組成委員會[18],[19],[20],[21],並找到埃爾-尤金·迪西默蒂埃(Pierre Eugene DuSimitiere)這位畫家來做顧問。上圖是第一委員會最後提交給國會的設計圖案[22],雖然右上圖是摩西帶領以色列百姓過紅海的圖案,但左上圖有手拿天平的女神,還有一個三角形的眼睛,稱爲全知眼,周圍四射光芒,是共濟會的象徵符號。左下圖是共濟會的聖徽,其上就有全知眼[23],[24]

 

               共濟會的聖徽,其上就有全知眼,圓規,角尺。 

第一委員會的設計圖案提交後,沒有獲得國會批准,但設計中有些符號被用于最終的國璽圖案中[14],[16],[25],包括全知眼,MDCCLXXVI,拉丁文“E Pluribus Unum”和盾牌,這些符號的具體寓意請看後文。

四年後,即1780年3月25日,國會成立了第二委員會,由詹姆斯·洛弗爾(James Lovell),約翰·莫林·斯科特(John Morin Scott),和共濟會員威廉·丘吉爾·休斯敦(William Churchill Houston)組成[16],[26],[27],並找到弗朗西斯·霍普金森(Francis Hopkinson)做顧問[28]。霍普金森完成了大部分的設計工作,于六周後,委員會提交了設計圖案,如下圖。

 

                         第二委員會的設計圖案
  圖片資料來源: http://greatseal.com/committees/secondcomm/index.html

同樣,第二委員會提交的設計圖案,也未獲得國會批准,但也有些設計符號被採納使用[16],[21],[22],包括紅白條紋,13顆星,和橄欖枝。

于是,在1782年5月4日,國會成立了第三委員會,由亞瑟·米德爾頓(Arthur Middleton),約翰·拉特利奇(John Rutledge)和伊萊亞斯·布迪諾特(Elias Boudinot)組成[16],[29],[30],並找到威廉·巴頓這位共濟會員做顧問。巴頓幾天後就完成了設計,于是他們在同年的5月9日提交給國會。

威廉·巴頓(William Barton,1754年4月11日 - 1817年10月21日)是賓夕法尼亞州的一位律師,學者,以及美國國璽圖案的設計師[31]

 

巴頓建議國璽的反面使用13層階梯的金字塔,金字塔是共濟會的主要象徵符號之一[32],[33],如左下圖。很明顯,巴頓的設計受到第二委員會顧問霍普金森于1778年設計的50美元中金字塔的影響,50美元中的金字塔圖形如右下圖所示[25]

 

          巴頓建議國璽的反面             1778年設計的50美元中的金字塔

國會拒絕了第三委員會的設計後,于同年6月13日,把三個委員會的設計報告都交給了查爾斯·湯姆森(Charles Thomson)[34],[35]。湯姆森咨詢了威廉·巴頓(共濟會員),對三組委員會的設計做了一些選擇與修改,並創立了兩則新的箴言:"Novus Ordo Seclorum"和"Annuit Coeptis"。湯姆森于1782年6月20日提交了他的設計報告,很特別的是,湯姆森有設計私人草圖,但他提交的報告中,只有文字描述,並沒有圖案。

查爾斯·湯姆森(Charles Thomson,1729年11月29日 - 1824年8月16日),他在美國革命期間(1765年至1783年,導致了北美十三殖民地脫離大英帝國,並且創建了美利堅合眾國的一連串事件與思潮)是愛爾蘭裔革命領袖,也是美國大陸議會的領導人(1774-1789)。大陸議會(英語:Continental Congress):北美十三州在1774年至1789年間組成的聯合議會,是美國國會的前身。[36]

 

第二屆大陸議會簽署美國獨立宣言。油畫繪者:Armand-Dumaresq,約繪於1873年。[37]

 

 

在沒有圖案的情況下,國會居然當天就批准通過。很明顯,僅從文字描述,我們並不能完全瞭解湯姆森(Charles Thomson)在設計中要表達的真實意思,若要知道湯姆森設計的真實意思,只能從其私人草圖中得知。針對這一點,我們在後文會作詳細分析。

現今美國國璽正反面兩面的圖案是根據湯姆森提交的文字描述而得到的圖案 (見下圖)。其中右下圖,國璽正面上方,圓環內的六芒星是共濟會的象徵符號之一,具體見後文。三個月後,第一個國璽正面的模具被製作出來,並且于1782年9月16日第一次被印在文件中。在此,我們只看到國璽的正面模具被製作和使用,然而其反面的模具至今卻還尙未被製作出來。

全知眼先後出現在迪西默蒂埃(Pierre Eugene DuSimitiere)和巴頓(William Barton)的設計中,並最後獲得湯姆森(Charles Thomson)的批准,這三位設計者可能都明白全知眼在埃及符號中的象徵意義,那是古埃及崇拜的太陽神的象徵,詳見後文論述。


        查爾斯·湯姆森(Charles Thomson)設計的國璽正反面兩面圖案

從以上這個複雜的設計過程,我們看到共濟會的直接和間接的參與,也看到共濟會的主要象徵符號(全知眼,金字塔,六芒星等)都“巧合”地出現在國璽上。下文將進一步闡明共濟會又如何影響到把國璽設計到一美元紙幣上。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1)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2)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3)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4)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5)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6)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7)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8)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9)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10)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11) 完結篇

 

資料來源

[1] 本文中的一美元都是指一美元紙幣。

[2]共濟會也被很多學者稱為光明會,他們將光明會或共濟會混為一談,他們都由相同的13個家族統領,但實際上二者是有一些區分的,本文統一用共濟會一詞。共濟會的終極目標是建立新世界秩序。

[3]http://www.themasonictrowel.com/Articles/Symbolism/general_files/great_seal_us/great_seal_of_the_US.htm

[4] http://www.freemasons-freemasonry.com/masonic_dollar.html

[5] http://www.masoncode.com/Great%20Seal%20Masonic.htm

[6] http://guides.wikinut.com/Freemasonry-and-the-Birth-of-American-Government/15s.8o9x/

[7] 也有研究者說威廉·巴頓不是共濟會員

[8] http://nationalheritagemuseum.typepad.com/library_and_archives/benjamin-franklin/

 

[9] Thomas Horn, Apollyon Rising 2012: The Lost Symbol Found and the Final Mystery of the Great Seal Revealed, Defender, p.137. 查爾斯·湯姆森(Charles Thomson)被認為是共濟會之友。

[10] Texe Marrs, Codex Magica: Secret Signs, Mysterious Symbols, and Hidden Codes of the Illuminati, or http://www.bibliotecapleyades.net/sociopolitica/codex_magica/codex_magica13.htm#THIRTEEN, Enter Rothschild’s Man, Haym Salomon

[11] http://aryanity.com/chapter11-the-rothschild-dynasty/

[12] http://judeo-masonic.blogspot.com/2010/02/3-american-revolution.html

[13] Pete Papaherakles, How the Rothschilds Funded Both Sides of the Revolution, The Barnes Review

[14] http://www.silverbearcafe.com/private/rothschild.html

[15]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93%88%E6%89%AC%C2%B7%E6%89%80%E7%BD%97%E9%97%A8

哈揚·所羅門之畫像資料源自于: https://alchetron.com/Haym-Salomon-1092590-W

[16]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A4%A7%E9%99%86%E5%86%9B

[17] https://en.wikipedia.org/wiki/Haym_Salomon

[18] http://greatseal.com/committees/firstcomm/index.html

[19] Gaillard Hunt: 《The History of the Seal of the United States》, United States. Dept. of State, p.7.

[20] US Department Of State:《The Great Seal of the United States》, p.2.

[21] http://www.state.gov/documents/organization/27807.pdf

[22] 左圖中,由于繪圖失誤,1856年本森·洛辛(Benson Lossing)把13個州的首字母繪成環繞國璽,而原本的設計應該是環繞盾牌的。

[23] http://club.china.com/data/thread/11846011/2721/84/45/9_1.html

[24] 何新:《統治世界——神秘共濟會揭秘》,中國書籍出版社,P.9.

[25]http://www.themasonictrowel.com/Articles/Symbolism/general_files/great_seal_us/great_seal_of_the_US.htm,HISTORY OF THE GREAT SEAL

[26] http://greatseal.com/committees/secondcomm/index.html

[27] Gaillard Hunt: 《The History of the Seal of the United States》, United States. Dept. of State, p.19.

[28] 霍普金森分別于1776年參與簽署了《獨立宣言》和1777年設計了美國國旗並被國會採納。

[29] http://greatseal.com/committees/thirdcomm/index.html

[30] Gaillard Hunt: 《The History of the Seal of the United States》, United States. Dept. of State, p.23.

[31] https://en.wikipedia.org/wiki/William_Barton_(heraldist)

[32] Christopher Hodapp: Deciphering the Lost Symbol: Freemasons, Myths and the Mysteries of Washington, Part 3, Ulysses Press, p.67.

[33] Kenneth N. Addison: “We Hold These Truths to be Self-evident– “: An Interdisciplinary Analysis of the Roots of Racism and Slavery in America, University Press of America, p.229.

[34] http://greatseal.com/committees/finaldesign/index.html

[35] US Department Of State:《The Great Seal of the United States》, p.3-4.

[36] https://en.wikipedia.org/wiki/Charles_Thomson

[37]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A4%A7%E9%99%86%E4%BC%9A%E8%AE%AE

揭露異教對基督徒的影響. 第二本書. 第四章 讓你深入瞭解巴比倫異教文化對基督徒的影響(6)

The Pagan~Christian Connection Exposed

Book Two .  Truth vs. Tradition: The Heavyweight Battle of
the Ages
Chapter Four.  Synchronize Your Babylonian Timepieces (6)
(譯註:為了避免讀者誤解英文原著的意涵,末世先鋒編譯團隊將原書名”The Pagan~Christian Connection Exposed”的英文直接字面翻譯 “揭露異教與基督徒之關連 ”稍微修改為“揭露異教對基督徒的影響”,敬請讀者諒解。)

第二本書    真理對抗傳統:長久以來的巨大爭戰

第四章   讓你深入瞭解巴比倫異教文化對基督徒的影響

(6)

screen-shot-2016-12-16-at-7-06-09-pm
本文之原文書本封面
4hffmhpv作者簡介:邁克·儒德 (Michael Rood) 是總部位於北卡羅萊納州 夏洛特市 A Rood Awakening 的創辦人。其身份包括作家、歷史學家、以及聖經編年史學者。他對於聖經了解的廣度和深度來自於數十年的聖經鑽研,和 在以色列生活的獨特經歷。

翻譯:Lili

編譯:心星

文章出處:The Pagan-Christian Connection Exposed (Paperback), chapter one -Truth and Tradition

(本文及圖片經合作夥伴 Michael  Rood , A Rood Awakening! International 授權中文翻譯及刊載。末世先鋒版權所有。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對搭模斯的快速回顧

根據巴比倫的傳統,當寧錄被殺時,他升到天 上,成爲了太陽神。寧錄的遺孀憑藉“太陽光綫”而懷孕,據說,她在古代日曆的冬至那天——12月25日,生下了她再生的丈夫寧錄。她給這位重生的太陽神取 名爲搭模斯。但是,爲何婦女們在爲搭模斯哭泣呢?當搭模斯40歲的時候,他在一次打獵的意外事件中,被一頭野猪戳死。此後,每年敬拜太陽神的人就會分別出 40天,一天代替搭模斯活著的一年,在這40天中,他們會“爲搭模斯哭泣”,他們採取的方式是棄絕他們自己生活中的某一種樂趣,好讓搭模斯在來世得享樂趣。

編譯注: 誰是 “寧錄“(Nimrod)?

聖經第一次提到寧錄(Nimrod)是在創世紀10:8〜11。他被描述為古實的兒子,含的孫子,以及諾亞的曾孫;而含是被挪亞咒詛的迦南(創世紀9:25〜27)的父親;含族的一些後代,後來成了神的百姓以色列人的仇敵。 

寧錄是“世上英雄之首”和“在耶和華面前是個英勇的獵戶”。他是個好勇鬥狠,性情強暴的人。洪水之後,他大興土木,自封為王,在巴別(即巴比倫),(左圖:畫家 阿塔纳斯·珂雪(Athanasius Kircher寧錄描繪寧錄所建立的巴比倫城。)附近建立了第一個政府,成為人類歷史上第一個統治者。

此外亞述平原中的敬拜「尼尼微」女神偶像的「尼尼微城」就是他所建立的。 

歷代誌上1:10也提到他---“古實生寧錄;他為世上英雄之首。

 彌迦書5:6 說,"他們(以色列人牧者和領袖)必用刀劍毀壞亞述地和寧錄地的關口 。 亞述人進入我們的地境踐踏的時候 ,他(耶和華)必拯救我們。 ”

“寧錄”字意有“反叛”之意,代表敵擋神的首領。 
編譯注:  1.  誰是 “搭模斯(Tammuz)?   2.“爲搭模斯哭泣”一詞的聖經根據為何?

搭模斯 (Tammuz)美索不達米亞地區(Mesopotamia)阿加底亞人 (Accadian)的太陽神,也是希臘人的神 阿多尼斯 (Adonis)。 搭模斯 (Tammuz) 是女神伊斯塔爾 (Ishtar)的丈夫。 


太陽神搭模斯 (Tammuz) 的人會大聲哀嘆,悼念了他的去世,他們坐著搭模斯哭泣。

   以西結書 8:14-16描述了這上帝視為見大可憎惡之事 

14 他領我到耶和華殿外院朝北的門口,誰知,在那裡有婦女坐著搭模斯哭泣  

 15 他對我說:「人子啊,你看見了嗎?你還要看見比這更可憎的事。」  

16 他又領我到耶和華殿的內院,誰知,在耶和華的殿門口,廊子和祭壇中間,約有二十五個人背向耶和華的殿,面向東方拜日頭http://www.biblestudytools.com/dictionary/tammuz/ 

整個太陽神崇拜的季節被最終確定,是在搭模斯的母親,也就是寧錄的遺孀,死後又以一隻巨大的蛋來到地上,蛋在幼發拉底河 (Euphrates River)著陸後就裂開。寧錄的妻子再生後從蛋中出來成爲了伊斯特(Easter)(譯者注:Easter又被翻譯爲復活節。),也就是那位裸胸的生育 女神,爲了宣告她的神性,伊斯特(Easter)將一隻鳥改成了一隻生蛋的兔子。復活節主日(Easter Sunday)的名稱就是爲了來紀念寧錄的妻子變成伊斯特(Easter)這個事件的。四十天的“爲搭模斯哭泣”以宰殺一隻野猪和在復活節主日吃猪肉(ham)來結束,這隻野猪就是用來代表那只殺死搭模斯的野猪。

相對來說,搭模斯月的異教習俗,很少有遺留到現今的猶太教中的,但是羅馬帝國皇帝康斯坦丁 (Constantine)當時採納的大部分與太陽神敬拜密切相關的可憎的事,同樣進入了現今的基督教中。即便是密特拉(Mithra)這個符號——巴比倫的T型(the Babylonian Tau)【或者搭模斯十字架(cross of Tammuz)】——在耶穌出生前的一百年,就已經被用來裝飾羅馬軍隊。在耶路撒冷城的街道上,數以千計的猶太人被釘在密特拉的十字架上。這些猶太人被釘 死,是作爲祭物獻給羅馬太陽神的。康斯坦丁選擇密特拉十字架這個象徵符號,來標明他的新式宗教,在這之前有四個世紀之久的征服戰爭中,這個同樣的符號裝飾 了羅馬戰旗。

編譯注: 康斯坦丁的十字架象徵符號 - 凱樂符號

凱樂符號(Chi-Rho,希腊语ΧΡ)是一個早期的基督宗教符號,至今依然由一些基督宗教分支所使用,例如天主教。該符號是由希臘文單字「ΧΡΙΣΤΟΣ」(也就是基督一詞的希臘文寫法)的字首兩字ΧChi)和ΡRho)所組成的複合符號。也就是說這個記號代表著耶穌基督[1]現在已知最早將凱樂符號用作指耶穌的是羅馬皇帝君士坦丁,他宣稱自夢中獲得耶穌啟示使用該符號,並將之用在他的軍旗上,也就是所謂的拉布蘭旗 (英文:Labarum)

凱樂符號是個由Ρ(Rho)和Χ(Chi)兩個希臘字母所組成的符號

拉布蘭旗 (英文:Labarum)一詞來源不詳,有指是由拉丁語labāre而來,意指「搖晃、搖曳」,表示旗幟飄揚;亦有指是來自凯尔特语族llafar(意為「雄辯的」或「富於表現的」),或拉丁語laureum [vexillum](即「月桂/桂冠 [軍旗]」)[2]拉布蘭旗Labarum)是指有「凱樂符號」(☧)的軍旗,該符號由基督希臘語首兩個字母組成(ΧΡΙΣΤΟΣ或Χριστός)-即χρ[1];由羅馬皇帝君士坦丁一世首次使用。

君士坦丁的Labarum,顯示上面的“凱樂符號 ” (英文:Chi-Rho)符號。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6%8B%89%E5%B8%83%E8%98%AD%E6%97%97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87%B1%E6%A8%82%E7%AC%A6%E8%99%9F



編譯注: 拉布蘭旗與基督教有關的起源

根據拉克坦提烏斯(歷史學家,曾為君士坦丁一世之子克里斯的導師),君士坦丁(康斯坦丁)曾在夢中見到這個符號,又聽到有聲音要他將之繪於其士兵的盾牌上。醒來後,他下令士兵把徽章畫在盾牌上;就在當天,他們與馬克森提軍隊激戰,最終勝出這場在羅馬外爆發的密爾維橋之戰(312年)。

以希臘文寫作的該撒利亞的優西比烏主教(卒於339)對君士坦丁(康斯坦丁)的相關事跡作了兩種描述。

* 根據優西比烏的教會史,君士坦丁(康斯坦丁)早在未出發前往羅馬、與馬克森提交戰之前、仍在高盧時已用此符號,並曾說「 Εν Τούτω , Νίκα !」,表面意為「憑此,必勝!」。

* 君士坦丁(康斯坦丁)死後,優西比烏作《君士坦丁誌》歌頌他。當中提及君士坦丁(康斯坦丁)與馬克森提兩軍在密爾維橋對峙,君士坦丁(康斯坦丁)決定求助於唯一的神。在中午時,他看見 雙交 的光在太陽之前閃耀,並出現字樣「 Εν Τούτω , Νίκα !」,君士坦丁與他的士兵都看到此奇蹟。那天晚上,耶穌出現在他的夢中,並告訴他,將中午出現在天空的符號複製,並以此作防禦。最後其軍隊獲勝。



上圖:君士坦丁的一枚硬幣(公元337年),描述拉布蘭旗刺穿了一條蛇。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87%B1%E6%A8%82%E7%AC%A6%E8%99%9F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6%8B%89%E5%B8%83%E8%98%AD%E6%97%97

 

耶和華的節期

當我們明白我們已經繼承了異教中太陽神的節期時,我們也瞭解 到 基督徒世界已經離棄了耶和華的節期,新約(譯者注:歌羅西書2:16-17,希伯來書10:1)宣告耶和華的節期是“將來美事的影兒”。耶和華的節期是放 在希伯來文化中的反復演練,上帝從一開始就借此來宣告末了的事。棄絕了這些彌賽亞必須要實現的具體的預言性的影兒(譯者注:指耶和華的節期)之後,我們發現這就好像把鐘錶的指針從其錶盤上折斷了。我們就在時間上迷失了。

約哈南(Yochanan)【約翰】是公元一世紀時期拿撒勒人耶穌的門徒,他相信耶穌是猶太人的彌賽亞。在使徒約翰記載的福音書中,我們讀到:

我沒有將所有的事都記在這書上。若是一一的都寫出來,我想,所寫的書就是世界也容不下了……但記這些事要叫你們信耶穌是基督,是神的兒子,並且叫你們信了 他,就可以因他的名得生命。(約翰福音20:30-31;21:25)(譯者注:這段是這幾節經文的主要意思合併而來的。)

作爲一個猶太的彌賽亞信徒,要如何向活在猶太文化中的猶太百姓證明耶穌就是彌賽亞呢?他要使用什麽作爲證據呢?如果世界足够大,他所能够以及應當寫出來的所有事中,他會選擇哪些事件來證明耶穌就是彌賽亞呢?

                          曠野帳幕的複製品

使徒約翰顯示了拿撒勒人耶穌是如何實現耶和華的春季節期的每個細微之處,正如過去這一千多年以來,一個世紀又一個世紀每年反復演練的那樣。以色列所有十三歲 和十三歲以上的男丁,都被要求一年三次上耶路撒冷去過朝聖節(Pilgrim Feasts)他們會上摩利亞山(Mount Moreh-Yah),耶和華,以色列的神,就是要在這座山上成爲以色列人的老師(Moreh)。在摩利亞山,以色列百姓會反復預演彌賽亞的來臨。每一個節期都是一個預言性的影兒。每一年,以色列百姓都帶著一個期待來參加每個節期,這個期待就是“彌賽亞可能就是在這個節期上被啓示出來。”以色列人會很早就 來到耶路撒冷,爲要在節期開始之前,用洗禮池(希伯來文是“mikveh”,英文是“baptismal pool”)中的水來潔淨自己——他們希望,期待,並禱告這一年就是彌賽亞被啓示出來的那一年。

我們看到約翰福音詳述了拿撒勒人耶穌是如何 成就春季節期的每個細節的,正如過去幾千年裏反復演練的那樣。那就是約翰福音不能完全從一個西方外邦人的思想角度被理解的原因——因爲西方外邦人的思想 中,有2000年是脫節的,還有很多文化的差異,導致耶和華的節期不能從一個實際應用的角度被理解。在使徒約翰死之前,他寫了啓示錄,在啓示錄中,約翰詳 述了耶和華的秋季節期,將會如何在指定的日子,時辰,和確切的時刻成就……正如過去幾千年反復演練的那樣。

除非我們明白這些節期,否則我們 真的看不到約翰福音中,在成就預言性的影兒上那些精彩的細節。結果就是,啓示錄將仍舊不被西方外邦基督徒的思想所理解。在彌賽亞成就春季節期後的四十年, 聖殿被毀,利未人被流放,所有在聖殿山的這些反復演練,就突然中斷了。從那個時候直到今天,傳統已經取代了這些重複性的演練,這些演練是以色列國在過去的 幾千年中一直小心維持的。但對于彌賽亞來說,這樣的轉變並不是祂沒有預期到的。耶穌預言了聖殿的被毀,也知道這些節期的演練會結束。當耶穌在地上服事的時 候,祂實現了春季節期,也以非常清晰明確的方式解釋了秋季節期,因此,我們將會充滿喜悅地期待秋季節期在末後的日子會實現。事實上,耶穌預言了“秋雨(Latter Rain)”降臨的那個日子,“秋雨”是帶有雙倍恩膏的聖靈澆灌。但是,如果不理解耶和華的節期,我們只能繼續讀下去——而很少能發出疑問。

當你在福音書的記載中看到耶和華節期的成就,並更加從一個原始的猶太人的角度來看待希伯來文聖經時,在你的思想中就會有一個擴張,而且你的觀念將會永遠改變。你將會知道。在希臘文中,“知道” 是“sunesis”,意思是“在兩股溪流聚在一起並形成一股强而有力的河流的時候”(路加福音2:47)。你或許已經研讀聖經一生之久了,而仍舊有一百萬條雜亂的信息溪流穿過你的大腦神經鏈。知道耶和華的節期將會讓這數以千計的信息溪流,彙集成一個完整的新式的信息流。

而且,沒有什麽事是你能够做的。當你思想中的溪流開始彙集成河流時,你將在你靈魂的深處,體驗到一個深而有力的永活神的聖靈的流。你自己的心將會迫使你,改變你的生活方式以 及你與人相處的方式。你的朋友們將很可能會藐視你所做的改變,因爲這暗示著生活的意義不僅僅是他們正體驗到的部分。

但是,你一生都期望會 有 更多生活的意義。很多時候你會感到格格不入而且孤單,就好像一隻猫在一個都是狗的房間裏一樣。你或許已經坐在同一個教堂的座位上有40年之久了,聽著同樣 一個重複的神學廢話已經有十億次了,對抗著認爲自己失去了生活的全部意義這種令人沮喪的思想。這一切終于結束了。但是,請坦誠地接受警告;你得到真理的多少只會跟你順服的程度成正比。當你妥協的時候,你就會“在引向生命的窄路上”停止前進,並會左轉彎進入一條“一直學習,却永遠不會進入認識真理”的道路 上。

真理必須要活出來,而且現在或許你正開始知道應該怎麽活出真理來。要行走在耐心和堅忍力中;我們的餘生都將會沿著這條道路來旅行。

持守忠心直到最後,當烟霧變得清晰可見時,我將會看到你……

邁克•儒德 (Michael Rood)

揭露異教對基督徒的影響. 第二本書. 第四章 讓你深入瞭解巴比倫異教文化對基督徒的影響(5)

The Pagan~Christian Connection Exposed

Book Two .  Truth vs. Tradition: The Heavyweight Battle of
the Ages
Chapter Four.  Synchronize Your Babylonian Timepieces (5)
(譯註:為了避免讀者誤解英文原著的意涵,末世先鋒編譯團隊將原書名”The Pagan~Christian Connection Exposed”的英文直接字面翻譯 “揭露異教與基督徒之關連 ”稍微修改為“揭露異教對基督徒的影響”,敬請讀者諒解。)

第二本書    真理對抗傳統:長久以來的巨大爭戰

第四章   讓你深入瞭解巴比倫異教文化對基督徒的影響

(5)

screen-shot-2016-12-16-at-7-06-09-pm
本文之原文書本封面
4hffmhpv作者簡介:邁克·儒德 (Michael Rood) 是總部位於北卡羅萊納州 夏洛特市 A Rood Awakening 的創辦人。其身份包括作家、歷史學家、以及聖經編年史學者。他對於聖經了解的廣度和深度來自於數十年的聖經鑽研,和 在以色列生活的獨特經歷。

翻譯:Lili

審譯編輯:星心

文章出處:The Pagan-Christian Connection Exposed (Paperback), chapter one -Truth and Tradition

(本文及圖片經合作夥伴 Michael  Rood , A Rood Awakening! International 授權中文翻譯及刊載。末世先鋒版權所有。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希伯來日曆:上帝的時間

在 1997年,我出版發行了自從公元70年耶路撒冷被毀以來,第一本從天文學角度加以糾正的(astronomically corrected)合乎聖經的希伯來日曆。大約二千年前,以色列子民所剩餘的支派從以色列地上被驅逐。從而,用來觀察和標誌月份與年份之開始的整個系統 也就混亂了。這就需要一個精心推算而來的日曆出現,因爲要想準確及時地通知分散在三大洲(three continents)上的以色列百姓,變得非常的困難。


圖上文字:

儒德(Rood)式的覺醒

從天文學和農業的角度加以糾正的合乎聖經的希伯來曆

作者:邁克•儒德

在 公元(Common Era)359年,法利賽人領袖希勒爾二世(Hillel II)發明了一種可以預先推算出來的日曆,來取代聖經中的日曆。透過使用古巴比倫時期的數學和天文學圖表,希勒爾二世推算出月亮運行周期(lunar cycle),因此,分散在三個洲的猶太人可以在同一天守耶和華的節期。那些推算方法儘管已經非常精確,但是經過長期使用之後,由于誤差的累積,還是不能 保持預定的日曆能够對準正確的時間。現在,1600年之後的今天,我們發現自己慶祝耶和華節期的日子弄錯了……大部分時候都是這樣。法利賽人根據人所制定 的日曆,在他們自己方便的時候,而不是真正在節期的日子裏,來宣告耶和華的節期。但是,誰在乎這些事呢?我們只是想要讓“自己指定的”宗教權柄,來告訴我 們要做什麽……

編譯注:

誰是希勒爾二世  (Hillel II)?


 正如羅馬帝國皇帝康士坦丁一樣,另一位最終導致當時基督徒所使用的原始聖經日曆被破壞背後的力量,就是希勒爾二世  (Hillel II),身為猶太人的他應該對這個具有深遠的影響負責。

“透過觀察新月來宣布新的一個月的到來,以及透過觀察春天到來的確切時間點,來宣告新年到來的時間點,只能由猶太公會 (Sanhedrin)來完成。這一個傳統在希勒爾二世作為最後一任公會 (Sanhedrin)主席的時代,被羅馬人禁止。因此,希勒爾二世被迫推出固定的曆法,因此